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2018.11.20 17:10

东洋陶瓷美术馆高丽青瓷特别展

日本大和文华馆高丽名品工艺展等

日本关西美术馆展示韩国遗产

收回掠夺文物、文化遗产交流课题

图为上面绘制有九条龙破浪而飞的浮雕的青瓷净瓶(大和文化馆收藏)。这是高丽青瓷展上展出的杰作之一。
真的是韩国古代艺术家制作的艺术品吗?是怎么传过去的呢?

在日本看到的古代与中世纪的艺术品绽放出“刻骨的美丽”。面对具有漂洋过海传入日本命运的文物,观赏它们的装饰和美感,惊奇、惋惜和满足交织在一起。高丽贵族怀抱的佛像屋和腰带扣上刻着的三尊佛像、挂有青铜镜的金镶银嵌挂架上的绚丽装饰、以及新罗贵族家庭的房间铺着的柔软的花纹地毯,展现出当时至高无上的信仰和成熟的审美意识。将小童子、三脚鸟、月兔舂米绘在翡翠色釉面上的高丽青瓷酒杯、玉色天空般的茶盏,站在它们面前沉浸在扎根于大自然中的韩民族特有的雅趣中。

这些陌生却又熟悉的文物最近在日本关西地区展厅比比皆是。在古代朝鲜半岛的祖先们移民至关西,现在这里正在掀起一股朝鲜半岛文化遗产展示热潮。今年为纪念高丽王朝开国1100周年,今年9月开始,介绍当地公立、私立收藏的高丽、新罗、百济及朝鲜的灿烂的文化遗产名品的企划展在大阪、奈良、京都等地接连开幕。以大阪东洋陶瓷美术馆、奈良县的山都分馆(大和文华馆)和宁乐美术馆合作的高丽时代陶瓷和金属工艺连接展示为首,接连或正在举行京都高丽美术馆开馆30周年特别展、奈良国立博物馆日本王室旧宝物仓库“郑昌源文物特别展”、飞鸟资料馆的韩日古代工房相关展览。本月初记者参观了三天在韩国国内看不到的最高水平的当地展会。

图为上面绘有上树童子的青瓷镶嵌壶,系日本企业家Ataka(音)的私藏品之一。

■ 很难再见一次的高丽青瓷名品盛宴 在大阪市大川江上的中之岛的东洋陶瓷美术馆内,举行着高丽青瓷最盛名的“高丽青瓷”特别展(截止到25日)。刻着九条龙破浪而飞的浮雕的九龙净瓶和天蓝色釉面上绘有荷叶和精致花纹的凹凸不平的青瓷净瓶,以及镶嵌着可爱的童子在树林中玩耍模样的镶嵌青瓷酒杯等,以这3件日本重要文化遗产为代表,展示了240多件多彩奇特的青瓷作品。展览的焦点是完整地展现了中国宋朝人极力称赞的“天下第一”的青瓷的色泽。企划人郑恩真(音)学艺师表示:“这可以看作是时隔30年筹备的日本高丽青瓷展示的结晶版”,“通过不发热的尖端LED照明技术,最大限度的保留了作为茶具、生活用具、宗教礼仪用的高丽青瓷的隐隐的自然色”。实际上,在360度旋转的旋转板上,可以看到缓慢转动的青瓷镶嵌云鹤门的超然的姿态和孔雀花纹的盘子梦幻般的翠绿色。使用红色颜料烤制的青瓷镶嵌了牡丹,其美丽花朵的红艳与天蓝色相得益彰,令人难忘。桂树下方捣药的兔子和象征太阳的带有三足金乌画在花纹斑驳的上部;下面是葡萄树下方画有童子模样的瓢形水壶,纹样和奇形都展现了鼎盛时期的高丽青瓷的精髓。展览代表作《九龙净瓶》是世界上最有名气的高丽青瓷杰作,因日本的收藏家巨头为它展开激烈的收集竞争而出名。

位于奈良县东大寺旁的宁乐美术馆的“翡翠色镶嵌的高丽青瓷,印花文朝鲜粉青沙器”展(截至明年2月24日)出现了50多件高丽青瓷和朝鲜时代初期的粉青沙器。从中我们可以看出从粉青沙器过渡到高丽青瓷时期的朝鲜半岛陶瓷史的变化过程。虽然规模不大,但可以在欣赏翡翠色青瓷瓶的同时,一起欣赏到像盛放食物的大口碗一样贴嘴部分弯曲的粉青瓷器和盛酒翁器的诙谐面貌。画着拿着树枝的童子可爱模样的小青瓷碗和双鱼碗也是不可错过的观赏点。游客可以欣赏到将附近东大寺的南大门和若草山的美景引入庭院的日式传统庭院借景精髓,以及分享在依水园一起散步的乐趣。

图为镶嵌金子的银制佛龛(东京国立博物馆收藏),里面刻着守护神和观音菩萨,系大和文化馆的高丽金属工艺展的参展作品。

■ 一排排不曾被知晓的高丽金属工艺杰作 供奉菩萨的小佛龛只有10厘米。里面供奉着守护菩萨的执金刚神将和观音菩萨像,它们正注视着游客。11月11日结束的奈良县大和文华馆的高丽金属工艺精品展“建国1100年高丽-金属工艺的光彩和信仰”展上展出了韩国没有的高丽金属工艺精品。艺术家Taki Asako找遍日本各地的私藏品和公藏品,用各种顶尖精品打造了此次展览,展览上有很多在韩国完全看不到的特色精品。从东京国立博物馆的收藏库租借的佛龛文物以及上面有密实的金银镶嵌的镜子挂钩是首次公开的作品。高丽美术兼容并蓄了西域和中国的工艺文化,此次展览完美地展示了其国际性和以此为基础开发出的技巧和图像的创新力量。用银入丝镶嵌的龙和云的笛子上的花纹,镜子背面的菩萨甚至连面部表情都刻画得非常细致入微,这些堪称极品。此外还有:用金彩细致地描绘释迦牟尼说法场面的《变相图》, 一丝不苟地转抄的《大方广佛华严经》写经本。11月2日,观看了该写经好一会儿的日本神户的女大学生Kojima Damaki感叹道,“冥冥之中似乎感受到一股传统和信仰的强大力量。有一股强大的视觉吸引力让我无法挪开脚步”。

图为1929年制作的百济博士王仁的青瓷像,系日本工匠捐献的,在高丽青瓷展上展出。

■ 新罗贵族家庭使用的地毯、汤匙、大碗和剪刀 在11月12日结束的奈良国立博物馆的70届正仓院特别展上首次亮相,这是新罗文物时隔数十年后大规模亮相。王室的宝库正仓院中收藏的新罗文物早已为学界所熟知,但此次难得还展出了名为“紫草龙带(音)”的新罗贵族家里铺的花纹地毯和名为“Safari”的铜碗、与庆州雁鸭池出土的剪刀相仿的剪刀。新罗琴是韩国伽倻琴中历史最悠久的,上面刻画有成群结队的白天鹅,造型鲜活。

正值新罗文物的大举参展之际,11月2日下午在附近东大寺博物馆举行的“新罗文物和正仓院”研讨会上,关于正仓院收藏的韩半岛系列文物,韩日两国学界的意见出现分歧。负责主题发言的正仓院管理事务所所长西川明彦主张称,“韩国学界主张主要收藏品来自新罗和百济,对此没有明确的文件或文物证明。因此,在学术上无法判断”。相反,韩国学界具有代表性的工艺史研究人员、东国大学崔应天(音)教授表示,据考证“Safari”铜碗的名称很明显是来自韩语,而且有确凿证据证明:玻璃器皿和金属容器等相当一部分收藏品的花纹也与最近韩国百济和新罗遗址出土的文物有关联”。但博物馆方面与韩国学界观点不同,对参展作品说明称新罗铜碗的名称“Safari”也可能起源于波斯语。

图为高丽青瓷展上展出的罗汉像。用蓝釉色勾勒出修行者与众不同的气质。

■ 跟着韩半岛工匠学习的古代日本工匠 六七世纪从百济等地渡海而来,在他们的据点奈良县南部的飞鸟平原,百济工匠对当时日本工房产生了很大影响。此次还举办了展现出这种影响的文物展。这就是飞鸟资料馆的“复活的飞鸟工房——促进日韩技术交流”展(截至12月2日)。通过韩日两国的出土文物展现出:被称为“飞鸟池”的六七世纪当地工房遗址出土的玻璃、金属器具等文物的制作受到了益山的弥勒寺、王宫里宫殿工房遗址的直接影响。该文物展在木板上展示王宫里和益山弥勒寺遗址出土的玻璃碎片和玻璃制作陶器容器,还将与此相关的飞鸟工房的各种容器文物进行比较展览。此次展览的企划很用心:虽然空间不大,但工作人员充分利用了墙壁和地面等区域,对玻璃容器、上漆工具、相关文书木简等物品精心地进行布局,方便参观人员对当时的交流状况一目了然。

只要参观五六处高丽新罗文化遗产展览,就能亲身体会到日本国内庞大的韩半岛文物收藏的数量、水平和深度。即使在大阪东洋陶瓷美术馆等当地三家博物馆联合举办的“高丽王朝1100周年展览”中,也没有一件文物是从韩国租借的。参展作品中有一半以上是私藏品和捐赠品,这里有很多顶尖水平的私藏品在品质上远远超过韩国的收藏品。此情此景不禁发人深省:未来在包括收回在内的文物交流中,韩国需要与邻国日本更密切地沟通,认真思考韩国文化遗产的未来。

图为游客正在正仓院特别展上品鉴展出的新罗琴。

日本大阪•奈良/文•图 卢亨硕 记者

韩語原文: http://www.hani.co.kr/arti/culture/music/870769.html

相关新闻

评论专栏

图片视频

热门新闻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