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2016.05.02 14:30 修改 : 2016.05.07 11:39

在朝鲜海外餐厅工作时集体逃离并与本月7日进入韩国境内的13名脱北者,他们用口罩遮住脸,正朝着某个地方移动。该照片是由统一部提供给媒体的,但统一部表示,并不知道该照片是何时在何地拍摄。(图片来源:统一部提供)
“原本20名朝鲜服务员计划一起脱北,最后有七名放弃”
“朝鲜时隔36年举行党代会……因无外宾出席或成‘孤独派对’”
“对朝制裁对朝鲜造成全面打击……20多家海外餐厅被迫停业或关闭”

国家情报院院长李炳浩在4月27日下午举行的非公开国会情报委员会座谈会上做完报告后,各媒体纷纷做出了以上关于朝鲜的报道。这些报道的核心内容都是“对朝制裁导致朝鲜在国际社会受到孤立,将朝鲜推入了前所未有的危机”。在韩朝关系跌至谷底的目前情况下,预计类似的报道会在短期内不断持续下去。因此,韩民族日报对4月27日和28日引起媒体重点报道的国情院关于朝鲜的消息进行了逐条理清事实的分析。

1. 发生集体脱北事件的朝鲜海外餐厅20名服务员曾打算一起脱北吗?

围绕中国浙江省宁波市朝鲜“柳京餐厅”13名服务员集体脱北事件,国情院在座谈会上否认了朝鲜关于这一事件属于韩方“诱拐绑架”的主张。在野党议员纷纷就此事件提出质疑,认为这是一起“为国会选举策划的脱北事件”。但国情院强调“服务员凭借自己的力量完成了脱北”,并在此过程中透露“返回朝鲜的7名柳京餐厅服务员原本也打算一起脱北,在最后关头放弃了”。这一内容通过担任情报委员会干事的新国家党议员李喆雨传到了媒体耳中。

____________

☞ 等等!这里存在一个需要理清的问题:李喆雨议员与共同民主党议员辛京珉毫无保留地在记者通风会上公开“返回朝鲜的7名服务员最后才放弃脱北”事实的做法是否妥当?当然,国会议员有必要公开一般人乃至记者都难以接近的国情院情报,尤其是情报委员会的议员,他们是在代表国民听取国情院的报告。但人们不禁质疑,在这起事件上,公开七名返回朝鲜的服务员也曾有过脱北意向的事实,究竟可以获得何种公益效果呢?国民知情权只有在公开某种事实带来的公共利益大于因此造成的损失时才能够得到保障。

曾在13名脱北者出逃的中国浙江省宁波的 “柳京” 朝鲜餐厅工作过的7名服务员正在平壤接受美国《CNN》的采访。(图片来源:CNN画面截图)
即便从韩国政府口口声声强调“朝鲜人权”的立场出发,公开“返回朝鲜的七人曾有意向脱北”的事实也非常有失妥当。在网民对于4月27日相关报道的留言中,绝大多数都是“放弃脱北的七人岂不是会很危险”?“放弃脱北的七人该怎么办呢”?等表示担心和批判的意见。

现在我们再来分析一下相关事实。在柳京餐厅工作的朝鲜对外文化联络委员会属下的20名管理人和服务员中,包括主导这次脱北事件的管理人甲某在内,共有13人在4月5日离开柳京餐厅,踏上了前往韩国的旅程。4月21日播出的CNN采访内容显示,在返回朝鲜的7人中,担任“首席服务员(组长)”的乙某说“管理人(甲某)4月5日悄悄告诉我一个人‘其实我们是要去往南韩,所有路程(转移路线)都由南韩国家情报院的组长策划和指挥,我们都可以顺利前往南韩’”。她接着说“(甲某)对我说‘我一个人没办法带着20人一起走,需要你帮忙’,我拒绝了他的要求”。乙某说“我将这一情况告诉副组长OOO,我们三个人提前躲开了”。(▶相关链接:朝餐厅员工接受CNN采访称:“幕后推手为韩国当局” http://china.hani.co.kr/arti/northkorea/826.html

事实上,在CNN采访中亮相的7名服务员中,有3名在4月5日管理人甲某等13人“逃离”宁波之前就提前离开了宁波,她们当晚带着推测为朝鲜保卫部人士的两名男性一同回到宁波(▶相关链接:【亲切的记者①】朝鲜“柳京”餐厅的真实面目与脱北过程再剖析①:http://china.hani.co.kr/arti/northkorea/806.html)。这一情况足以支持乙某的主张。

朝鲜在此报道公开后发表《朝鲜红十字会中央委员会发言人声明》,称这次集体脱北事件属于一起“诱拐绑架、强迫投诚的恶行”,并提出把13名入境韩国脱北者的朝鲜家属送到板门店,要求与脱北者本人进行面谈。但统一部拒绝了这一要求。

现在我们无法证明返回朝鲜的乙某等七人所述的内容是否属实。但他们亲口表示“我们拒绝了甲某的脱北建议,甲某等人欺骗各位同事,策划并实施了这场南韩之行”。相反,入境韩国的13人在入境三周后始终没有亲口针对脱北情况发表任何言论。统一部公开他们“集体脱北”消息时提供的一张花花绿绿的照片是我们可以确认他们脱北事实的唯一物证。因此,仅从目前曝光过的事实来看,国情院自信主张“返回朝鲜的七人也曾打算脱北”,实在难以令人信服。

朝鲜劳动党第一书记金正恩(国防委员会第一委员长)今年1月1日正在平壤劳动党中央委员会办公楼的办公室中发表新年致辞。(图片来源:朝中社和韩联社)
2.朝鲜受到外交孤立,没有外宾参加朝鲜党代会?

 

国情院在座谈会上表示“朝鲜36年前举行的第六届全国党代会时曾邀请118个国家的177个使团参与会议,而这次却没有表现出丝毫邀请中国、俄罗斯等外国使团参与会议的迹象”。国情院分析称,这是因为“朝鲜缺乏可以向外国代表团拿出手的经济成果,也没有拿得出手的未来蓝图,而且国际社会普遍不愿与朝鲜进行接触”,并表示“预计朝鲜这届全国党代会可能成为一场孤独的国内盛会”。统一部当局人士也曾在最近表示“受对朝制裁的影响,预计朝鲜为党代会进行的筹资可能会出现差池”。此外,熟悉相关事务的对朝消息人士也对记者们表示“金英徹(统一战线部长)等人虽曾在2月11日~13日访问老挝等国,但并未掌握到朝鲜邀请外宾出席全国党代会的相关情况,应该是因为对朝制裁压缩了朝鲜的外交活动舞台”。朝鲜的第七届劳动党全国代表大会计划于5月6日举行。

____________

☞国情院提到的朝鲜第六届全国党代会在1980年10月10日开幕。10月10日是朝鲜劳动党建党节,是朝鲜大规模庆祝的最盛大节日之一。此前朝鲜举行的第一、第二、第五届全国党代会都没有邀请外宾出席,1956年举行的第三届和1961年举行的第四届全国党代会也只邀请了苏联和中国等共产主义国家的共产党代表。从这一情况可以推断,朝鲜第六届全国党代会之所以邀请了大量外宾出席活动,是因为党代会恰好与建党日重叠所致。因此,党代会确实是朝鲜为拥戴党书记、选举党中央领导机构、评估党中央委员会的工作、修改党章而举行的“国内盛宴”。

北京消息人士对韩民族日报驻北京记者金畏铉表示“中方虽曾参加过朝鲜第六届(全国党代会)会议,但在第五届时,朝鲜根本没有对中国发出邀请”,认为朝鲜不邀请中国当局人士出席党代会也没有任何异常。北京的朝鲜半岛专家对金记者说“中国十八届党代会也没有邀请朝鲜,这种会议本来就属于党的内部会议,是朝鲜内部事务”。他接着说“不过,如果有必要在国家战略和经济政策上与中国进行交流,朝鲜自然会通过工作接触向中国方面做出通报。这种情况一般不会公开,反正不属于在党代会等场合邀请对方领导人出席会议公开谈论的问题”。

当然,专家们分析称,现在朝中关系不畅,即便朝鲜邀请中国,中国也不大可能作出回应。但国情院分析称“对朝制裁缩小了朝鲜的外交活动舞台,因此没有发现朝鲜邀请外宾出席党代会的动向”,有意将这一情况包装为朴槿惠政府对朝施压政策取得的成果,属于典型的自卖自夸行为。

发生朝13名服务员“集体脱北”的中国宁波的朝鲜“柳京”饭店,发生该事件前的朝鲜服务员在演出的场面。(图片来源:柳京饭店网站收藏夹)
3. 对朝制裁导致海外朝鲜餐厅相继破产?

 

国情院还在报告中表示“顾客的急剧减少导致海外朝鲜餐厅的经营困难日益深化,阿联酋(UAE)等地的20多家朝鲜餐厅已经停止营业或关闭,而且相关情况正在不断扩大”,并表示“各国积极履行安理会的对朝制裁决议,制裁效果正逐步显现出来”。部分媒体引用这一内容报道这是“海外朝鲜餐厅的主要顾客韩国人拒绝光顾餐厅”造成的结果。

____________

☞我们来看一下今年3月中旬深谙朝中关系的韩国外交部当局人士围绕中国国内朝鲜餐厅对记者们介绍的内容。该当局人士说“事实上,(在中国的)朝鲜餐厅顾客大多是(中国)本地人”。也就是说,当时部分媒体纷纷发表“韩国人拒绝光顾导致朝鲜餐厅陷入困境”的报道带有很大夸张成分。该当局人士还说“出自对朝鲜的反感和最近(中国)经济不景气,光顾朝鲜餐厅的(中国)本地人有所减少”。他补充说,中国的景气情况不如以前繁荣,因此本地顾客普遍减少了光顾昂贵朝鲜餐厅的频率。

对于当时媒体报道朝鲜餐厅停业是因为中国的制裁和管制或者朝鲜政府主动撤回等情况,他解释称这些餐厅停业“纯粹是因为经济原因”。中国国内的朝鲜餐厅一般按照中国朝鲜族出钱投资、朝鲜派遣厨师和服务员进行营业、两者分取利益的方式运营,经济不景气导致光顾朝鲜餐厅的中国本地人减少,再加上制裁的影响,因此才会出现这种情况。这是当局人士在一个多月以前做出的解释。当时中国国内的朝鲜餐厅已经开始关门停业。我们不能说其中完全没有对朝制裁的影响,但比起国情院刻意强调对朝制裁效果的做法,显然存在很大温差。而且,受对朝制裁影响不能前往朝鲜餐厅就餐的只有韩国公务员和韩国政府要求“克制前往就餐”的韩国国民,其他外国人没有理由拒绝前往朝鲜餐厅,没有理由将各国共同履行安理会对朝制裁决议与朝鲜餐厅的经营问题直接挂钩。

在媒体每天大量报道的朝鲜新闻中,很大一部分都不能按照字面意思全信。韩民族日报未来将继续致力于向大家传播事实关系明确的真实报道。

金智恩 记者

韩語原文: http://www.hani.co.kr/arti/politics/defense/741861.html

相关新闻

评论专栏

图片视频

热门新闻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