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2017.03.11 16:17 修改 : 2017.03.11 16:17

5月9日大选,大选政局的五大变数

图为韩国宪法法院通过了弹劾案,朴槿惠总统被罢免的3月10日下午,聚集在光化门广场的市民们正在庆祝“烛光的胜利”。(图片来源:韩民族日报社)
3月10日,随着韩国宪法法院对第18届总统弹劾追诉的认可,政局瞬间转变为选出第19届总统的大选局面。中央选举管理委员会当天立即开始接受总统选举预备候选人报名。11日,委员长金龙德将举行为保证选举公正性的对国民谈话。

韩国宪法规定,若总统职位出现空缺,需在60日内进行选举。现在最有可能的日期是5月9日。代总统黄教安必须在20日以内公布总统选举日。选举日若定为5月9日,那么将于4月15日和16日两天内接受候选人申请登记,4月25日至30日进行海外投票,5月4日和5日举行预先投票。选举当日投票时间为上午6时至晚8时。因总统空缺,所以选举时间延长两个小时。

大选实际上几乎已确定了日程,预计共同民主党、自由韩国党、国民之党和正党等各政党的大选候选人竞选已正式开始。他们从弹劾审判前就已向着下一届总统选举而行动。“弹劾总统”成为现实的理想政局使国民面对着完全不同于之前政局的陌生状况。这与下围棋时无论在脑子里怎么努力,若实际落子,棋盘局面会变得完全不同是同样的道理。现在一起看一下今后60天的大选政局变数。

#1.反对弹劾势力

20%左右的韩国国民对前总统朴槿惠弹劾案持反对意见。他们立即采取什么样的态度是非常重要的。弹劾被认可后,主办“为驳回总统弹劾国民总动员运动本部”集会的部分参与者手持铁锤和木棒,爬上了警车。冲进宪法法院被警方逮捕的人也不在少数。正如金平祐律师所说的那样,“柏油路上将洒满血和泪”,反对弹劾势力若展开激烈斗争,那么韩国社会将陷入混乱,无法正常进行总统选举。

但反对弹劾势力真的使用暴力使政局陷入混乱的可能性也不大。反对弹劾的核心势力自称“爱国保守势力”。太极旗是韩国的国家象征。他们是工业化时代的主力军,保守的基本是尊重国家的法律秩序。

表示不服从宪法法院等国家机关的判决,是对体制的挑战。反对弹劾势力既没有向体制挑战的借口,也没有理由和手段向体制挑战。保守倾向的媒体一致呼吁必须服从宪法法院判决的呼声也越来越高。

反对弹劾势力的现实性选择不是进行暴力示威游行,而是很有可能参与60天后举行的大选。预计反对弹劾势力将盘算通过哪个政党、哪位候选人可以恢复朴槿惠总统的名誉,并将选票集中投给那位候选人。

图为2016年10月25日,朴槿惠总统正在因崔顺实干政事件举行记者会,向国民道歉。(图片来源:青瓦台摄影记者团)
#2. 朴槿惠的选择

可以最大程度地影响到反对弹劾势力的人是被罢免总统职务的前总统朴槿惠。朴前总统必须立即接受检方调查。预计她将难逃被拘留的命运。

她在2月27日向宪法法院提交的意见书中推脱道,“到目前为止,在我做的诸多事情中,没有一件是为了私利,绝对没有为了个人或亲信行使或滥用总统职权的事情”,表示自己毫无过错。

前总统朴槿惠在弹劾审判后便保持沉默,也未出现在青瓦台。难道是在官邸静坐抗议吗?曾近身辅佐过前总统朴槿惠的新国家党前议员表示出了这样担心。

“沉默永远是不好的。2007年大国家党大选候选人竞选结果出来后,在现场干脆利落表明服从结果的朴槿惠不知道去了哪里。现在亲朴派们为了延长自己的政治生命,想以朴槿惠为中心团结在一起。将一起做好五年来在野党做的思想准备。若朴槿惠不说出这种话,我们保守势力的气数就尽了”。

实际上,我们也不知道前总统朴槿惠为逃避司法处理和谋求政治生存将做出什么举动。投入宗教机构或是回到大邱和庆北求得同情,也可能在政治上东山再起。

但前总统朴槿惠在宪法法院意见书中还表示,“日后,在任何情况下,我都会为了珍贵的大韩民国和国民们,聚集起分裂的国民的心,为尽快克服混乱尽全力”。这是否是煽动反对弹劾势力,出面团结(势力),只有她自己才知道。

3月10日下午,在首尔世宗路政府首尔办公楼,韩国代总统兼国务总理黄教安在宪法法院宣判朴槿惠总统弹劾决定后主持临时国务会议。(图片来源: 青瓦台摄影记者团)
#3. 黄教安是否出马

现在,代总统兼国务总理黄教安几乎不可能再作为总统大选候选人出战竞选,因为朴槿惠弹劾审判以“8对0”的结果获得了通过。有着“朴槿惠男人”之称的黄教安自然难以参选总统。

代总统黄教安在3月10日下午主持召开了国务会议和国家安全保障会议常任委员会。其在会上嘱咐国务委员道,“尽全力确保国政不会出现任何空白”。言已至此,黄教安应是无法放弃代总统之职,投入总统大选,但是依旧不排除前总统朴槿惠会规劝代总统黄教安参加竞选的可能性。代总统黄教安或将于总统选举公告日3月20日左右宣布是否出战竞选。

若代总统黄教安放弃竞选,追随其至今的支持层或将分散至执政党的其他总统候选人身边。这一情况将使得支持率徘徊在1%左右的自由韩国党总统大选候选人坐收渔利。在自由韩国党总统大选候选人中,庆尚南道道知事洪准杓处于领先地位。

#4. 政界改组可能性

认为照此下去将无法阻止“文在寅总统”之事成真的人开始出面支持政界改组。政界改组需要两大条件:总统大选候选人和名分。

明知大学教授金亨俊(音)表示,“弹劾审判既已结束,保守倾向的选民很可能会从现在起强有力地团结起来”。其认为,洪准杓和金钟仁二人将是自由韩国党总统大选候选人的有力人选。

政界改组的名分则将是“修宪”和“安保”。自由韩国党和正党,以及保守倾向的媒体认为,由于前总统朴槿惠的国政私有化堪称“帝王式总统”制度,因此应把权力结构转变为议员内阁制或分权型总统制。退出共同民主党的前代表金钟仁正在以这一名分,持续与自由韩国党、正党和国民之党等人进行接触。

还有一点应该关注的是,自由韩国党和正党正在对事实上一直表示反对萨德部署的前代表文在寅等民主党大选候选人展开“安保攻势”。美国特朗普政府提前部署萨德以及强化韩美同盟的动作,很可能会使得执政党在政界改组构想上提出安保这一名分。

#5. 政权更迭论与民主党竞选

到目前为止,赞成政权更迭的舆论之声可谓压倒性趋势。为政权更迭正当性提供了最大支撑的便是前总统朴槿惠。

12月9日弹劾追诉案通过之后,前总统朴槿惠和崔顺实所表现出的厚颜无耻给国民带来了极度的厌恶感。这种氛围逐步演变成对曾在2012年作为朴槿惠竞选对手的文在寅和民主党的“无条件支持”。如今这样的朴槿惠已经下台,因此政权更迭和文在寅大势论自然均会迎来“调整阶段”。

在野党中有不少人在关注最近事态的同时,表示应当从1987年6月抗争和12月总统大选失败事例中吸取教训。在当时6月抗争胜利后,局面开始向着“总统选举”的现实政治方向转变,同时政治人、市民社会和学生运动,以及劳动运动势力等表现出分裂态势,而政权更迭也随之失败。

再者,此次选举出的总统将在当选后即刻开始总统任期。这也将是自1987年后首位不经政权接管过程直接就任的总统。为任命国务总理、修订政府组织法以及任命部长,新任总统必然会需要组建联合政府或在野党的协助。在目前的国会议席中,共同民主党有120席,自由韩国党有94席,国民之党有39席,正党有32席,正义党则有6席。

掌权后究竟将如何展开国政运营也成了共同民主党竞选中一个十分重要的争论焦点。文在寅和李在明候选人虽然在烛光民心和所谓的“清除积弊”上意见一致,但忠清南道知事安熙正却将重心放在了联合政府和协同治理之上。

政治分析家普遍认为,将于3月27日开始进行湖南地区(全罗南道和全罗北道总称)巡回投票的共同民主党竞选,事实上很有可能成为决定近在眼前的总统大选胜者的前哨战。这类似于2007年李明博与朴槿惠总统候选人之间的大国家党竞选情况。

成汉镛 高级记者

韩語原文: http://www.hani.co.kr/arti/politics/politics_general/786040.html?_fr=mt2

 

相关新闻

评论专栏

图片视频

热门新闻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