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2017.07.17 13:52 修改 : 2017.07.17 13:52

李钟奭 韩国前统一部长 世宗研究所首席研究委员
对朝制裁已成了无效符咒,所以如今需要探索通过协商代替制裁来解决问题的方案。韩国政府赞成“最大限度的施压”并非本事,即便困难也应该理清对话与协商的必要性,以此说服美国。

联合国对于朝鲜核挑衅的制裁,如今已成了类似算命人符咒一般的存在。这是因为,在美国的主导下,国际社会的应对就是只要有事情发生,不论三七二十一,先买来符咒贴上,看似与“符咒迷”并无两样。现在,制裁已经成了对朝核挑衅的一种条件反射。为应对7月4日朝鲜试射“洲际弹道火箭”一事,韩美日首脑即刻达成的协议也延续了将重点放在经济制裁上的“最大限度的施压”。

如果说相信符咒是迷信,那不分时机和条件,一律“不要问”的制裁同样也是迷信。一直以来,针对朝鲜接二连三的核与导弹挑衅,联合国安理会为了搓其士气,一边倒地采取了制裁措施。如果此次决议得以通过,单从2013年之后算起,就已经是第六次了。每当实施新制裁之时,便会贴上“史上最强硬”的修饰词。韩国外交部为了展示去年3月制裁的强度,使用了“终极决议”的极端表达。然而朝鲜却在6个月后,再次强行实施了第五次核试验。现在,连表达制裁强度的修饰词都已经见底儿了。

制裁成功的指标应该是朝鲜停止核开发,或是将朝鲜逼入经济绝境,以此作为核挑衅的代价。但是朝鲜反抗制裁,反而开始加速提高核能力,而朝鲜的经济也年复一年地呈现出增长趋势。所以制裁实则已经失败。

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虽然在主导“最大限度的施压”,但却难以成功。最重要的是,美国本身没有能够对朝鲜经济施压的手段。美国早已在制裁过程中,断绝了与朝鲜所有的经济关系,日本和韩国也是如此。这样一来,美国便将制裁失败的矛头指向“中国的不合作”,采用“都是因为你”的战略,开始对中国施压。

美国认为,如果中国“认真参与”到了对朝制裁中,就能够令朝鲜屈服,但这本就是一种错觉。在中国的对朝制裁下,朝中贸易已经大幅度缩减。朝中贸易从2010年开始实现飞跃性增长,但在2013年之后,随着中国积极开展对朝制裁,贸易增速便被踩下了刹车,陷入了停滞状态。考虑到朝鲜的经济开放速度,如果没有联合国制裁,两国贸易规模相较于现在,应该会增加两倍之多。换句话说,中国已经没有多少追加制裁的剩余力量了。

所以,美国索性打算通过禁止民生领域贸易的超强硬联合国对朝制裁。尽管中国似乎不会轻易同意,但即便通过了,该制裁大概也无法使朝鲜屈服,原因就在于近期朝鲜经济已经进入了新阶段。朝鲜国防委员长金正日在2010年与中国领导层就经济改革开放达成协议;金正恩则继承了这一协议,并于2013年3月正式出台开放政策。之后,朝鲜在农业上实行“圃田担当制”,在工业上采取“社会主义企业责任管理制”,相较于过去的象征性动作,此番经济改革更加贴合市场,能够激发竞争。近期有评价称,在实行了以两到三代、或三到四人为单位的“圃田担当制”后,朝鲜的农业生产力提高了50%之多。

朝鲜内需工业也在迅速恢复。在曾经充满了中国产品的国营商店中,大部分消费产品已经被朝鲜生产的产品所替代。在朝鲜全国的400余家集市中,共有110万名主妇和退休者从商,进一步提高了经济活力。正因为有了此类变化,即便遭受了联合国的高强度制裁,朝鲜经济仍得以增长。

如果采取了全面经济封锁措施,朝鲜自然会受到打击,但其内部已经开始具备一定发展动力的经济结构,这将使得居民们能够在很大程度上忍耐住贫困,所以朝鲜政权屈服的可能性也就更小了。

最终,对朝制裁便变成了无效符咒。所以如今需要寻找通过协商来代替制裁以解决问题的方案了。韩国政府赞成“最高强度的施压”并非本事,即便困难也应该理清对话与协商的必要性,以此说服美国。在这一过程中,也可能会造成韩美关系出现暂时的紧张。但是为了寻找到陷入恶循环的朝核问题的突破口,实现韩国主导下的和平解决,韩国政府就不能回避这条路。

李钟奭 韩国前统一部长 世宗研究所首席研究委员

韩語原文: http://www.hani.co.kr/arti/opinion/column/803026.html

 

相关新闻

评论专栏

图片视频

热门新闻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