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2016.01.19 14:34 修改 : 2016.01.19 14:35

韩国半数青年陷劳动贫困危机

[计划:幸福与共的社会]
向青年提供公平的起点(3)

1月7日,安贞爱正在安山市一个路边摊帮父母做生意。(图片来源:韩民族日报社)
1月7日,在京畿道安山市某路边小摊上,安贞爱(化名,28岁)正在为顾客做炒年糕。父母经营的路边小摊每晚9点左右最为繁忙,所以她经常在下班后过来帮忙。

毕业于首都圈大专院校的贞爱在一家公共机关的咨询台工作,月薪130万韩元,属于劳务派遣员工。2009年开始工作的她先后换了五份工作,做过课后辅导老师(月薪70万韩元)、百货商店办卡顾客中心员工(月薪130万韩元)、公共机关咨询台员工(月薪120万韩元)、杀虫剂生产工厂工人(时薪5580韩元)等工作,但一直属于合同工或派遣工。贞爱说“真希望一个月能赚到170万韩元”。她的梦想是出国旅行,但至今连护照都没办过。

贞爱的月薪加上父母经营路边摊每月150万韩元的收入,他们一家四口的月收入约为280万韩元。妹妹在辞去中小企业的工作后,已经几个月没有找到新的工作。贞爱50多岁的父亲几年前经营餐厅失败,改行经营路边摊,并在去年还突然借贷了1亿韩元巨款。因为房东要求将房租提高三倍,贞爱父亲无奈之下只能痛下决心贷款买了房子。家庭已经无法充当贞爱可以依靠的“安全网”。

贞爱是韩国社会“贫困青年”的典型。从总统直属青年委员会委托韩国保健社会研究院制作的《青年劳动贫困事例研究》报告书(初稿)来看,韩国19~34岁青年中推测约有47.4%(以2013年为准)属于“劳动贫困危机阶层”。报告书将就业者、失业者、求职者、放弃求职活动者中收入低于中间收入50%水平的人口定义为“劳动贫困层”,将临时工、短工、失业者、求职者、放弃求职活动者和无报酬家庭营业从事者等未来可能因不稳定就业和反复失业而变得贫困的人群定义为“劳动贫困危机阶层”。也就是说,随时可能沦落为贫困层的青年几乎达到了青年总人数的一半。

现在的青年一代中,70~80%都是大学毕业,其余也几乎都完成了高中教育,属于“高学历一代”。但社会一味要求他们具备“学历基础”,却没有为他们提供可以保证稳定生活的工作岗位,导致他们背负着自己或是家人的债务,无止境地徘徊在低薪的不稳定工作岗位之间。

工作八年月薪却只有130万韩元

贞爱已经工作八年,却依然只有130万韩元月薪,几乎与最低工资标准(以每周40小时工作为标准,月薪大概在126万韩元左右)持平。今年韩国一人家庭收入的中位线为162万韩元,贞爱的收入虽然没有低于中位收入的50%,不至于被划入贫困线内,但一旦出现失业或生病等预料之外的情况,随时都可能沦为贫困阶层。

贞爱的第一份工作是负责在小学生放学后照看学生的课后辅导老师,每天工作五个小时,月薪为70万韩元。一年合同期满后,她毫不留恋地找了另一份工作,希望能够像别人一样每天工作八小时,获得一份不错的薪水。

她的第二份工作是一家百货商店办卡顾客中心的员工,每天工作时间为上午9点到晚上8点,负责接待顾客。这是她通过求职网站劳务派遣公司获得的工作,每逢佳节百货公司都会要求每名员工新拉4~5名顾客办卡加入会员。这份工作的初薪为每月130万韩元,每六个月加薪5万韩元。贞爱说“不管怎么说,在这里工作时还会发5万韩元夏季休假费,过节也会发礼物,不像现在的公司,中秋节连一份紫菜或金枪鱼套装都不发”。

1年零8个月后,贞爱再次辞去了工作。因为根据法律规定,百货商店必须雇佣工作满两年的劳务派遣员工为正式职工。但从未有人做满过两年时间,因为这是百货商店的“潜规则”。她的下一份工作是不同于现在工作之处的另一家公共机关,在120万韩元月薪的条件下工作了近两年,同样在接近两年时被迫辞职。工作期间她从未听说有谁做满过两年成为正式工的先例。

去年她还曾在制造业生产工厂工作,在一家生产蟑螂药的公司从事产品包装业务,只能领取最低时薪5580韩元(以2015年为准)和周末加班补贴。贞爱说“那里有活儿的时候才有工作,没活儿的时候就没工作,是个工作时间不定的地方”。她想通过“服务经理人(负责分析与管理顾客相关业务)”的工作积累经验,但以非正式工身份进入公司时,没有人关心她的应聘动机。她说“公司换得太频繁,人就变得小心了,有时还会感到自责,觉得是自己无法好好适应公司”。

约有一半青年被列为“劳动贫困危机阶层”的最主要原因在于,很多青年以不稳定的劳动作为第一份工作踏入社会后,从此便难以摆脱这一身份。韩国劳动社会研究所以统计厅经济活动人口附加调查(2015年8月)为基础分析的资料显示,20多岁薪金劳动者(348.4万名)中约有45.9%(160万名)属于非正式工。非正式工不仅工作不稳定,工资也较低,只有正式工的一半(49.8%)。从贞爱的事例可以看出,这样的工资水平也不会随着时间逐渐增长。青年很难走上就业、结婚、生育、置办房屋等正常的人生轨道。

韩国劳动研究院高级研究委员李炳熙表示“以前只有老人、残疾人等没有劳动能力的人群才会被冠以‘贫困’的帽子,外汇危机后开始出现即使有工作也依然贫穷的‘劳动贫困’概念”,“韩国的劳动贫困源自即使在国际社会也属于较严重水平的低薪雇佣(不到中间收入的三分之二)。低薪雇佣的比例曾在上世纪90年代中期有所下降,外汇危机后再次反弹,现在已经达到上世纪80年代后期的水平”。根据统计厅经济活动人口附加调查(2015年8月)的数据,青年(15~29岁,以时薪水平为准)的低薪雇佣比例高达28.1%。

从韩国开发研究院(KDI)的资料(2014年雇用泡沫的形成与劳动市场分析)来看,四年制大学毕业生的下游20%和两年制大学毕业生的下游50%的薪金水平还不如高中毕业生。“大学毕业生贫困层”批量出现的危险大幅增加。

保健社会研究院在这次的报告书中表示“青年进入劳动市场和保持地位的难度逐渐加大,却很难期待劳动市场的情况得到改善”,“考虑到贫困的‘粘滞性’,一旦经历过一次贫困,重新体验贫困的可能性就会大大增加,有必要对青年劳动贫困问题采取积极措施”。

皇甫莲 记者,崔友利 记者

韩語原文: http://www.hani.co.kr/arti/society/society_general/726537.html

相关新闻

评论专栏

图片视频

热门新闻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