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2016.03.29 11:19 修改 : 2016.03.29 11:21

性能被查清的朝鲜无人机

图为2014年4月11日在大田国防科学研究所举行的朝鲜无人机中期调查结果发布会上,无人机系统(UAD)开发团长金钟成正在介绍无人机上搭载的零部件和相机性能等情况。(图片来源:摄影共同取材组)
让我们回到两年前的这个时候。当年3月24日,由于一架不明身份的无人机坠落在坡州,相关地区机要司令部、国情院和警察等共同组成联合调查组展开了调查。当日以机要司令部为干事展开的调查结果认为这架无人机“不存在共产活动嫌疑”,国情院要员对此表示同意。此后在当月28日,以带走这架无人机的国情院为干事,中央联合调查组再次对无人机展开调查。当月31日,又一架无人机在白翎岛坠落中央联合调查组遂判断这是朝鲜为侦查韩国而派出的无人机。

截至当时,没有任何人想到这种大小不过1米且性能低劣的无人机会演化成一场撼动大韩民国整个安全体系的骚动。虽然没有媒体报道,但事实上,从朝鲜开始集中使用无人机的2013年9月开始,前方部队就经常发现朝鲜的无人机。部队经常在东海和西海上发现未能成功返回朝鲜被水流冲来的无人机,并经常在荒山上发现无人机。而发现无人机的部队大多都将无人机放置在仓库里不予理会。国军情报司令部对朝鲜无人机进行技术分析后判断,无人机并无值得特别关注的功能,因此韩国军方也没有对无人机问题抱有多大关注。当时,金宽镇国防部长和联参直至4月2日都没有接到关于国情院调查情况的报告。因为国情院垄断了相关情报。

左图为2014年3月24日坠落在坡州的朝鲜无人机,右图为同年3月31日坠落在白翎岛的朝鲜无人机。这些无人机通过舆论媒体正在成为新的威胁。而无人机到底有多危险、是否值得认为其用于军事突袭等逻辑性的研究却被忽略了。 (图片来源:韩国国防部提供)
青瓦台全景照片泄露

当时正是检方针对国情院“首尔市间谍证据伪造”事件的调查行将得出结果之际。此前几次国情院发生间谍证据伪造争议时,青瓦台都会设法向国情院长南在俊确认“是否存在伪造证据情况”,南院长每次都会表示“绝不存在伪造的问题”。但事实暴露出国情院确实存在伪造问题之后,青瓦台开始怀疑南院长已经无法完全掌控国情院,同时非常担心这一情况会加深人们对朴槿惠政府安全政策的不信任。因此,国情院对共调查局和徐千浩第二次长陷入窘境,南在俊院长也可能会受到影响。正当不安的阴云开始笼罩内谷洞的时候,内置相机拍摄有首尔上空视频文件的朝鲜无人机成了新的政治武器。4月日,中央联合调查组的部分调查内容遭到媒体曝光,对无人机的恐惧心理开始蔓延,国防部发言人金珉奭义正言辞地拒绝了记者们希望“公开无人机拍摄照片内容”的要求,表示“公开照片相当于帮朝鲜确认了无人机拍摄视频的性能”,“出自国家安全考虑,不能公开相关照片”。然而,相关视频却在这个时候通过《朝鲜日报》曝光,如果没有国情院第二次长办公室和青瓦台的介入,这种事情绝不可能发生。

第二天4月3日,《朝鲜日报》头版刊载了一大幅朝鲜无人机拍摄的青瓦台俯瞰照片。声称“绝不可以公开”的照片以这种形式得到曝光,任谁都会怀疑政治权力和情报机构与媒体存在勾结。照片曝光后,国军机要司令部指责国情院第二次长办公室是泄露照片的罪魁祸首,甚至表现出了对泄露军事机密一事展开调查的意思。在照片曝光后举行的国会国防委员会上,新国家党国防委员也责成机务司令官“对《朝鲜日报》进行扣押搜查”,机务司则表示“一定会调查清楚”。然而,陷入窘境的国情院此后仍不断营造无人机恐怖。直至最后也没有查出向《朝鲜日报》提供相关照片的罪魁祸首。机务司仅证实国情院第二次长办公室曾在照片曝光前一天紧急从分析小组手中要回了无人机拍摄的青瓦台全景照片,并就此停止了调查活动。

此后的局势发展没有围绕调查活动展开,反而开始无限放大无人机恐怖情绪。朴槿惠总统在4月7日上午举行的青瓦台首席秘书官会议上表示“推测是朝鲜制造的无人机似乎正对整个韩国进行全方位侦查,韩国军方却对这种情况一无所知,说明我们的防空网和地面侦察体系都存在很大问题”。此后,媒体开始对根本无法真正飞翔便坠毁地面且不能实时传送视频影像的3架小型飞机进行大肆报道,导致整个大韩民国陷入了恐慌情绪。这种粗制滥造的无人机在短短一周时间里陆续被描述成可以搭载生化武器的大规模杀伤性武器、可以对青瓦台和政府大楼进行攻击的自爆设备乃至可以威胁核电站的危险武器等等。媒体对朝鲜无人机的刺激性报道促使人们的大脑开始大量生产对破裂和毁灭局面的不安情绪。这种连非洲缺少水喝的国家都在使用的低劣无人机就这样成了一种有力的政治武器,成功助长了民众对大韩民国安全失败的破局形象与恐怖气氛的不安心理。事情若真的如此恐怖,按照《朝鲜日报》的报道,无人机应变成可以搭载20~30公斤炸弹在青瓦台上空飞翔并投掷炸弹的恐怖核武器,变成可以从容在江南的高层建筑之间飞翔监视韩国的怪物才是。搜索显示,这段时间主流媒体共对无人机进行了5410条报道。其中在野党也发挥了很大作用。在朴总统做出相关发言的一天之前,新政治民主联合党共同代表安哲秀在最高委员会上表示“过去六个月入侵韩国领空并被发现坠毁的无人机就有三架,说明期间可能有更多无人机对韩国进行了数百次乃至数千次的侦察”,“这样的政府足以被叫做无能政权”,助长了恐怖气氛。在这段时期,韩国出现了无论朝野的政治势力都力主大韩民国国家安全失败,只有这样才能使自己的发言更具分量的怪异局面。因此,在小小的无人机事件演化成巨大政治风波之后,CNN才会公开嘲弄“朝鲜玩具动摇了韩国的国家安全”。

然而,韩国政治却始终将“朝鲜无人机威胁并非大事”之类的话视为禁忌。如果有人胆敢发表这种观点,立刻会被打成在朝鲜军事威胁局面下蚕食国家安全意识的敌对分子。在这种情况下,在野党不仅无法提出质疑,反而只能加入营造恐怖气氛的队伍,谴责政府面对严重无人机威胁的无所作为。朴总统出面做出相关发言后,情况更加一发而不可收拾。金宽镇国防部长乃至联参的作战相关人士也纷纷把无人机视为“严重威胁”,并开始着手制定对策。由于眼下急需可以防御朝鲜无人机的全新监视系统,已经没有时间等待陆军原计划投入使用的低空局部防空雷达开发出来,而且考虑到韩国目前的设备无法捕捉无人机动向,因而必须从外国进口低空雷达。然而,世界上任何一种雷达都不可能捕捉到从低空飞来的小型飞行体,最终陆军教育司令部不得不探索新的方法。军方就这样为此问题耗费了两年时间,最终得出的结论只有一个:阻止朝鲜无人机入侵是不可能的事情。2年后的今年3月20日,韩联社报道称,国防科学研究所对两年前的无人机进行复原并试飞后得出,这种无人机“最多只能搭载一颗重量大约400~900克的手榴弹”,事实上否认了无人机用做武器的价值。另外,无人机上用于搜集情报的相机也只是不具备数据传输能力的上世纪80年代老式相机。军方当局用了两年时间分析外媒从一开始就视之为“玩具”的朝鲜无人机,这种解释同样令人感到怪异不解。

图为2014年4月3日举报接收的三架无人机。与坠落在坡州的无人机是同一机种。(图片来源:韩国国防部提供)
进口武器的商业起源

朝鲜无人机风波对韩国的国家安全力量是一种巨大浪费。我们被自己制造的恐怖气氛所奴役,导致理性的思考和军事专业知识在瞬间崩溃,导致我们在本来不具备重大威胁的问题上浪费了巨大的资源。这种不理性行为不仅表现在无人机上。事情演化成每当朝鲜的陌生东西曝光都会造成韩国安全重大浪费和混乱的不正常局面,已经逐渐成为一种我们难以改变的惯性和习惯。

这一过程大概分为三个阶段。首先是大肆鼓吹朝鲜“出现了没有见过的新式威胁”。从核武器导弹、远射炮、汽艇、潜艇等核心武器到网络威胁、电子波炸弹、生化武器等,可以引发混乱的朝鲜威胁需要是某天突然出现的陌生威胁,即便是早已有之的武器,也必须以一种全新的使用方式出现,才足以形成这种恐怖。2014年朝鲜调整中程芦洞导弹的发射高度缩短导弹射程后,驻韩美军司令官立刻将朝鲜这种以前没有过的新式做法解读成朝鲜将对韩国发起攻击的一个信号,就是一个典型事例。朝鲜的远射炮从山前的坑道里转移到山后,也会被描述成韩国无法遏制的新式威胁。即便是早就存在的老式武器,也要被用做新的用途。

其次是大力宣传“然而我们对此无能为力”,极力渲染国家毁灭的形象。这时候需要对首尔被巨大蘑菇云笼罩、社会陷入严重混乱,国家瞬间走向灭亡的景象进行具体描述,进一步强调韩国的无力现实。在这种情况下,必须把韩国国防贬低为没有制定任何相关对策的无能集团,政治权力才能理所当然地凭借政治逻辑介入国防问题。需要通过助长恐怖气氛来轻松控制民众情绪的政治权力无休止地想要介入军事问题。事实上,应对无人机的对策只需联参的一个科室或者陆军教育司令部的一个部门去做就绰绰有余,属于一种细枝末节的问题,但最后却不正常地却扩大成了需要总统、部长和国情院长亲自出面要求制定相关对策的重大事件。政治若想通过帮助军方觉醒并解决部队无法自己解决的问题来树立威信,军方必须适当表现出无能集团的形象,且总是表现得没有任何对策。

第三,到这个时候,军方就会像等待已久般表示“必须从外国进口某种武器”,开始具体着手引进武器的交易。以前花费巨额资金引进的武器面对朝鲜新的威胁都会成为无用之物。国内研究机构和军工企业开发的武器也因为水平太低而无法拿来使用。即便国内正在开发相关武器,制定的对策也必定是停止开发并从外国进口武器,并且还要尽可能进口昂贵的尖端武器或是搭载新技术的最新武器。事情至此结束。这种情况每次通过不同的版本不断升级,就会逐渐形成一个刺激国防费用持续增加的贪欲结构。大部分军工腐败事件都发生在未对事业合理性进行充分探讨以及在系统性事业管理范畴之外突然决定引进的武器事业上,这一点值得我们特别关注。未经充分探讨就因为一些细枝末节的需求决定引进的武器已经成为催生腐败的一大温床。在此过程中,韩国社会形成了只有国家安全出现动摇,国防体系才会启动的奇怪机制。

恐怖与贪欲的双重螺旋结构

对国家安全的需求如同无底洞,是一种永远无法满足的饥渴。恐怖与贪欲的双重螺旋结构永无止境地盘旋下去,刺激了国家安保谋求不断成长和发展的本能。最近朴槿惠总统又像两年前一样出面要求全军强化警戒力度,军方也针对朝鲜接连不断的对韩威胁召开全军指挥官会议决心做好准备应对朝鲜即将展开的攻击。在政治势力大肆渲染国家缺少反恐法和网络安全对策等问题,将国家的脆弱之处赤裸裸地暴露在民众面前,并最终制定出新的安全对策后,还有新的朝鲜威胁等在那里。在此过程中,政治势力会极力向国家安全意识薄弱的国民进行无止境地威胁和游说。垄断情报的国家情报院会像注射某种毒品一样不断向社会注入新的朝鲜威胁。这种致命的上瘾性会导致本应充满理性和系统性的国家安全结构逐渐崩溃。更严重的是,它会导致我们面对本应切实做好防备的国家安全威胁也无法真正做好防备。

金钟大 韩国正义党国防改革企划团长
这便是我们有必要对两年前堪称一起“国家安全骗局”的无人机事件进行回顾的原因所在。

金钟大 韩国正义党国防改革企划团长

军事专家,1993年起曾任职国会国防委员会属下议员室助理、青瓦台国防助理室行政官、国防部部长政策助理等。

韩語原文: http://www.hani.co.kr/arti/politics/defense/736929.html

相关新闻

评论专栏

图片视频

热门新闻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