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为保持对朝口径一致,正与韩国就此进行紧密沟通

2月10日,文在寅总统与朝鲜劳动党中央委员会第一副部长金与正在申荣福老师的“通”字书画与版画家李喆守的韩半岛版画作品前握手。(图片来源: 青瓦台摄影记者团)
随着韩朝关系以平昌冬奥会为契机取得急速进展,韩半岛局势也发生了巨大的改变。朝鲜劳动党委员长金正恩邀请文在寅总统访朝,此举提高了韩朝举行第三次首脑会谈的可能性,由此,周边各国围绕朝核问题的动向也变得热络起来。

金正恩委员长打出“韩朝首脑会谈”这一最有力的牌证明了他认识到了当前韩半岛形势的严重性。如果去年一度激化的朝美“嘴仗”和军事紧张状态今年仍将持续,那么国际社会制裁施压之下的朝鲜也将难以坚持下去。选择首脑会谈这一全面缓和韩朝关系的最快捷方法可看作是朝鲜将接受一定形式的“变化”,以摆脱制裁和施压。

朝美关系是文总统和金委员长的首脑会谈能否实现的决定性变数。这是因为,在当今朝美极度对立的情况下,韩朝关系的进展显然也是有局限性的。仁济大学教授金炼铁指出,“早前的两次韩朝首脑会谈都是韩半岛韩朝美三方格局下派生的三种双边关系(韩朝、韩美、朝美)良性循环时得以实现的”。其意是指,只有在韩方能够以稳定的韩美合作为基础斡旋朝美展开对话的情况下才能通过首脑会谈来改变形势。2000年6月15日的第一次韩朝首脑会谈之所以能够实现,是因为1999年5月时任美国总统克林顿的特使威廉•佩里访朝、以其为核心的“佩里进程”正在进行之中。2007年举行的六方会谈达成了“2•13共同文件”,其中含有旨在解决朝核问题的“行动对行动”原则, 正是这一文件使得同年10月4日举行的第二次韩朝首脑会谈获得了动力。

美国特朗普政府目前反应谨慎。白宫方面在文总统接见朝方高级别代表团一天后的10日(当地时间)表示,“为保持对朝口径一致,正与韩国就此进行紧密沟通”。美国国务院方面仅表示“正在行动(以拟订立场)”。这表明特朗普政府也对此苦恼不已。

不过,在白宫10日举行的记者会上,美国政府高层人士针对记者关于“您是否认为若文总统接受朝鲜邀请会破坏美国副总统迈克•彭斯在访韩期间或过去一周内所发出的对朝信号”的提问时答道,“我不认为这样。完全没那么想”。此话被解读为如果韩朝关系进展有助于朝核问题的解决,则美国也无理由拒绝。

可以说,核心变数是文总统在会见朝方代表团时所说的“条件”。若美国国务卿雷克斯•蒂勒森访问朝鲜或在第三国举行朝美高级别会谈,则文总统访问平壤一事将变得容易。如果朝方公开表明“暂时停止核导试验”或“接受蒂勒森国务卿访朝”之类的意愿,则以国务院为中心的特朗普政府内部的“对朝谈判派”就可获得行动空间。

日本对韩朝举行首脑会谈可能性保持极度戒备。日本防卫相小野寺五典10日称,“过去日本和韩国都对朝鲜的和解政策做出了呼应,结果朝鲜仍然进行核导开发”,“我认为韩国政府会做出切实的应对”。日本今后似有可能与美国联手对韩朝对话的气氛进行牵制。

相反,中国对韩朝首脑会谈表示欢迎,称这对韩半岛来说是一个积极的信号。官媒新华社10日发表评论指出,“有人冷言冷语相向,有人撺掇强化施压,有人盘算何时再次军演”,“半岛能否进一步推开对话谈判的大门,取决于南北双方能否继续坚持以善意对善意、以行动对行动的原则,也取决于有关各方能否继续支持配合、劝和促谈,引导半岛局势朝正确的方向发展”。同时,中国外交部11日表示,中国负责外交事务的国务委员杨洁篪9日(当地时间)在华盛顿白宫会见了美国总统特朗普,呼吁美中两国加强在朝核问题上的合作。

朝鲜大学研究生院教授具甲祐表示,“朝鲜此前主张无核化讨论是朝美之间的问题,但若在当前情况下举行韩朝首脑会谈,则只能将朝核问题纳入议题之中”,“朝鲜方面应当明白,只有就韩半岛和平与无核化问题拿出明确立场,韩国政府才能对美展开劝说以及出面斡旋朝美对话”

郑寅桓 记者,李镕寅 驻华盛顿记者,曹基源 驻东京记者,金畏铉 驻北京记者

 

韩語原文: http://www.hani.co.kr/arti/politics/defense/831859.html

相关新闻

评论专栏

图片视频

热门新闻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