登录 : 2016.05.12 10:19 修改 : 2016.05.12 10:33

编造并泄露“李永吉死刑说”,推卸责任的青瓦台和国家情报院

图为统一部分发的“李永吉肃清”文件。
开城工业园区关闭已有三个月了。开城工业园区关闭当天,朴槿惠政府称被处以“死刑”的朝鲜前人民军总参谋长李永吉在5月9日结束的朝鲜劳动党第七次全国代表大会上“复活”了。政府泄露错误的朝鲜情报,导致丢失脸面。这种“情报事故”为何会发生呢?

2月10日的上午11点48分。韩国政府称最终决定“全面关闭开城工业园区”,并向媒体进行公开。因关闭开城工业园区而哗然的当天下午3时左右,统一部向记者以电子邮件的形式提供了题目为《朝鲜,军部总参谋长李永吉2月初被突然肃清》的PDF文件。同时,附上了“引用自对朝消息灵通人士”。即,这是一种“非正式”的公开。该文件包含“朝鲜于2月初以‘宗派分子’和‘专制•腐败’的嫌疑对李永吉(61岁,大将)处以死刑”的内容。文件中甚至还详细描写了“因豪饮肝功能恶化”这一“强调事项”内容。但是,5月10日,《劳动新闻》报道称,朝鲜劳动党中央委员会第七届第一次全体会议上,李永吉被选为中央军事委员和政治局候补委员。该报道一出,韩国政府的情报成为了胡编乱造。

统一部公开“李永吉死刑说”这一行为本身就很反常。长期采访统一部的记者们纷纷表示,“统一部以这种形式公开朝鲜情报,是成立以来从未有过的事”。统一部从未将从国家情报院获得的情报以文件形式向媒体公开,这次却称“李永吉死刑说”是“有关机构的情报”,将责任推卸给对朝消息灵通人士。距国会选举还有5天的4月8日,统一部突然公开位于中国的朝鲜餐厅员工集体脱北,当时也称情报来自“有关机构”。这里的“有关机构”实际上就是指国家情报院。

实际上,国家情报院并没有公开“李永吉死刑说”的责任。《韩民族日报》于11日刊登了“李永吉死刑论”并无事实根据的新闻,之后,国家情报院相关人员立即向记者通了电话,辩称“国家情报院并未公开过相关信息”。即并未向统一部提供情报。统一部只是执行方,如果情报产地——国家情报院也未打算公开的话,那么能够支使这两个部门的只有青瓦台。

将未确认的情报作为信息公开,这种蹩脚的舆论游戏不能与开城工业园区的关闭撇清关系。这很有可能是政府担心开城工业园区的关闭可能导致的舆论恶化,因此将舆论导向引至“朝鲜政权的不稳定性”,从而对情报进行了“放水”。相关文件作为“金正恩的恐怖统治”,强调“朝鲜高层干部们表面虽然听从,内心却渐渐开始产生怀疑”,“预测将成为加深朝鲜政权不稳定性的因素”。

有很多人指责称,朴槿惠总统“陈旧”的朝鲜崩溃论成为了“情报失败及滥用”的结构性原因。接触朝鲜情报经验丰富的某相关人士指出,“情报机关的工作人员不会拿情报开玩笑,造成情报失败的案例多是最高权力者及其追随者,因为国内政治性的目的而利用‘朝鲜问题’,才会造成这种事故”。

李明博政府时期也是如此。2010年12月,李明博总统在马来西亚同胞洽谈会上宣布“正在接近统一”。当年2月,外交部第二次官千英宇向驻韩美国大使凯瑟琳•史蒂芬斯表示“朝鲜金正日国防委员长死亡,2~3年内政治将崩溃”。提供这种“判断”依据的韩国情报机关,在决定性的瞬间却“掉线”了。2011年12月17日上午8点30分(朝鲜公开发表为准)金正日国防委员长死亡时,政府在两天之后,12月19日中午12点朝鲜中央电视台以《特别播报》发表这一事实之后,才知情。也就是说,在对朝韩关系和国家命运有重大影响的时期,情报机关有超过50个小时并未工作。

之前担任政府高官的人士表示,“朴槿惠总统倾向于将张成泽、玄永哲、李永吉等朝鲜军•党高层人士的判决或死刑都解释称金正恩政权的不稳定性和崩溃预兆,这是问题所在”,“政府宣称处死刑,而实际上李永吉还活着,这次事故是需要朴槿惠政府对朝政策进行深刻反省的情报失败•滥用事件”。

统一部发言人郑俊熙于11日的例行记者会上表示“(对于李永吉死刑论)没有什么特别想说的”。政府高层人士表示“李永吉有一段时间没有出现,才会做出这样的判断,人际网情报准确的只有一半”。

金真哲 记者, 李制勋 记者, 崔惠贞 记者

韩語原文: http://www.hani.co.kr/arti/politics/defense/743409.html

相关新闻

评论专栏

图片视频

热门新闻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