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2016.04.02 09:04 修改 : 2016.04.07 15:25

与朝鲜族企业家和朝鲜人的相遇

图为朝鲜女工正在中国辽宁省丹东的一家服装工厂中工作。(图片来源:姜柱源庆南大学客座研究委员提供)
3月9日,中国辽宁省丹东某服装工厂里,前一天与我们在酒桌上碰杯喝啤酒的三名朝鲜女性,正在缝纫台缝缀衣服。我们无言地用眼神和微笑互相打了招呼。当天中午12点,朝鲜工人们到楼下吃午饭。我们坐在了空空的厂房里的缝纫台边。对朝制裁的下一个对象就是在海外的朝鲜工人。3月16日,美国发布了包括阻止朝鲜向外派遣工人等内容的对朝制裁行政命令。服装工厂的工人们月工资大概为2000元(约35.8万韩元)。工资的三分之一归工人,剩下的三分之二要交给朝鲜政府和劳务输出公司。国际社会将其视为朝鲜挣外汇的手段和侵犯人权的一种行为。她们不能自由到工厂外面去,一天工作十二个小时,获得的工资很少。从朝鲜刚到工厂时,女工人们一顿可以吃两大碗米饭。过了一两个月,身体营养状态变好,饭量也就减少了。正如在韩国工作的东南亚工人们一样,她们在中国可能会遇到黑心老板,也可能遇到好老板。这个现实社会中,善可生恶,恶可生善,国际社会所制定的人权标准能够适用于朝鲜工人吗?这次与我们同行的是姜柱源博士(43岁),他对目前在丹东生活的同用韩语的四类人进行研究。我们在位于新义州和鸭绿江中间的丹东度过了9天8夜。

坐在生鱼片店里大口喝朝日啤酒
嘴里说着“钱就是力量”的朝鲜派驻人员
身穿美国休闲衬衫用的是三星智能手机
在朝鲜生活了四十多年的他笑着说不要把朝鲜当乞丐看

“所有事情最终都是钱的问题,取决于谁更有钱。也就是说,金钱就是力量。再怎么强调男女平等,最后还是取决于谁的钱多。所以还是钱的力量。”

“世界可不只是围着钱转的。”

“那你举个例子吧,举个现实的例子。”

“现实是有点……”

“(你说的)那是未来,现实呢?”

他穷追不舍,要我回答问题。

“现实当然是以钱为中心……”

在穿过连接中国辽宁省丹东与朝鲜新义州的中朝友谊桥之前,需要在海关进行行李检查等程序。这张照片拍摄于3月11日,是在附近一家酒店的高层走廊拍摄的海关停车场。将进入朝鲜的卡车排成列停在停车场。(图片来源:姜柱源庆南大学客座研究委员提供)
《晨露》和《爱的迷宫》

在他的不断追问下,我开始支吾起来。在中国辽宁省丹东市一家日式餐厅,坐在笔者对面的他大口喝着朝日啤酒。在资本主义社会出生并生活了三十三年的我,确实无言反驳他认为世界就是围着钱转的观点。而加重语气强调“钱就是力量”的他,却是在共产主义社会生活了四十多年的朝鲜人。他十多年来经常来中国出差,现在是朝鲜公司的派驻人员。他身穿美国全球品牌“汤米•希尔费格”牌休闲衬衫,手里用的是三星智能手机。他在这里带着中国员工工作,据说员工们的月薪超过2万元人民币(350余万韩元)。他说最近公司进口的物品超过5万美元,还给笔者看了中国客户发来写着“拜托了”的短信。看着我支支吾吾答不上来,他接着说了下去。

“是吧?现实总是很残酷,哈哈……我和南韩的人见面时主要看对方口袋有多少钱,你和人见面时应该也会看对方是什么地位、有没有资格与自己见面或者有没有钱吧?”

他的话也有自相矛盾的时候。一边口口声声强调金钱就是力量,一边却说衡量生活好坏的标准不是能不能吃饱肚子。

“你们为什么觉得朝鲜是乞丐呢?批判朝鲜连生活问题都解决不了,肚子都吃不饱还制造核武器。要是根据能不能吃饱肚子来判断人们生活的好坏,那南韩的‘元英事件’又算什么?用吃饱肚子的标准来看,他是因为贫穷没饭吃才会那样吗?明明就是因为受到虐待得不到保护才会沦为那般境地。元英是多么可怜啊。南韩人以为朝鲜是不了解自己所在的社会和处境而且吃不饱饭的乞丐。在2000年前,我们整个国家都没得食物可吃,这不是乞丐,是一种集体现象。这一现实赤裸裸地摆在那里,朝鲜人人尽皆知。”

你们资本主义社会可能吃得更饱,但我觉得你们并不健康。与妻子同席的他在日本料理店里喝完第一轮后来到KTV点了梁熙恩的《晨露》和崔真希的《爱的迷宫》。他问道“《晨露》在南韩还是禁歌吗”?每天查看韩国新闻,连上世纪80年代被叫做“流浪者”的人群遭到人权蹂躏的韩国“兄弟福利院”事件都了如指掌,不可能不知道韩国什么时候解禁了《晨露》。这是他对“你们社会”开的一个深刻玩笑。

他还问了这样一个问题。“(韩国)电视剧里为什么女人总是掌掴男人的脸?现实不是这样的吧”?3月14日晚,笔者在KTV与这对驻在员夫妇告别,他的妻子坐上出租车之前主动伸手与笔者握手,说“虽然不知道何时会再见……”

与二人告别后,笔者在可以看到朝中友谊大桥的江边走了许久,之后打开江边酒店的房门进入房间。在酒店窗外的一片黑暗里,可以看到丹东市内和鸭绿江,江的对岸就是朝鲜新义州。这是笔者来到丹东第七天。人们是否知道,在韩半岛之外,有这样一个城市,韩国和朝鲜人可以随意见面,每天早上一起运动,完全没有边境的隔阂?这是一座比虚构和电影更加超乎人们想象的城市,这里是丹东的夜晚。

图为今年1月6日朝鲜第四轮核试验之后,从丹东站登上前往平壤火车的人们。(图片来源:姜柱源庆南大学客座研究委员提供)
朝鲜的海外派驻人员们,朝鲜式市场化

点唱《晨露》的他是朝鲜国营企业派驻人员。在丹东,共有数百名朝鲜派来的派驻人员,他们大部分都是出身于金日成综合大学和国际关系大学(朝鲜劳动党属下专业培养外交官等对外部门干部的学校)的精英,在这里被叫做公司“代表”。他没有告诉记者丹东地区朝鲜派驻人员的具体数量,只说丹东地区的派驻人员不到一千名,在整个中国东北三省大概有三千左右。

去年朝鲜向派驻人员下达了可以随便与韩国人进行业务接触的指导思想。虽然他们原本就与居住在丹东的韩国对朝企业家保持着频繁接触,但政府官方文件还是为他们提供了保障。笔者在丹东九天八晚期间认识的韩国对朝企业家C某(60多岁,为保护被采访人的安全,报道将隐去人物的名字和年龄)认识多名朝鲜贸易代表。经营了18年对朝事业的C某说“在丹东,朝鲜派驻人员之间并不经常见面,因为他们存在互相牵制关系,相互间存在监视机制。他们反而更愿意与我们这些韩国人见面。因为朝鲜族、朝鲜华侨也都与朝鲜保持着联系,只有对我们说的话不会流传到那边去”。

朝鲜国防委员会第一委员长金正恩上台后朝鲜式自由市场体制日渐活跃的信号在丹东可以窥见一斑。“朝鲜公司大部分都带有国营性质。在朝鲜,所有单位,不管是军队还是党,所有机构都设有附属公司。那就是企业。人民武力部属下、师团单位的公司,各机构都会设立公司拿产品做生意。每个单位都是自力更生,虽然也会得到中央的支持,但也要做出一定程度的业绩,而且还要给国家上交一些。以前公司的数量不多,但最近关于成立公司的规定大幅放开了,程序变得很简单。这都是在金正恩国防委员会第一委员长上台后。经营的产品由国家规定”。(对朝企业家C某)

朝鲜2009年11月进行货币改革时关闭了市场(综合市场)。但由于物价暴涨等副作用接连出现,朝鲜随即在2010年5月撤回遏制市场的政策,直到2105年12月一直对市场保持着宽容态度。美国约翰霍普金斯大学韩美研究所的研究员柯蒂斯•梅尔本说,对卫星照片分析得出,截止2015年10月,朝鲜由政府负责经营、居民以缴纳摊位费形式做生意的官办市场共有406个。五年时间里从2010年的200多个增加了一倍。(朝鲜研究生院大学教授梁文秀《2014年朝鲜市场化动向与未来展望》)

与朝鲜仅仅隔着一条鸭绿江的丹东是观察朝鲜的一个窗口,是一个利用“贸易”的媒介实现朝鲜与中国、韩国与朝鲜交流的城市。“上世纪90年代遭遇极端严重经济危机的朝鲜经济在进入2000年代后出现了有限的恢复趋势。2013年朝鲜的企业结构与我们所了解的90年代相比,应该发生了很大变化,但我们还未对此进行具体的分析”。(产业研究院高级研究委员李石基,《2000年代朝鲜企业实态与产业动向研究:以分析朝鲜官方媒体资料为中心》)然而,对于逐渐变化的朝鲜式市场经济,对于朝鲜企业,我们几乎没有掌握到任何信息。

从1962年朝鲜与中国以非公开形式签署的边境条约内容来看,朝鲜与中国协定共同管理和使用鸭绿江。共享鸭绿江的新义州和丹东从上世纪80年代开始保持交流,1992年韩中建交前后,韩国的对朝企业家也纷纷来到丹东。即使在2010年韩国颁布禁止韩朝经济合作的5.24措施之后,朝鲜生产的产品和韩国商品依然源源不断地通过第三国中国进入对方边境。

联合国安全保障理事会3月3日(当地时间)通过第六个对朝制裁决议——2270号决议之后,丹东成为比中国首都北京更加引人关注的城市。韩国的新闻报道纷纷报道“暴风前夜,遭受经济打击的边境,冷清气氛,极度紧张感,愁眉苦脸的贸易商,居民生计不安,急剧冷冻的朝中关系”等内容,并列举了丹东空空如也的朝鲜餐厅、鸭绿江冷清的游船、门可罗雀的海关、了无车辆的鸭绿江铁桥等照片和视频作为证据。

那么,在电视机和报纸之外,真正的现实是怎样一番景象呢?联合国通过对朝制裁决议后,作为朝中贸易桥头堡的丹东果真立刻就会结冰吗?对朝制裁确实产生了经济效果吗?朝鲜贸易驻在员进行的经济活动一般在什么程度?在边境之外的丹东保持着二十多年交流的韩国人、朝鲜族、朝鲜华侨与朝鲜人的生活究竟是怎样的?鸭绿江对岸的朝鲜社会果真像我们猜测的一样是个极端封闭的社会吗?笔者带着这些问题前往了丹东。此去不为给“心中有数”的答案找现实依据,而是为了真正了解丹东。在笔者身边,有着四种共同说着韩国语在丹东做了十多年生意的人,还有专门研究他们之间经济合作情况的人类学家姜柱源博士。(未完待续)

朴宥利 记者

韩語原文: http://www.hani.co.kr/arti/society/society_general/736944.html

相关新闻

评论专栏

图片视频

热门新闻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