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2016.04.19 14:28 修改 : 2016.04.22 13:15

4. 行踪不明者两名

(图片来源:韩民族日报社)
最后是两名行踪不明的服务员。有情况显示这两人当初似乎打算与上海组一同前往上海。她们与上海组中的5名服务员同住一间宿舍,而且据说其中一人与管理人H某的关系“尤其亲密”。但在上海组消失当天,这两人在乘坐出租车去上海的高速路途中,于当日下午6~7点被餐厅相关人士发现,继而回到了餐厅。据说她们接受了公安当局的调查,还表示,“现在我们不敢回去(朝鲜),只能选择去上海”。柳京餐厅相关人士透露,她们这样说的意思是既然上海组的13人已经投奔韩国,自己回到朝鲜后一定会被追究责任,因此不能返回朝鲜。但在调查结束后的第二天即4月6日,她们两人却在与餐厅相关人员吃午饭中再次消失了行踪。

两人究竟去了哪里?《朝鲜日报》曾在4月12日引用“对朝消息人士”的话报道称,“据了解,还有部分服务员在安全的地方等待投奔韩国”。同一天的韩联社也引用“对朝消息人士”的话报道,“其余的服务员中,还有人正在韩国政府的保护之下,等待登上前往韩国的飞机”。这里说的大概就是两名失踪的服务员吧?

然而,不知发生了什么事情,两天后4月14日的韩联社突然再次引用“对朝消息人士”的话称,“据悉,并无朝鲜服务员处于韩国政府的保护之下”,做出了相反的报道。不知是两则报道中有一则出现了误报,还是在4月12日和14日之间发生某种事情导致“处于保护下的服务员”身份发生了变化。

如果在4月12日,现在失去行踪的两名服务员确实处于韩国政府的保护之下,而且她们入境韩国的行程尚未确定,那么韩国政府匆忙发布上海组13人集体入境消息的做法简直可疑至极。因为这样做不仅会刺激朝鲜,还可能会刺激中国和周围其他国家,对剩余两人的出国渠道造成危险。柳京餐厅相关人士认为,她们如果被送回朝鲜,必定会接受处罚。令人不禁对她们的安危感到担心。

图为中国浙江省宁波的朝鲜“柳京”饭店内朝鲜女服务员当时工作的场景。(图片来源:韩联社)
5. 为什么出逃

从中国公安局的资料来看,柳京餐厅注册于去年8月,但据周围人说,这家餐厅直到去年年末至今年年初才正式开业。还有人说餐厅在中间经历过一次换主人的风波,说餐厅经历过一次经营结构的改变等等。柳京餐厅也像其他很多中国餐厅一样出售了折扣较高的预付卡,但由于开业时间较晚,顾客们怨声载道。在餐厅周围打听柳京餐厅的情况时,一位商人还问,“打听这些干什么,办了店里的会员卡吗”?

经历一系列曲折后,餐厅真正开业才刚刚过了三四个月,不料店里最具特色的朝鲜服务员却在一夜之间突然消失,中国的管理层只能不断唉声叹气。而且,据说H某最近还从餐厅管理层那里索取了125万元人民币(约合2.21亿韩元),说是服务员来这里已经工作半年时间,工资为40万元人民币,同时还预支了服务员未来1年的80余万工资。餐厅相关人士没有透露其中的具体情况,只说“他预支了以后的工资,餐厅把账面上的钱都给了他”。据说她们一名服务员的月薪大约为4000元人民币(约合70万韩元),这个数字恰好对得上。作为参考,去年发布的《就业白皮书——2015年中国大学生就业报告》资料显示,2014年毕业的大学生平均月薪为3773元人民币,说明店里支付的工资并不是很低。

对于采取法律措施的可能性,餐厅的中国人管理层持怀疑态度说,“那能有什么用”。既然不是刑事事件,就无法请求引渡犯人,因此根本没有办法强制H某返回中国。如果H某没有把领走的“工资”分发给服务员,倒是可以对他适用侵吞公款的嫌疑,但中国当局是否愿意甘心背负外交压力去做这件事情,还是一个疑问。

H某提前预支1年工资究竟是为了用到什么地方,我们还无从知晓。《朝鲜日报》4月4日引用对朝消息人士的话提出,“可能出自(在5月初劳动党大会之前)不能筹齐上缴资金的压力”。据说在服务员的4000元人民币月薪中,3000元都是需要上交给当局,那么把这笔钱交上去便是,还有什么问题呢?

图为4月11日,从对面的咖啡店2层俯视中国浙江省宁波的柳京朝鲜饭店。饭店内并无人迹。(图片来源:韩民族日报社)
另一方面,餐厅相关人士表示,听说他背负着很高债务。有说法称,他在中国其他城市的朝鲜餐厅工作时就曾背上一身债务。以管理服务员为主要职责的H某为什么会到处借钱呢?朝鲜方面谴责H某是“人类中的垃圾、犯罪者、诈骗犯、盗贼”,主张他“被傀儡情报院(韩国国家情报院)收买了”。H某还有一个曾经一起在宁波生活,于去年返回朝鲜居住的妻子。究竟是什么让他决心抛弃一切携巨款逃往韩国呢?

谈起家人,投奔韩国的12名上海组服务员也是一样。她们应该都知道自己投奔韩国会使朝鲜的家人陷入危险。朝鲜方面主张她们都是被H某单方欺骗带到了韩国,属于“诱拐绑架”的受害者,并主张她们在接受韩方调查的过程中都表示想要回到朝鲜。要求韩国将她们送回朝鲜。然而,面对朝鲜的大力主张,韩国政府却出乎意料地表现沉默。负责调查脱北者的国情院联合审问中心对13人的调查一定已经取得一定成果,但政府却没有了从一行人入境第二天就匆忙公开脱北消息的“霸气”。如果不是大家怀疑的“选举用北风”,政府不是应该更加积极地出面作出解释吗?

而且,国会为什么保持着沉默呢?19届国会中负责监督国家情报院的情报委员会属下议员和负责监督外交部、统一部事务的外交统一委员会属下议员还有一个多月的任期。难道不应该对政府在上海组13人入境第二天就大肆宣扬一行人脱北是“单边制裁效果”的做法进行彻底追究吗?政府宣布关闭开城工业园区(2月10日)和公布单边制裁措施(3月8日)等究竟是否对柳京餐厅的经营产生了影响?身为“工薪族”的服务员究竟是否如同政府所言,是因为感到压力才决心前往韩国?这些难道不都应该追查清楚吗?另外,政府草率公布脱北消息是否导致行踪不明的2人陷入了危险,这一点也应予以追究。

从柳京餐厅服务员以前的照片中看到,她们曾聚在一起用手比出“V”型手势自拍,还面带灿烂的笑容一起唱歌跳舞,但现在却随着一些人前往韩国、一些人回到朝鲜而变得天各一方。预计她们在未来很长一段时间里或者将永远无法再次重逢。只希望她们个人的决定能够获得人们的理解和接纳,希望这样的决定不会给他人造成伤害。

金畏铉 驻北京特派记者,金真哲 记者

韩語原文: http://www.hani.co.kr/arti/politics/defense/740189.html

相关新闻

评论专栏

图片视频

热门新闻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