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2017.10.28 10:11 修改 : 2017.10.28 10:11

文在寅政府的三强外交与韩朝关系

美国“离间韩中两国”的战略
“单靠美国应对朝核问题存在局限”
“在习近平连任后的美中冲突期,朝核问题有望出现缝隙”
“需要将精力集中在新经济地图、新北方政策上”

图为10月27日下午,在釜山海云台世峰楼APEC峰会会议之家举行的2017年《韩民族日报》-釜山国际研讨会上,与会者正在进行以“文在寅政府的欧亚大陆合作方向”为主题的综合圆桌讨论。(图片来源:韩民族日报社)
在美中俄围绕朝核危机日益严峻的韩半岛展开激烈的地缘政治角逐的情况下,文在寅政府开始上台执政。就任后接二连三的朝鲜核导挑衅与美国唐纳德•特朗普政府的粗暴应对,使得韩半岛的紧张局势持续加剧,并导致韩国新政府在对外政策上的活动范围也因此受限。釜山世峰楼APEC峰会会议之家近期举行了以“评价文在寅政府的三强(美中俄)外交与韩朝关系”为主题的《韩民族日报》与釜山国际研讨会。在10月27日即研讨会第二天下午的会话中,专家们还为此强调称,“在韩美同盟的束缚下或将难以寻找到突破口”。

起初,重新调整韩美同盟问题是在文在寅政府上台前由美国率先提出。今年4月,前白宫国家安全委员会亚洲事务主任车维德出席了美国参议院军事委员会,并就下届韩国政府上台后重新调整韩美同盟的问题提出四大观点。

第一,下届韩国政府上台后,朝鲜必将进行核导挑衅。第二,面对此类情况,即使是进步政府上台执政,美国也需要在军事上开展韩美日合作,因此韩朝关系将无法得到改善。第三,由萨德(THAAD•末段高空区域防御)系统部署问题带来的中国经济报复仍将继续。所以美国应借此机会将韩国带离中国身边。最后,加大韩国在韩美同盟中的作用,让韩国在未来明确站到美国一方。

在当天的研讨会上,中央大学教授李惠正指出,“(车维德提出的)韩美日三国合作体制的意思是要将韩美同盟的性质,改为类似于北大西洋公约组织的集体安保体制”,“韩美同盟的整体性和理念从未像现在这样坚固过”。其还表示,“面对朝鲜挑衅,韩国在同盟层面上只能采取制裁,或进行军事封锁与遏制,无法摆脱‘美国唯一主义’的现状”。

中国正在发生变化,这一点也值得留心观察。世宗研究所研究委员李成玹(音)指出,“近期,习近平通过中共十九大开启了第二任期,同时‘习近平思想’也将彻底结束韬光养晦(隐藏才能、不使外露战略)”,“虽然提出了‘让美国再次伟大起来’的特朗普总统失败了,但习近平主席或将成功实现‘让中国再次伟大起来’”。

这意味着,虽然中国为了避免与美国的冲突,也一同参与了联合国安理会方面对朝鲜核导问题的制裁,但中国今后有可能会改变态度。研究委员李成玹认为,“相较于避免与美国竞争,这更像是一种成长痛,未来中国的外交政策方向,或将朝着自信的进攻外交转变”。换言之,当美中两国就朝鲜核导问题展开对抗,将有可能会出现打破现阶段胶着状态的缝隙。

韩国统一部长的高级政策助理金彰洙(音)认为,“为了实现‘拥有国家核武力’而不断前行的朝鲜,与对这样的朝鲜采取了‘狂人理论战略’的特朗普总统之间的冲突,使得文在寅政府需要面临难以逾越的结构性僵局”,“在目前的情况下,需要寻找到‘新经济地图’和‘新北方政策’等韩半岛层面上的热点问题,而不再是朝鲜核导问题,并且还应该为此拿出真诚而集中的态度”。

釜山/郑寅桓 记者,鲁智元 记者

韩語原文: http://www.hani.co.kr/arti/politics/diplomacy/816409.html

相关新闻

评论专栏

图片视频

热门新闻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