约翰•费弗 美国《外交政策聚焦》中心主任
无论怎么看,朝美双方的嘴炮都有些过分了。美国总统特朗普把朝鲜劳动党委员长金正恩称为“小火箭男”。他在韩国国会的演讲上把朝鲜称为“监狱国家”。金正恩则回敬特朗普称他是“心智丧失的老糊涂”。因此,很多人开始怀疑“口水战是否会演变为真正的战争”。

乐观主义者们认为发生战争的可能性极低。因为朝鲜也明白,如果朝鲜攻击美国、韩国或日本,将会遭受大规模的报复。换言之,朝鲜明白先发制人打击就是自杀式行为。

特朗普又是如何的呢?他真的狂热到了攻击朝鲜的程度吗?今年年初,特朗普政府针对对朝政策进行了战略性讨论。讨论结束后,政策方向确定为“最大限度的施压和干预”,然而并不建议政权交替或战争。

美国国防部也清楚地认识到,虽然相对于美国,朝鲜在军事上处于劣势,但是战争依旧会使美国损失严重。将首尔包括在射程范围内的远程炮会导致大量死伤者的产生。并且,朝鲜还拥有生化武器。

乐观主义者仍然乐观的另一个原因是,现在任何一方都没有在为强行进攻做准备。尽管美军最近派出3艘核航母参与了在韩半岛地区的军事演习,并且美国也有应对与朝鲜交战的应急方案,但截至目前为止,美国并没有为准备实际战斗而有更多的动向。在这一点上,朝鲜也是一样的。

对此,悲观论者则担心战争并不会按照具体的计划发生,战争是因为失误、计算误差或是误会而引起的。美国可能会把朝鲜的导弹试验误认为是导弹攻击。或者也可能解读为是朝鲜对美日韩三国的海上军演进行的正面攻击。

华盛顿的专家们也愈发的担心战争危机。美国外交协会会长理查德•哈斯认为发生战争的可能性为50%。

当然,特朗普仍有和金正恩进行协商的可能性。特朗普在韩国敦促朝鲜“一同坐在协商桌前进行商议”。与伊朗和古巴不同,对于特朗普来说,没有可以撕毁的奥巴马政府和朝鲜的协议。特朗普证明自己比奥巴马强的最好办法就是和朝鲜进行协商。

如果是这样,未来将会迎来战争还是和平呢?

然而,还存在着第三个选项,那就是一直维持现状。回顾作为企业家的特朗普的个人历史,就会发现,这有可能是可能性最大的一个选择。

20世纪90年代初期,特朗普不断扩张在大西洋城的“特朗普广场”赌场。特朗普买了一个名为维拉•科金(Vera Coking)的人在附近所拥有的住宅,想把它改建成停车场。但是当时科金阻止了其他有同样想法的赌场所有者。

虽然特朗普提议给科金很多钱,但是还是屡次遭到拒绝。在这个办法行不通后,特朗普开始给科金施加压力。特朗普动员了市政府对科金进行威胁。因此科金称特朗普是“蛆、臭虫、垃圾”。

两人最终走上了法庭,科金在面对特朗普和市政府的对决中获得了胜利。因此,科金在高大的赌场建筑的阴影中又生活了十年,最后特朗普广场在2014年关门了。

朝鲜就是另一个科金,一直在对特朗普说着“不行”,并且谩骂特朗普,也在抵抗着巨大的施压。对于科金来说,其有着对自己有利的法律,而朝鲜有核武器。就和特朗普赌场事件一样,朝美间的胶着状态也可能会一直持续,特朗普会在几乎让美国陷入僵局后退任。

相反,朝鲜也希望和科金一样获得成功。但是韩半岛的危机比起大西洋城来说要大很多。因此朝鲜应该考虑去和特朗普进行协商。虽然白宫的下一个主人可能不会如此无礼,但是也无法保证他会比特朗普更关心协商。

约翰•费弗 美国《外交政策聚焦》中心主任

韩語原文: http://www.hani.co.kr/arti/opinion/column/819726.html

相关新闻

评论专栏

图片视频

热门新闻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