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姐弟恋电视剧受追捧的原因

JTBC电视剧《经常请吃饭的漂亮姐姐》中的某个场景。(图片来源:截屏)
“‘年下男’、‘姐弟恋’这样的词最好消失。”正与小自己五岁的男人恋爱的37岁的A某这样说道。当然如此,因为这些词隐含着异性恋关系中男大女小或至少岁数相仿才是正常的含义。然而唯独在韩国社会,与“年下男”的恋爱仍然被视为不同寻常。这是为何?是因为扰乱了掌握主导权的男性与受“哥哥”保护的女性这一普遍恋爱模式的秩序?还是怕这一混乱的体验会让有的人看清置身于其中却未曾意识到的秩序?不论是哪一种,在男人至上思想严重的韩国社会,与“年下男”的恋爱本身可能是颠覆性的,这是令人遗憾的事实。A某最近喜欢看的JTBC电视剧《经常请吃饭的漂亮姐姐》似乎深谙这一点。

《经常请吃饭的漂亮姐姐》收视率节节攀升的原因固然是两位男女主人公激动人心的爱情体验,但表面下的另一深层原因是尹真儿(孙艺真饰)生活的男性社会。

JTBC电视剧《经常请吃饭的漂亮姐姐》中的某个场景。(图片来源:截屏)
尹真儿是一位35岁的女性,职务是咖啡公司加盟运营部的代理。职场内的性骚扰是家常便饭,会餐时女职员们必须斟酒和敲铃鼓,上司经常上下其手。长时间以来,女职员们只是将其视作不是什么太特别的事而一味回避。分手的男人会说现在那女人让人觉得是(“根本不合我胃口的”)‘魔芋’,令人腻味,然后会在约会时施暴并说这就是爱。(“这也是爱!”)周围的人不管是谁都会随便谈论对大龄女性的厌恶。(“大五岁?疯了?我不感兴趣”)家人就不一样吗?真儿的妈妈总在叨叨着“别人家的姑娘到了时候都陆续嫁人了,你却……”,她觉得,只要能将以名牌大学出身、家世优越为由分手的男友叫到家里、找上一个好女婿,那么即使不考虑女儿的感受也无所谓。

她生活在这所有的一切像空气一样弥漫的世界里。她是一个深谙如何跟上这个世界节奏的人物。就像现实中大部分女性那样。在职场被人叫做“尹铃鼓”,不被上层待见,也不受下层待见,对前男友的暴力束手无策,甚至连报警的念头都没有,对母亲的斥责也是忍过去了事。

JTBC电视剧《经常请吃饭的漂亮姐姐》中的某个场景。(图片来源:截屏)
就这样,她后来遇到了闺蜜的弟弟许俊熙(丁海寅饰),生活一下子豁然开朗。他们相遇的场面犹如戴了空气过滤器,让人感到时间的流逝变得缓慢。这或许是在男性社会被压得喘不过气来、孤独疲累但又意识不到这一点的普通三十几岁女性不知不觉做出的一个选择。对于已厌倦了阶级分明、压抑的男性社会的某些女性来说,或许只有他是年下男的事实是无意识之中可抓住的最为清楚的选择。

而且,自己不知不觉选中的那个选项可能成为一个契机,即预示着她将与她能承受的那种程度的社会禁忌产生碰撞,并由此拓宽自己的认知。尹真儿在与经常性骚扰的上司一块出差时拒绝了会餐,第一次宣布“去练歌房敲铃鼓、忍受不快的身体接触吗?我现在不想做那样的事了”。在外面,有休月假而跟着来出差的许俊熙等着她。这分明是爱情创造的力量、爱情给予的自由。现在对于她来说,这个社会上诞生了另一个世界,一个不用那样“适当”祈愿也能信任的、那样的事已变得不再重要可以扔掉的世界。此时,她的爱情给予了孤独疲累的生活实用的能量,正如导演的上一部作品《密会》中的金喜爱的做法,自我给予了变化的可能性。

“但俊熙会继续叫真儿姐姐吗?他们之间也会说“现在不再叫你姐姐了’或‘别叫姐姐了’之类的话吗?”

再次回到A某身上,她观看这部电视剧并产生了这样的担心。她说,如此,自己在与年下男谈恋爱的同时,也回顾了自己的恋爱模式,意外地获得了醒悟。与其说自己对普遍的恋爱关系中固定的性别角色有了更多想法,倒不如说是变得更加熟练了。曾经,她自己也像别人那样,讨厌别人叫自己姐姐。也就是说,想做受宠的小女人。感到听到姐姐这样的词,令人对自己的魅力产生反感。而且,男友在与别人在一起的时候说到“她讨厌叫她姐姐”时,她后来才知道了不知为何不好意思的心情是什么了。

“过去在恋爱中,我也不知不觉被大众所要求的女性属性驯服。我是说他反而不那样”。

醒悟后反而获得了巨大的自由。“我们都和年下男谈恋爱吧”。A某说着攥紧了拳头。的确,在男性社会中与年下男谈恋爱似乎有各种意外的功能。

 

李罗萨(音)专栏作家

韩語原文: http://www.hani.co.kr/arti/specialsection/esc_section/840240.html

 

 

相关新闻

评论专栏

图片视频

热门新闻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