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2019.02.18 10:03 修改 : 2019.02.18 10:09

我们不曾了解的朝鲜

从“牡丹峰乐团”开始的变化
展示金正恩体制方向和革新
表现了党的政策的新方向

图为在首尔国立中央剧场日升剧场举行的朝鲜三池渊管弦乐团演出中,5名身穿热裤的女歌手演唱了《向着未来奔跑》快节奏歌曲,展现的优美舞姿令人联想起韩国女子组合。(图片来源:韩联社)
2017年7月9日在平壤柳京郑周永体育馆举行的“纪念洲际弹道导弹(ICBM)试射成功音乐舞蹈大型演出”舞台上,王在山艺术团的舞蹈《轮舞》登场。“轮”是朝鲜对呼啦圈的表述方式。艺术团成员用绚烂的手法转动着呼啦圈,展示了机械体操和舞蹈相结合的动作,让马戏团都黯然失色。

图为王在山艺术团在纪念2017年洲际弹道导弹试射成功的音乐舞蹈大型演出中表演的舞蹈《轮舞》。
更令人吃惊的是她们的服装。7名女舞蹈演员身穿吊带背心和超短裙登台表演。这是朝鲜之前从未有过的惊险演出,以大胆的舞台服装登场甚至令人怀疑是否会引发“煽情”争议。朝鲜国务委员长金正恩亲自观看了演出。

舞台上还出现了朝鲜式的“踢踏舞”表演。8名身着军装的男舞蹈演员和8名身着红、黄、蓝等原色服装的女舞蹈演员展示了绚烂的脚上动作。虽然以朝鲜歌曲《胜利的祝酒》为背景音乐,但动作却是西方的踢踏舞。

今年1月朝鲜艺术团访华演出时也出现了踢踏舞。朝鲜艺术团的演出在北京国家大剧院中举行,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夫妇等人出席,是为了纪念中朝建交70周年,属于国家层面的邀请演出。从280多人组成的朝鲜代表团的规模和参加的艺术团体性质来看,这是有史以来最大的演出。在国家外交层面进行的演出一般由政治、民族色彩强烈的作品组成,但此次演出以踢踏舞为题材,有许多内容打破了惯例。

图为2019年朝鲜艺术团访华演出中表演的踢踏舞《青春时代》。
在这个舞台,朝鲜艺术团表演的《向着未来奔跑》就像是在哪里见过一样。《向着未来奔跑》歌词讲述的是努力创造富强祖国,是金正恩时代最常唱的歌曲。2018年平昌冬奥会之前,在江陵、首尔举行的朝鲜艺术团祝贺演出时的服装和舞蹈也悉数登场。平昌冬奥会的庆祝演出原封不动地登上了纪念中朝建交70周年的舞台。

最近重新认识了朝鲜大众音乐是因为艺术团成员们边跳舞边唱歌。以前严格区分舞蹈演员和歌手,但现在歌手们边唱歌边跳舞。“舞蹈音乐”的出现使舞台变得生动轻快。

图为2018年1月平昌冬奥会祝贺公演中表演《向着未来奔跑》。
当然,这并不是朝鲜大众音乐的整体变化。朝鲜音乐的中心仍然指向党和最高领导人。歌词中没有缺少最高领导人、党和祖国。在朝鲜艺术无论如何都属于国家领地。歌手们不会以大众的喜爱程度维持生计。这是一种“以敬爱的元首之爱和恩德在党的怀抱中实现”的艺术。因此,大众音乐、大众文化的变化是党政策转变的明确标志。

2012年开始发生变化。牡丹峰乐团就是“信号弹”。牡丹峰乐团是由金正恩“格外关心和指导”而成立的乐团,也是至今仍然最具存在感的大众艺术团。

2012年7月6日牡丹峰乐团首次亮相的示范演出展现了金正恩体制的方向和革新。背景画面使用的是LED面板,绚烂的激光照明、荧光色闪亮的迷你裙、露出肩线的演出服和华丽的装饰强烈地展现了金正恩时代朝鲜大众音乐的新的方向性。

图为2012年7月6日牡丹峰乐团示范演出。
好莱坞电影《洛奇》的主题曲《Gonna Fly Now》以及沃尔特迪斯尼公司的动画主题曲陆续演奏,米老鼠、小熊维尼等角色也相继登场,还有米老鼠亲自指挥乐团的表演。

2014年5月,牡丹峰乐团为第九届全国艺术家大会参加者演出时,演出的一半左右是西方古典音乐和世界民谣。这可以解释为向以美国为代表的西方国家开放的意图。

图为2012年7月6日牡丹峰乐团示范演出。
今年1月1日新年祝贺演出首次在金日成广场举行,这是可以让人联想起偶像演出或歌剧的舞台。与以往舞台严格区分演出者和观众不同,舞台设置在观众中间,表演者在观众之间来回唱歌。

朝鲜大众文化的变化主要集中在打破形式上。内容的中心仍然与赞扬领导人或党的政策有关。但是,形式变化所体现的意义却不少。大众音乐更加轻快明亮。虽然是相对的,但唱法也变得多种多样。既有节奏和布鲁斯风的歌曲、也有接近爵士乐的演奏。虽然仍然接受党的检阅、唱着党的歌曲,但是最近观看朝鲜大众音乐演出时,自然而然地会想到“连这种东西都…”。

图为2012年7月6日牡丹峰乐团示范演出。
形式的变化在电影和电视广播节目中也有反映。在以人物和故事为中心的电影中,积极引进同期录音和连续拍摄手法,增加了华丽场面。以前大部分都是以平壤为中心,但最近以地区为背景的作品越来越多。野外摄影越来越多,画面增加了生动的现场感。节目中,播音员的更新换代引人注目,他们的服装也变得干练起来。画面的字体变化、快速剪辑,使节目更加精练年轻。随着播音员人气的不断上升,还出现了兼营综艺的“anatainment”现象。

如果是上了年纪的朝鲜人,就会说“世界末世”或“世界真的变好了”。代表金正恩时代的“多样化、大众化、多元化”趋势通过大众文化的变化得以体现。“形式的变化是否会演变为内容的变化”成为进行时的问题。

全英善 建国大学教授

韩語原文: http://www.hani.co.kr/arti/politics/defense/882504.html

相关新闻

评论专栏

图片视频

热门新闻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