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济州&】秋史流放路纪行①

秋史流放地车站前的大静城址

以《岁寒图》为主题的秋史馆

度过流放生活的秋史谪居址


挂在大静乡校的疑问堂牌匾

生平最顶尖的作品《岁寒图》

以秋史字迹为拓本印制的水仙华赋

为赞颂朝鲜时代大学者兼艺术家秋史金正喜,济州秋史馆以秋史的名作《岁寒图》为主题打造了一座建筑物。
《岁寒图》
朝鲜时代伟大的书法家金正喜(1786年-1856年)在55岁时被流放到济州岛,63岁时返回陆地。他挚爱的妻子也在此期间于遥远的陆地上离世。在当时大静县在济州牧中也是穷乡僻壤,秋史在这个流放地饱经折磨,最终完成了“秋史体”,并画出了传世名作《岁寒图》。流放地大静邑有秋史流放地以及秋史喜欢去的丹山、济州乡校,在这里可以感受济州风景如画的秋天。晚秋凉风习习,笔者将前往大静邑城探访伟大的精神。

济州/图•文 许浩准 记者

图为游客们正在环顾秋史流放时生活过的秋史谪居址。
济州西归浦市大静邑城到处都留有“秋史”的踪迹。大静邑城是秋史金正喜先生被流放时居住的地方,也是位于现大静邑东部的仁城、安城、保城、九亿和新坪里这五个村庄的合称。

笔者乘坐前往大静地区的和平路线路公交车,抵达这里后第一个见到的地方就是“秋史流放地车站”,正前方耸立着庄严的大静城址。作为朝鲜时代济州岛的三个邑城之一,大静城址建于大静县,是一处城墙遗址,覆盖了安城、仁城和保城里一带。现如今,大静城址的复建工作基本完成,长1467米、高5.22米,南门、东门、西门和正门前各有四个济州岛石头老人,它们被作为济州岛民俗资料保存了下来。从此处沿着道路向右边继续走400多米就能看到济州秋史馆和秋史谪居址。

秋史在此处过流放生活时,克服困难和挫折,潜心研究书法、绘画、诗和散文,硕果累累、名垂青史。“秋史体”让他成为当代最顶尖的学者,“秋史体”和此后被韩国指定为第180号国宝的《岁寒图》都是他在被流放时完成的。为颂扬他的功绩,大静城东门旁边设立了济州秋史馆。此处人潮不会很拥挤,但游客络绎不绝,他们都是来参观秋史的作品和流放地的。城址和秋史馆各处都种着秋史喜爱的水仙花。

进入以《岁寒图》为主题建设的秋史馆后,看到有一批游客正在边参观边听文化观光解说员的讲解。金龙来(音,71岁)解说员向游客仔细说明了秋史的一生、秋史体和《岁寒图》等。金龙来解说员表示,“对秋史先生在流放时期谦逊钻研学问和艺术的功绩由衷地表示敬佩。越研究秋史,学到的越多”。除周一外,秋史馆每天从上午10点开始到下午4点(中午12点除外)都有解说员在整点负责讲解,帮助游客了解秋史。

秋史谪居址
参观完秋史馆的作品后走出秋史馆,旁边就是秋史谪居的地方。复建的谪居地大部分都是当时大静邑的富户姜道淳的故居,秋史当时在此度过了流放生活的大部分时间。据考证,济州南济州郡(现在的西归浦市)1983年复建的谪居地是在60多坪 (一坪相当于3.3058平方米)的地基上建了五座草屋。2007年7月,这里被指定为第487号历史遗迹。姜道淳的家是富宅,包括内室、外室、厢房、牛马棚和碾坊。厢房里复原了秋史和草衣禅师边喝茶边交谈的情景,外室则复原了秋史教授济州青年学问和书法的情景。流放地到处都是柿子树、朴树和常绿树,与草屋交相辉映。从流放地可以看到山房山和丹山,仿佛近在眼前。

抵达大静邑城后,笔者先前往秋史的首个流放地——位于安城里的宋启纯之家。据悉,秋史在此处被圈禁了两年多,之后于1842年在济州岛传统的搬家季“新旧间”(译者注:时间在二十四节气大寒之后第5天(1月25日前后)至立春之前3天(2月1日前后),恰值旧季节到新季节之间的过渡阶段,也是济州岛最冷的时候。在此期间,人们搬家、装修、购置家用电器)时被转移到附近姜道淳的家里,流放快结束时,又因饮水不便被转移到安德溪谷所在的仓川里。

秋史谪居址
秋史在与安东金氏势力的政治斗争时失败,1840年9月以55岁高龄被流放到济州。当时给他的刑罚是“大静县围篱安置”。朝鲜时代的“流刑”是将犯人流放到偏远地区进行隔离的一种刑罚。其中“绝岛安置”和“围篱安置”的刑罚尤为严酷。秋史当时被拷问了六次,挨了36大板,在鬼门关绕了一圈后,经由全州和海南乘船来到济州禾北,之后又到了大静邑。这是一个耗时月余的漫长旅程。秋史从流放地获释是在时隔八年零三个月之后的1848年12月。

秋史的流放生活非常穷困潦倒。在他寄给亲友和家人的书信中经常提到自己因陌生的风土、不合口味的饭菜和疾病缠身而饱受折磨。他的弟子画家小痴许炼、藕船李尚迪和朋友草衣禅师渡海访问了他的流放地,但他依然感到孤独。

随着逐渐习惯了这种无期限的流放生活,秋史开始在济州传道授业。诸多渴求知识的济州青年开始出入他的住处。秋史研究的权威人士刘洪俊(音)教授在《秋史金正喜》中评价到,“迎接流放犯(秋史)就相当于得到一位优秀的老师。而且秋史非常热爱济州,是天生的教师”。秋史的堂侄兼弟子闵奎镐表示,“秋史在济州的九年间安静地读书、教授济州青年,因此人文之路大开。 开拓耽罗 (济州道的旧称)荒废的文化就始于秋史”。此外,秋史谪居地的主人姜道淳也是他的弟子。姜道淳的曾孙姜文锡于日帝强占期的1925年在大静地区设立了进行民族教育的汉南义塾,后又在日帝强占期担任摹瑟浦青年会的会长,开展民众启蒙运动。

大静乡校
东斋是大静乡校学生的宿舍兼教室,这里挂着的“疑问堂”的牌匾展现了秋史与济州弟子们交流的痕迹。现在秋史馆展示的该牌匾是应私塾先生姜师孔的邀请,于1846年11月由秋史题字,再由乡员吴在福篆刻上去的。大静乡校位于距流放地两公里左右的丹山山下。在流放生活的苦难中,秋史还能读书得益于弟子李尚迪。他作为翻译经常前往清朝,从清朝购买了很多书送给秋史。秋史被他的诚意感动,在被流放到济州岛五年之后的1844年,以59岁高龄画出了生平最顶尖的作品《岁寒图》。《岁寒图》中画的是松树、果松和房屋等流放地的风景,上面写着“藕船是赏(请李尚迪鉴赏)”,之后留下了“寒霜众树凋,卓然见青松”的跋文。济州秋史馆中珍藏的《岁寒图》是当代顶尖秋史研究学者藤冢邻(1879年-1948年)于1939年复制的百件限量版作品之一。

济州秋史馆
一直从事秋史研究的韩国济州大学梁振建(音)教授表示,“《岁寒图》的真正意义在于这是一幅包含着自传性内心风景的自画像。实际上经过对视觉上支配《岁寒图》的造型和意义进行分析后会结果发现,这显然就是秋史自己,就是秋史所处的现实”。刘洪俊教授表示,“《岁寒图》画出了秋史心中的形象,画中凝结的格调和文气就是生命。不仅是画法,还要观察其笔墨书法,才能看出其原味、个性和真正价值”。

秋史将自己的谪居地称为“橘中屋”,赞颂济州的大自然,非常珍爱严寒中散发出阵阵幽香的水仙花。他还写下“政对水仙花甚思佳士”的诗句。济州秋史馆里珍藏着用秋史的书法拓本书写的《水仙花赋》。

刘洪俊教授赞颂秋史是“韩国文化史伟人中的伟人。可以说是韩国自檀君以来最顶尖的书法家”。梁振建教授表示,“秋史被关在济州岛,但本人并未被封闭。他在济州岛上升了三四个台阶,不仅拥有天才的能力,而且在流放这种恶劣的生活环境下依然潜心研究学问,这种精神本身就令人感动”。

韩語原文: http://www.hani.co.kr/arti/culture/jejuand/870171.html

相关新闻

评论专栏

图片视频

热门新闻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