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2019.03.26 17:12

奥地利维也纳大学教授吕迪格•弗兰克

吕迪格•弗兰克教授以平壤人民大学习堂为背景的照片。(图片来源:吕迪格•弗兰克教授提供)
吕迪格•弗兰克(Ruediger Frank)奥地利维也纳大学东亚研究系主任。2012年开始与本部在英国伦敦的 “political tour” 朝鲜专门旅行社共事。作为朝鲜专家资格参与到旅行团的日程中。他还不时地对导游的说明进行补充,导游不在时他还会在饭桌上分享朝鲜的历史以及体制的特性。

他第一次访问朝鲜是1991年到金日成综合大学进行朝鲜语研修。那时在平壤停留了6个月。最近一次到访朝鲜是去年5月。进入朝鲜旅行团后的七年间,每年去一两次朝鲜。所以去年2月发行的德文朝鲜游记《朝鲜旅行中:如履薄冰》是根据他自己28年来的亲身体验为基础而完成的。最近此书的韩文译本《朝鲜旅行》(韩民族出版,安仁熙译)得以出版,记者于23日对作者进行了邮件采访。

此书是朝鲜旅行的向导书。从出入境审查,到住宿、饮食、交通、购物再到风景名胜,作者进行了亲切的介绍。对朝鲜旅行饶有兴趣的西方人是潜在读者,但是同他们一样,韩国同族也对朝鲜感到陌生。当然不同之处在于,对于韩国人而言朝鲜仍然是禁绝的土地,而(除了美国人)西方人只需通过朝鲜专门旅行社申请就不难获得朝鲜签证。

图为吕迪格•弗兰克教授。(图片来源:吕迪格•弗兰克教授提供)
作者在德国杜伊斯堡埃森大学凭借研究韩国经济的论文获得了博士学位。还曾担任韩国高丽大学的客座教授,目前担任世界经济论坛“韩国相关全球议程委员会”的副会长。1969年他出生于当时是朝鲜的友邦东德莱比锡,五岁时去往前苏联生活了四年。就像为韩文译本写推荐词的朴罗子(音)教授所说:“虽然是局外人但在某种程度上拥有局内人的视角”才能深度观察朝鲜社会。

书的美德是将过去28年间朝鲜变化万象与作者细致敏锐的观察最大限度的以公正的视角呈现并维持。

观察平壤万寿台前并肩站立的两位领导人(金日成与金正日父子)的铜像也颇有趣味。2012年4月金正日铜像揭幕仪式时作者身在朝鲜。揭幕仪式当时金正日铜像的样子是金正日身穿工作服,工作服外面搭着西式大衣。当年9月再去看金正日铜像,铜像被白布遮住,下一年春天再去看金正日铜像则脱去了西式大衣换成了他冬季时常穿着的派克大衣。

为展现韩国战争时期美国的战争犯罪而建立的信川博物馆展出的一角。“金正恩执政之后博物馆中新增了韩国人和黑人士兵加害者的角色。”(图片来源:韩民族出版提供)
2012年4月,金正日铜像(右)立起时金正日身穿西式大衣,但下一年春天换成了派克大衣。(图片来源:韩民族出版提供)
平壤人民大学习堂职员们的批判性、特立独行的思维也饶有趣味。“因充满好奇心,不小心谨慎,大胆向世界质问。大学习堂的名字名副其实。”金日成广场地上有褪了色的白色标记。这是为了让近千人的行进队伍找准自己的位置。作者说在这些标记下面就是购物中心。“上面是体现朝鲜体制的行进,而下面则是源源不断的消费。”

问道为何加入旅行团时,作者回答道:“驻朝鲜英国大使是多年来的好友,是在他的劝说下加入的”。“一开始对于参与旅行团还有些犹豫,但马上就改变了想法。旅行是我可以学习到朝鲜的非常有趣的且乐在其中的手段,实际上旅行也是我对朝鲜进行现场研究的唯一合法途径。”朝鲜旅行团大概有十人。“大部分都是高学历,律师、医生、企业家,甚至还包括国际企业的高层人士,他们想知道朝鲜是一个怎样的国家。”光德语圈进行朝鲜旅行中介的旅行社就有20多家。2006年朝鲜第一次核试验之后德国媒体争相报道。很多德国人都想亲眼看见朝鲜,想获得对于朝鲜政治性见识。所以新成立了很多旅行社,即便如此,访问朝鲜的德国人每年连1000人都不到。

结束朝鲜旅行后问及西方游客的反应,他说“西方世界瞄准朝鲜进行的宣传战是失败的”。“大部分游客表示自己受到了冲击,从媒体上获得的对朝鲜的认知与他们实际看到的完全不同。游客大部分都不抱有期待的来到朝鲜,认为朝鲜没有什么积极的方面,西方在描述朝鲜时称朝鲜是黑暗的、脏乱的、阴郁的地方,朝鲜可以轻而易举地展示出别的样貌。想要解释朝鲜的人权或核威胁等重要问题,需要拿出朝鲜更加现实的画面。”

吕迪格•弗兰克教授最喜欢的朝鲜旅行地开城原市中心的样貌。看见此光景他说“令我想起曾经很美的韩国老样子”。 (图片来源:韩民族出版提供)
朝鲜旅馆中吕迪格•弗兰克教授最喜欢的开城民俗旅馆。(图片来源:韩民族出版提供)
朝鲜东海岸一家民俗。(图片来源:韩民族出版提供)
从板门店和开城到朝鲜最北端罗先经济特区,他走遍了朝鲜的每个角落。他选定的朝鲜最佳旅行地是?“开城子男山西北处。在那里可以一览由来颇深的开城的美丽风景。看着开城的风景可以坐在那好几个小时。开城靠近板门店,战争时避开了炮击,有很多古朴的建筑。罗先经济特区也很喜欢,是可以提前看到对朝制裁缩减时,国际企业增多后的发展样貌。”

第一次到访朝鲜的游客喜好各不相同。“旅行同伴大部分都关心政治方面,会对具有政治色彩的地点有很多关心。板门店就是代表性的地点。将历史活生生的呈现在面前,西方电视中也经常出现。我所听到的最激动的反应是观看完阿里郎庆典之后。但大部分人表示对整体行程印象都很深刻,所以很难但列出一个地方。”

问及朝鲜旅行中“最喜悦”的是什么时,他答道:“朝鲜旅行无论是在精神上还是在肉体上都是一件倍感压力的事。所以很难讲最喜悦”。他补充道:“在朝鲜旅行中看到市场化和商业化进展时感觉很幸福。每次去朝鲜每次都觉得焕然一新。汽车变多了、加油站变多了、还看到新商店、自行车租赁所等。朝鲜居民提高生活质量,铲除战争威胁最有效的方法就是发展经济。这是朝鲜和平与安定的杠杆。看到朝鲜的经济发展,这也是我感到幸福的理由。”

朝鲜经济特区罗先一家酒店前举行公开音乐会的样貌。在朝鲜这么近距离的看到很多人是很少见的。(图片来源:韩民族出版提供)
问及过去28年朝鲜变化最大的是什么时,他提到了两点。一是政治背景影响力变小,另一点是400万以上的中产层的登场。“第一次来朝鲜时买不到商品和服务。党员或是有门路的人,出身成分好的人才能买到。进入21世纪发生了很大的变化,是从金正日体制开始接着到金正恩体制的变化。现在只要有钱就可以购买商品和服务,所以现在的朝鲜在某种程度上是‘正常’国家。是否与革命烈士的孙子女关系亲近,在购买商品上已经没有意义了。只要有钱就可以。当然赚钱可以利用政治背景,所以朝鲜曾经的精英现在仍是精英。中产层的出现是过去20~30年朝鲜最重要的变化。400万以上的人既不是上层也不是下层。中产层大部分都在平壤等城市生活。有手机和电动车生活水平也不错。可以换到外汇,知道外面世界的变化。有了经济力自信感也有了。他们不想失去一切,对第二次朝鲜战争也不感兴趣。他们希望赚钱,希望子女过上比自己更好的生活。可以说金正恩的政策是为了满足他们的尝试。中产层的生活暴露在外,贫困的人知道他们比自己生活的更好。贫困的人看到中产层或感到挫败(为什么我会贫困?)或持乐观态度(我也会生活的更好)。朝鲜社会非常活跃且以多样的姿态发生着改变。”

他所带领的维也纳大学东亚研究系有研究员65名,学生1500余名。“从2003年开始在维也纳大学任教。讲授‘东亚经济发展’、‘朝鲜的经济政治社会’等科目。”为了学习朝鲜语在金日成综合大学研修的六个月并不令人满意。“91年时限制与平壤居民进行接触,当时感受到巨大的挫败感。并没有像之前所想那样能学好朝鲜语。问道现在在平壤留学的外国学生,情况改善了很多。”

正式对韩国产生兴趣是在德国统一(1990年)之后。“德国统一后才知道在德国韩国经济专家很少见,所以有了我来成为德国的韩国经济专家的想法。韩国许多方面都很有趣。特别关心韩国经济成长的速度与为此付出的政治社会代价。我也是经历过国家分裂又走向统一的德国人,无法对韩国不感兴趣。”

去年平昌奥运会时“韩国总统不等华盛顿或北京的信号,对韩朝关系采取积极态度,我对此非常认可”。“韩国的命运要由韩国人自己掌握。外国人不是领路人而应该是作为伙伴而受到欢迎。”

韩朝关系变好时会对韩国经济产生什么影响?“前总统朴槿惠所说的统一大发并不是不对。”为什么?有6点理由。“与中国直接接壤这对于韩国来说有了巨大的出口市场,出口中国还可减少物流费用。第二,关系进展可以被认为是投资认为在韩国投资风险降低,可以吸引更多外国人投资。第三,朝鲜无烟煤、磁铁矿、金矿等能源矿产资源丰富,韩国可以减少原材料的进口。第四,朝鲜居住着需要电饭锅、保险等几乎所有商品服务的2500万居民,而且他们韩语很好,这可以扩张韩国的商品服务市场。而且朝鲜需要在道路、铁路、通信方面做出巨大投资。这是韩国大企业可以进行投资的好机会。最后朝鲜拥有丰富的年轻且教育水平高的劳动力,这可以缓解韩国的人口问题,减少劳动力费用。”

在韩国最迫在眉睫的统一准备项目是?“了解朝鲜实际正在发生什么事最重要,为此需要正规的面对面接触与访问。韩朝经济合作项目就是例子,这可以增强韩朝对彼此的了解。越过韩朝分界线促进相互的旅游事业也要作为目标,现在的时点上这种目标可能是非常不现实的,但我觉得对此抱有想像最重要。韩朝对彼此好的印象坏的印象都要抛弃,这是解决韩半岛问题的基础。”

姜声满 高级记者

韩語原文: http://www.hani.co.kr/arti/politics/defense/887331.html?_fr=mt3

相关新闻

评论专栏

图片视频

热门新闻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