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2018.12.13 15:46 修改 : 2018.12.13 15:47

国立现代美术馆“大韩帝国美术”展

展览史上首次涉及该时期美术
手持太极旗的仪仗队和新式军人等
介绍仪式记录画、照片、工艺和绘画介绍

 

据传蔡龙臣在丝绸上所绘的20世纪初高宗皇帝“御真”(肖像画)。国立中央博物馆收藏。
以旧韩末期大韩帝国群相为题材的电视剧《Mr. Sunshine》人气热度一直不减。虽然该剧已于9月结束,但首尔市中心德寿宫成为了“追忆Sunshine”的新舞台。年轻观众们在仿石造殿的殿阁中漫步,常常能看到再现剧中场面的情景。石造殿的皇帝服饰展示会、德寿宫内部德弘殿展示电视剧服装的“德寿宫Sunshine”展一直持续至12日。

但是,最能体现大韩帝国本质的地方是国立现代美术馆德寿宫馆。从11月中旬开始在这里进行的大型特展“大韩帝国的美术——光路梦想”(截至明年2月6日)是韩国国内展史上首个以“大韩帝国美术”为主要概念的展览。可以看到蔡龙臣所画身穿黄色龙袍的高宗肖像画,据悉,该展会展示了自高宗1897年宣布到1910年韩日合并为止仅存13年间的大韩帝国宫中美术作品。该展示会还有宫廷宴会画、皇帝(高宗和顺宗)和英亲王等王室家族照片、皇室赞助的工艺品制作所和向宫中供画画家的作品等200余幅作品。因为大部分都是符合皇室“格调”的画家和匠人之正式作品,所以不像电视剧那样充满戏剧性、感性或者绚烂。

1907年绘忠南公州神元寺佛画《新中道》护法神像(部分),细致表现了绿色上衣和军帽、太极花纹肩章等大韩帝国时代军装形象。
大韩帝国时期的美术在学术界一直被称为旧韩末期或开化期的美术,一直被视为鸡肋般的存在。其硬生生地引入日本远近法和明暗法等西方近代画风和照片模式,使传统笔法和宫中庄严的记录画、格调高远的世界变得丑陋不堪俗不可耐的“败北者美术”。昌德宫和景福宫以及国立古宫博物馆等地虽然有很多作品和资料,但深入研究的研究者却很少。

因此,从19世纪中后期到20世纪初的韩国美术史成为了几乎没有有意研究者和论文的死角地带。这次展览在这些方面注入了新鲜感。打破了通过朝鲜总督府美术展(宣传) 主要研究国内大师正式出场的1920~40年代近代美术史的学界惯例,聚焦于从19世纪末到1920年代的宫中美术,将展示在保留过去朝鲜美术的形式传统的同时,如何接受新的西方因素,探索近代美术之路的实质。

《高宗辛丑进宴图屏》大型太极旗出场部分。该屏风描绘了1901年高宗皇帝50岁生日宴会的场面。
环顾宫中仪式记录画、照片、工艺品和绘画等四个范畴的展厅,就能看到我们所不知道的当代美术的林林总总。宣布大韩帝国成立后,高宗的宫中宴会画中描绘了手持大型太极旗的仪仗队和戴着军帽的新式军人,皇室人们上供的公主神元寺佛画中描绘了大韩帝国军人的帽子和身穿军服的守护神像。宫中画员和佛画僧侣们也感觉到了时代的变化,努力将新形象融入画幅之中。不仅如此,在此展示会上还可以看到皇室赞助的当代顶级工艺匠人已制出的苦于再现高丽青瓷色泽的创作作品,以及在日本和西方家具上史无前例地融合了传统方桌和新艺术的“大韩帝国设计样式的家具”。画有豪华彩绘、附有闪耀金箔、绘有朝阳初升山川、飞过云间天道鲜桃树的十余只仙鹤的7米多高的巨作《海学半岛图》也在过去传统绘画中难觅踪迹,展示了当时大韩帝国的国家形象。20世纪初,画坛实力派人士兼摄影家金圭镇1905年首次拍摄的高宗(“御真”)和顺宗老师金锡九的照片,就像肖像画一样,还附有题跋,并加以彩色装饰,使所摄肖像照片等也充分展现了过渡时期韩国美术的特征。

与冲动的开始不同,结束却十分软弱无力,着实让人介介于怀。虽然介绍了基于现代绘画大师安中植、赵锡镇、金圭镇的1910~20年代美术人组织书画美术会、书画研究会、铜莲社等团体和作家,但完全未介绍大韩帝国美术的最大果实以及当代传统绘画和西洋画的整合团体——书画协会,令人难以理解。美术家史崔烈(音)表示:“还可以规划一些对比亡国时期以忧国忠心重拾四君子画的现代大师和归顺日本帝国主义的卖国贼们的展览,我觉得大韩帝国美术光辉和阴影的展示并未划上句号。”(02)2022-0600.

卢亨硕 记者, 插图由国立现代美术馆提供

韩語原文: http://www.hani.co.kr/arti/culture/music/874226.html

相关新闻

评论专栏

图片视频

热门新闻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