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2019.04.01 10:53 修改 : 2019.04.01 10:55

住豪华公寓奢侈享乐…“钱主办喜事时比党员干部还受欢迎”

图为去年6月,在平壤高人气餐厅中,桌子上正放着汉堡和炸薯条套餐。在平壤的富裕阶层中,汉堡和咖啡等食品非常受欢迎。牡丹峰饭店还出售菠萝汉堡、鱼子汉堡、香肠、鸡蛋、奶酪汉堡。(图片来源:平壤/美联社 韩联社)
“我买了一台价值2200元人民币的滚筒洗衣机,当时惠山只有3台滚筒洗衣机,因为是中国产品所以用了两次?花3000人民币买了平面电视,也买了3000元人民币的冰箱,但因为电力不足不能使用十分伤心”。(2014年1月来到韩国的40多岁女性)

“当时我有9把吉他。日本雅马哈…有3把想不起名字来的美国吉他。雅马哈约值人民币7000元到1万元。在平壤最高级的吉他“银铃铛”价值500人民币左右。光是贵的我就有九把…”(2010年5月来到韩国的30多岁男性)

这是在朝鲜生活时被称为所谓“钱主”之人的证言。电力状况不佳也要使用昂贵的电子产品,将购买高级乐器作为业余爱好,这些行为不禁让人联想起电视剧中的“暴发户”。一位深入采访2010年后脱北有钱人的朝鲜研究者分析他们的这种消费行为是“炫耀”。朝鲜出现了通过奢侈区分他人和自身的富有阶层。

 

钱主顾名思义就是“钱的主人”。他们手持三四部手机、在酒店里享受咖啡、喜欢使用外国化妆品、住在豪华公寓里,这些都是朝鲜的市场化程度高到产生富裕阶层的标志。美国《华盛顿邮报》在介绍他们生活的报道(2016年5月)中写道,“朝鲜有1%的富人,他们生活在‘平哈顿’这个完全不同的世界”。平哈顿是平壤和纽约曼哈顿的新造词。

“我做服装生意时从中国引进服装卖,做着做着发现卖布料比卖衣服更赚钱,于是就从中国进口布料,然后批发给商人”。(2011年1月来到韩国的60多岁女性)

2012年夏季位于平壤市中心的仓田街中,正在建设的新公寓园区公开活动聚集了众多市民。2013年竣工的仓田街成为平壤的第一“新城”公寓园区内入驻了剧场、百货大楼等便利设施。(图片来源:平壤/美联社 韩联社)
钱主在20世纪90年代所谓“苦难行军”的时期登场。当时供应中断、国营商店也关门,朝鲜居民们为了购买生活必需品聚集到了市场。在这种混乱中,出现了比别人更快适应市场规律的人。代表性的例子就是他们通过出售从中国进口的布料或工业产品来装满钱袋,其中也有不少人以居住在韩国或日本的家人寄来的钱为资本施展手腕。

随着市场的扩大,钱主们的作用也变得多样化。出现了连接平壤与地方的流通业者,以及开“服务车”(相当于公交车)或将私家车作为出租车的运输业者。甚至出现了热衷于赚取外汇的贸易业者和资金流动的高利贷业者,最近还出现了雇用工人、领导小钱主的企业型钱主。钱主们的作用分化为生产、流通、消费、贸易、雇用、金融等市场运转所需的基本功能。

“有人要摩托车的话我就直接给。要的人一般是保卫部或在这些地方活动的人。以后会对我多加照顾,这也算一种贿赂。”(2010年4月来到韩国的30多岁男性)

在朝鲜,要想与外国进行贸易或事业必须得到许可,法律禁止个人之间的金融交易。因此钱主在积累财富的过程中往往会与权力阶层建立特殊关系。党和军队的干部照顾钱主、钱主们上交部分利益的共生关系盘根错节。朝鲜研究院梁文秀教授对此解释称,“钱主们购买的是权力这一保护伞”。

“我靠房地产赚了钱。在朝鲜建公寓的话只有毛坯房。这样的公寓买10套左右,以每套2万人民币的价格购买,如果加上装修人员将其装修成最顶级的房子,大概需要1万人民币左右。再以每套10万人民币的价格出售”。(2010年5月来到韩国的30多岁男性)

钱主与权力的共生关系在新建和转让公寓的过程中得到了充分体现。国家权力通过制定新建公寓计划、提供土地、批准设计等为钱主们提供参与的途径。钱主们提供新建公寓所需的材料和人工费。国家权力通过轻而易举的资金和材料来达成政策,而钱主则通过建造的公寓来进行交易赚取利润。据说平壤的暖气比交通更重要,在火力发电站旁边建造的公寓更受欢迎。由于公寓交易非法,所以钱主周围还出现了靠解决入住许可证发放等问题收取手续费的专门中介人。

国家权力进行政权方面的工作时,为了补充不足的资金,常常动员钱主投资。庆南大学远东问题研究所教授林乙出(音)在采访80多名钱主后发表的论文中分析道,“钱主在平壤大型水上乐园——文殊水上乐园的建设中起到了重要作用”。在面积近11万平方米、有27个滑梯的文殊水上乐园于2013年竣工之前,国务委员长金正恩曾3次访问过这里。文殊水上乐园与同一时期竣工的绫罗人民游乐园、美林骑马俱乐部一起,被誉为建设社会主义文明国家的象征。

钱主们被管制、一棒子打死的情况也时有发生。国家权力通过这种方式向钱主展示武力,以保持对市场的控制力。但是即便是国家权力也不能滥用管制,胡乱处罚钱主会给在市场上维持生计的居民带来不便,被钱主雇用的人将失去工作。朝鲜研究者指出:随着钱主力量的逐渐壮大,钱主和国家权力之间正在形成复杂的力学。

“以前党干部子女是好的新郎新娘人选,但现在是钱主的子女。”(2010年4月来到韩国的50多岁女性)

钱主的成长反映出了其在朝鲜的经济力量已达到了令人羡慕的价值。也就是说,金钱是身份或阶层上升的动力。钱主们上勾结权力、下掌握市场,不断壮大势力。梁文秀教授指出,“钱主的发展与朝鲜中产阶层形成的过程息息相关”,“他们的集体选择将对朝鲜的未来产生影响”。

刘康文 高级记者

韩語原文: http://www.hani.co.kr/arti/politics/defense/888142.html

相关新闻

评论专栏

图片视频

热门新闻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