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2019.03.19 13:57 修改 : 2019.03.19 15:34

2019年2月11日来到滑冰场游玩的朝鲜市民正在用手机拍照。(图片来源:韩联社)
在朝鲜被称为“智能型手提电话(特指手机的朝鲜语)”的智能手机已经成为朝鲜居民日常生活中不可分割的一部分。如果手机离开身体,就会发出警报声的应用程序“金铃铛1.0”就是证据。朝鲜居民是如何使用成为必需品的手机呢?手机让朝鲜社会发生了哪些变化呢?

手机,牵动着市场

“在平壤做生意时使用过3部智能手机。用智能手机购买(生意用)商品,确认(寄出的)钱是否准确到账。联系(运输商品的)货车司机,按照约定时间出去(到见面地点),等车到了就卸货。司机(用手机)发短信或打电话实时告知位置、到达时间。在生意方面时间就是金钱。一定要有智能手机才行”。(生活在平壤,2017年来到韩国的郑某)

“想要赚钱的人即使不吃、不富裕也得有个电话。手机将人们都连接起来”。(2017年来到韩国的40多岁女性)

手机是朝鲜商人、企业家的必需品。假定一个朝鲜商人从中朝边境进口中国商品的情境。商品到达边境地区后,充当银行角色的“汇款人”会通过手机向商户发送信息或打电话告知“到货了”。商户再次联系汇款人,要求“请支付货款”。多亏有了手机,价格才能实时谈拢。商品运输、资金才能往来。前年来到韩国的一位40多岁女性解释称:“在平壤,即使没有其他东西也要有手机”,“因为如果在市场上(做生意时)商品热销的话,就要及时呼叫并订货”。统一研究院朝鲜研究室长洪敏(音)表示,“直到21世纪初期,手机在朝鲜还没能普及。各地区的大米和玉米价格都不同”,“但是21世纪中期手机的普及化,商品在全国的价格才没有大的差距,边境和内陆地区的产品价格差距也在缩小。手机打造了市场网络”。

2018年4月在平壤中区域平壤大剧场举行的在日朝鲜人艺术团的演出中,观众们走出剧场后用手机打电话或查看手机消息。(图片来源:平壤/统一TV代表陈天圭)
成为欲望的手机,融入人们的生活

“以前经常和朋友们见面喝一杯,但自从智能手机问世起,就(用手机)一起玩游戏、看电影、听歌”。来自平壤的脱北者郑某表示,手机的人气很高,不少人拥有多部智能手机。也就是说,一个人可以按照朝鲜移动通信网(高丽电信,强盛网)各注册一台。如果有必要,还可以借用他人的名义开通电话。

拥有什么机型、有几个成为衡量人气的标尺。2016年从朝鲜来到韩国的一位20多岁的女性说,“去军队的同学也打电话回家让家人给买手机,还看到许多没有手机就赖着不上学的孩子”,“虽然在韩国可以分期付款买,但在朝鲜必须一次付清。因为是一笔大钱,不少同学都没有。没有手机的人看着别人拿着手机心里也会很烦躁。也会根据手机机型来评价生活水平”。洪敏室长认为“买了什么样的手机可以看出那个人的财富和家庭环境”,“也是进行分类的工具”。

手机还改变了朝鲜人民的生活方式和游戏文化。用手机自拍,利用手机的蓝牙功能与朋友一起娱乐。《韩民族日报》获得的朝鲜最新型手机“平壤2423”(2018年10月上市)中启用蓝牙功能、安装了可以四个人一起玩的桌牌游戏应用程序。登录朝鲜内部网络支付费用的话,不仅可以下载数百种游戏,还可以下载各种歌曲、视频、图书等。此外还有测量血压、心跳等健康状况的应用程序,以及管理农田的应用程序。以网络为基础,连接手机和事物的物联网也正在登场。2017年朝鲜教育报社出版的《高等教育》中登载了题目为“用手机操纵的装饰灯”的文章,并介绍称“可以根据使用者的要求,利用手机改变(装饰灯的)形状和颜色、调节亮度”。

2017年10月在平壤地铁复兴站至灵光站区间的列车上,市民们正在看手机。(图片来源:平壤/统一TV代表 陈天圭(音))
朝鲜学生家长也苦恼“手机中毒现象”

“在朝鲜,父母也会从孩子三岁时开始播放儿童电影、动画片。我的侄子们上完幼儿园后,会拿着父母的手机玩游戏,不给的话还会发牢骚”。(脱北者郑某)

从脱北者的证言和朝鲜文献中可以看出,朝鲜社会正在因手机引起的各种副作用、社会问题而苦恼。朝鲜无线通信用户数从2010年的50万名左右到2012年超过了100万名,该时期前后在朝鲜的杂志等登载了警惕使用手机的文章。2014年2.16艺术教育出版社出版的杂志《艺术教育》中在题为《使用手机需要注意的地方》的文章中指出:“据说,最近年轻人中经常出现视网膜剥离的症状”,“其原因就是晚上经常熬夜玩手机”。

2019年3月10日举行了第14届最高人民会议代议员选举投票。从投票点走出来的一个朝鲜家庭正在用手机拍摄纪念照。(图片来源:韩联社)
玉流馆冷面也可以用手机订购

朝鲜也有用手机点外卖吃的外卖应用程序,“walking妈妈”们通过手机应用程序购物的电子商务似乎非常活跃。2015年4月在日总联机关报《朝鲜新报》介绍了名为“玉流”的应用程序,并解释称,手机用户从当年2月开始上网加入“玉流”即可查询甚至购买。也就是说,消费者不仅可以通过该应用程序订购各种料理,还可以购买食品、化妆品、医药品、鞋、包等国产产品。该媒体报道称玉流馆的代表食物——平壤冷面也可以通过“玉流”应用程序订购。《朝鲜新报》报道称“特别是对于那些上班的家庭主妇来说,即使不去商店也能购买到所需的商品,表示非常方便的反响颇多”。

鲁智元 金志垠 记者

韩語原文: http://www.hani.co.kr/arti/politics/defense/886440.html

相关新闻

评论专栏

图片视频

热门新闻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