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2017.02.27 11:29 修改 : 2017.02.27 11:31

2月13日,朝鲜通过劳动党机关报《劳动新闻》公开了中远程弹道导弹“北极星-2”型12日发射场面的图片。(图片来源:《劳动新闻》 韩联社)
先制攻击看似是一举解决朝鲜问题的“神来之手”,但正如佩里所说,现在朝鲜的核能力已经高度发展, 在这种情况下,这一方法更是极不可行。万一韩美做出误判,对朝鲜实施先制攻击,可能会“赔了夫人又折兵”。

特朗普总统上任后,美国朝野不断提出对朝先制攻击的论调。在这种情况下,朝鲜于2月12日发射了中程弹道导弹。此前一直就朝鲜问题意外保持缄默的特朗普2月23日在记者会上表示“朝鲜是个非常非常危险的国家”,暗示除强化反导体系(MD)之外,还可能对朝鲜采取其他军事措施。那么,自从1993年朝核问题发生后,24年来一直被视为朝核问题解决方案之一的先制攻击究竟能否在特朗普时代真正实施呢?

1994年春,美国首先出现先制攻击论调。朝鲜在1993年3月宣布退出《不扩散核武器条约》后,美国不顾韩国金泳三总统的反对,从当年4月开始在柏林与朝鲜进行秘密接触。因为美国认为,应该在事发初期迅速解决问题,以免养虎为患。柏林的接触逐渐升格为美朝日内瓦会谈,会谈次数不断增加。但双方谈判的进展并不顺利。特别是,朝鲜的谈判战略最终令美国感到厌烦并触怒了美国,于是美国制定出对朝先制攻击的计划。也就是说,美国原打算通过谈判阻止朝鲜进行核开发,但发现这样做难以达到目的后,遂计划对朝鲜宁边核工业园区进行先制攻击,彻底铲除祸根。

然而,先制打击并未付诸实践。即便是主张对朝施压的金泳三总统,在得知美国打算对朝展开先制打击后,也紧急派遣外交部长前往华盛顿表示反对。时任美国国防部长的威廉•佩里(William Perry)去年11月15日受邀在延世大学演讲时介绍了1994年没有对宁边核工业园区进行先制攻击的原因。他说“我们当时判断,对宁边核工业园区展开先制攻击,这件事本身并不困难。但朝鲜一旦做出反击,爆发全面战争,韩国必将遭受重大灾难。不过,当年6月中旬,美国前任总统吉米•卡特前往平壤与朝鲜金日成主席举行会谈,金日成向卡特提议举行韩朝首脑会谈,美国看到了对话的可能性,情况于是发生了急剧转折”。佩里前部长虽然只谈到这些,但当时驻韩美军曾进行过内部探讨,认为先制打击将会带来巨大灾难。

由于当时笔者正担任青瓦台统一秘书官,所以有机会了解到驻韩美军的内部探讨结果。记忆中他们得出的主要结论大概如下: “对宁边核工业园区进行先制攻击,这一行动本身可以在三天内全部结束。但在宁边遭到攻击后,朝鲜一定会利用部署在停战线附近的远程火炮和多管火箭炮对韩国首都地区进行反攻,并会发射300-500公里射程的短程导弹。这样,一旦军事打击演化成全面战争,韩朝将全部变成一片焦土,伤亡情况会比韩国战争时期更加严重。战后复建可能需要30年时间,需要投入3000亿美元以上的复建资金”。既然先制攻击的副作用如此严重,即便是美国,也不能将盟国推入战争的炮火。

佩里前部长指出“奥巴马政府的战略忍耐政策使朝鲜赢得了大幅提升核能力的时间”,他说“即使在1994年朝鲜尚无一枚核武器的时候,都因为考虑到先制攻击可能导致的后果而没有真正实施。在人们已经分析认为朝鲜大概拥有10个核武器的现在情况下,却要使用先制攻击的方法来解决朝核问题?还是说要找出朝鲜藏匿原子弹的地方进行先制攻击”?

先制攻击看似是一举解决朝鲜问题的“神来之手”,但正如佩里所说,现在朝鲜的核能力已经高度发展,在这种情况下,这一方法更是极不可行。万一韩美做出误判,对朝鲜实施先制攻击,可能会“赔了夫人又折兵”。在解决朝核问题之前,这样做首先会给7500万韩民族同胞造成无法恢复的灾难。

朝鲜的谈判战略总是会让对方感到疲于应付。另外,朝鲜还经常在谈判后寻找各种借口拒绝履行协议内容。因此,若想通过谈判解决朝核问题,必须要有耐心,而且需要很长时间。不过,先制攻击永远都只能是纸上谈兵的空论,而不能成为解决朝核问题的办法。

丁世铉 韩国和平合作院理事长、前统一部部长
总统竞选时期曾表示“愿与金正恩一起吃着汉堡对话”的特朗普在朝鲜发射导弹后表示“虽然不是完全没有可能,但现在与金正恩会面,实在太晚了”。这句话可以理解为,虽然美国新政府的外交安全团队尚未完全成型,但现在已经到了急需展开美朝双边对话的时候,而并非暗示要对朝鲜进行先制攻击。

丁世铉 韩国和平合作院理事长、韩国前统一部部长

韩語原文: http://www.hani.co.kr/arti/opinion/column/784231.html

 

相关新闻

评论专栏

图片视频

热门新闻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