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2019.07.16 17:17 修改 : 2019.07.16 17:18

7月7日,正在大阪为出马竞选参议员的本党侯选人助选的安培总理。(图片来源:韩联社)
日本最近对韩采取的出口限制措施不是政治报复,有关强制征用的判决只是一个借口。日本把韩国视为竞争对手,并开始了战略性牵制,其道理与美国牵制正在作为全球强国崛起的中国别无二致。

无论韩国怎样做,日本都会把韩国剔出白色名单,出口限制会逐渐进一步强化,局面会比目前糟糕得多。原因何在?

过去日本人对韩国同时抱有两种感情,一是蔑视,一是歉意,因为他们自信韩国经济赶不上日本,因为历史上的殖民统治而有负罪感。

2009年10月31日的日本《产经新闻》刊登过一个报道:三星电子的营业利润是包括索尼、松下、日立在内的日本九大公司营业利润的两倍。索尼是日本的骄傲。日本列岛一时哗然。那是十年前。

如今,日本人不再蔑视韩国,变成了怕,是一种担心韩国继中国之后超越日本的恐怖。他们觉得要把脚踩在韩国身上,以免韩国爬上来。

如今,日本人不再对韩国感到抱歉,代之以厌恶,因为韩国无休无止地追究历史。

日本的出口限制引发的韩日正面冲突仿佛一场气体爆炸事故:日本社会对韩国的厌恶和恐怖,是充斥于密封空间的气体,有关征用问题的判决和出口限制则是火星。气体爆炸的原因在气体而不在火星。火星任何时候都存在。

日本的出口限制安培及其亲信采取的一种奇袭手法,官员们事先不得而知。安培为什么要这样做?因为安培是个政治家,而一个政治家选举在即之时当然要追逐选票。日本舆论对限制出口的赞成压倒性的。

李明博总统曾在任期之末到过独岛,并在那里要求日本天皇表示道歉。他做错了,因为他是想把外交利用在国内政治上。朴槿惠政府2015年与日本就日军慰安妇问题达成协议也是一个错误,她事先没有和受害者商议,而日本解释说“问题已经得到最终且不可逆转的解决”。

去年10月韩国大法院作出一个日本企业应当向强制征用受害者支付精神赔偿金的判决,而其后文在寅政府的应对过于轻松,这应该受到批评,但韩国总统和韩国政府的错误只限于日本提供了口实或未能改善局面,韩国政府的不够成熟不是韩日关系恶化的根本原因。

韩日关系恶化的结构性原因在于韩国的赶超和日本的牵制。这是追赶与被追赶的国家之间发生的宿命性冲突,势在难免。

文在寅总统似乎也明白事态的本质。他在7月15日的青瓦台首席秘书与助理会议上说:“半导体是韩国经济的核心竞争力所在,对半导体材料进行出口限制无异于阻碍韩国经济的进一步高速增长。”

眼下还会发生什么呢?自由韩国党比例代表金奎焕议员是一位国家品质达人,他在7月12日的院内对策会议上说过这样一番话:

“由于日本的出口限制,韩国经济已经不是站在悬崖边上,而是正在从悬崖掉落。在机床、机器人、第四产业领域没有核心技术的韩国只能遭受重大损失。韩国和日本目前正在进行的一场胆小鬼博弈,如果说我们是一辆小皮卡,日本就是一辆翻斗卡车。”

胆小鬼博弈是一种两辆车对开的竞赛,赢得竞赛的前提是对手必须将我们自己当作疯子。

特朗普是胆小鬼博弈个中高手。2017年11月,韩美首脑会谈在青瓦台举行,当时正处于朝鲜刚刚进行过第六次核实验,朝美首脑激烈舌战,战争危机不断升级的时期。特朗普对文在寅总统单独说过这样一番话:

“我根本无意发动战争,但我必须做得看上去比金正恩更像个疯子还能阻止战争。”

成汉镛 高级记者
我们应该怎样办?强者有力量,弱者有雷管。文在寅总统所拥有的雷管非同一般,而眼下需要为文在寅总统鼓劲。自由韩国党代表黄教安接受五党代表会谈虽然迟了一些,但他还是做对了。

所谓保守媒体,一面批评日本,一面嘲笑韩国政府的无能。难道是因为他们讨厌文在寅总统胜于安培吗?媒体不能这样。

成汉镛 政治组 高级记者

韩語原文: http://www.hani.co.kr/arti/opinion/column/901885.html

相关新闻

评论专栏

图片视频

热门新闻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