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2018.06.05 09:30 修改 : 2018.06.05 09:30

关于朝美首脑会谈成功方案的构想

消息人士称,“具有对朝体制安全保障性质”

韩国总统文在寅。(图片来源: 青瓦台摄影记者团)
(图片来源: 韩民族日报社)
据了解,文在寅总统正在为韩朝美三方参与的终战宣言(简称“三方终战宣言”)中加入“终结半岛战争宣言”和“互不侵犯承诺”等核心内容而努力。此腹案是在结束半岛韩朝、朝美军事对决的政治宣言上,加入韩朝及朝美之间的“互不侵犯承诺”,核心在于美国承诺不会对朝鲜发起军事攻击。三方终战宣言被视为对朝军事体制安全保障方案之一,该构想将为促成朝美首脑会谈和引进永久和平机制所需讨论和实践踩下油门。据悉,文在寅总统已经与朝鲜国务委员长金正恩、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就该构想达成协议,目前正在扩大首脑层面的共识。

知晓近期半岛局势动向的消息人士6月4日表示,“需要从朝美首脑会谈的核心争议焦点——‘对朝体制安全保障’层面来理解终战宣言”,“对于最初由‘三方或四方’出发的终战宣言,文在寅总统近来开始反复强调‘韩朝美三方终战宣言’,从而使得该构想变得深入人心”。该消息人士还解释称,“终战宣言是结束半岛战争的政治宣言,在此基础上追加三方互不侵犯承诺,尤其是美国的对朝互不侵犯承诺的做法或意在加强对朝军事体制安全保障的性质”。

“互不侵犯承诺”的紧迫性根植于半岛军事对峙在韩朝、朝美之间形成的双重历史现实。韩朝之间早已有过数次互不侵犯承诺,但朝美之间尚未有过正式的互不侵犯承诺。在1992年2月生效的“关于韩朝和解、互不侵犯与合作交流协议”(韩朝基本协议)的“第二章韩朝互不侵犯”中,韩朝首次作出“韩朝不针对对方使用武力,不用武力侵略对方”(第9条)的“互不侵犯承诺”。

相反,朝美通过2000年10月的“联合公报”宣布“相互尊重”、“不干涉内政”、“放弃敌对”等,但却并未单独提及互不侵犯。这也是文在寅总统想要在三方终战宣言中加入美国的对朝互不侵犯承诺的历史背景。

在通过近期多次首脑会谈的自上而下方式实现了局势突破的情况下,“作为军事体制安全保障的三方终战宣言”开始取得进展并得到落实。文在寅总统起初是在“和平机制入口论”层面上,原则性地提出了“终战”问题。其表示,“为了使半岛构建起永久和平机制,需要签订终战以及相关国家参与其中的半岛和平协定”(2017年7月6日德国柯尔柏财团演讲)。“4•27《板门店宣言》”中也只是表示,“韩朝决定在《停战协定》签署65周年的今年宣布结束战争状态,推进停和机制转换,为建立牢固的永久性和平机制,努力促成韩朝美三方会谈或韩朝美中四方会谈”,并未将终战宣言的主体特定为“三方”。

但其在与特朗普总统的“5•22华盛顿首脑会谈”上,“就终战宣言将在朝美首脑会谈后由(韩朝美)三国联合发表的方案交换了意见”(青瓦台),之后又在公布和金正恩委员长“5•26统一阁首脑会谈”结果的记者会上主动表示,“希望能够在朝美首脑会谈成功后,通过韩朝美三国首脑会谈推进终战宣言”。与此同时,文在寅总统还强调称,“金正恩委员长的无核化意志明确,其担心的是能否确信美国会在本国实行无核化后,终止敌对关系并提供体制安全保障”。该发言可以被理解为透露出了“作为体制安全保障的终战宣言”构想。

韩国政府高层相关人士转述称,“文在寅总统就韩朝美三国终战宣言构想分别与金正恩委员长、特朗普总统达成了协议”,“据我所知,两位领导人的反应还算不错”。与此相关,在结束了与劳动党副委员长兼统一战线部长金英哲的会晤后,特朗普总统对于“终战宣言”的相关提问回答称,“我们就结束韩国战争问题展开了讨论”,“它也将是在(朝美首脑)会谈上出现的问题(之一)”。由此实现了“终战宣言讨论”的正式化。

推进“三方终战宣言”的另一大争论焦点在于“担心中国发出抗议”。但是韩国政府高层相关人士转述称,“尚未听说韩中首脑层面上存在有关推进终战宣言的意见分歧”。消息人士也指出,“需要注意的是,文在寅总统公开提出讨论推进三方终战宣言的时间点是在与习近平主席通过电话协商后”,“此举可以看作是两位领导人之间已经取得了相互谅解的信号”。文在寅总统与习近平主席通过5月4日的电话协商表示,“在宣布终战和推进停和机制转换的过程中,韩中两国将保持紧密沟通和积极合作”(青瓦台),该发言可以被理解为双方考虑了“从三方终战宣言到四方和平协定的讨论”。由此一来,“终战宣言”将在就半岛军事力量展开对峙的韩朝与朝美之间推进,而“和平协定”则将通过既是1953年《停战协定》主体,同时也是半岛核心利害当事国的韩朝美中共同参与的方式推进。

李制勋 高级记者

韩語原文: http://www.hani.co.kr/arti/politics/defense/847692.html

相关新闻

评论专栏

图片视频

热门新闻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