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2016.03.28 14:21 修改 : 2016.03.28 14:23

3月2日下午,从中国辽宁省丹东郊外可以看到,在朝鲜边境地区,朝鲜居民正在牛车旁休息。(图片来源:韩联社)
朝核危机起始于1993年朝鲜反对国际原子能机构(IAEA)的特别核查并宣布退出核不扩散条约(NPT)。已经是23年前了,危机却仍在持续。联合国已先后六次通过对朝制裁决议,期间也曾出现过1994年日内瓦协议和2005年9.19共同声明等希望,但最终还是倒退到了原地。

但也并非完全没有变化。金正日国防委员长在任时期朝鲜的核试验挑衅主要源自谈判过程。2006年10月第一轮核试验旨在抗议六方会谈达成9.19共同声明后美国采取的“汇业银行(BDA)”制裁措施,2009年5月第二轮核试验在很大程度上也是为了发泄对六方会谈长期陷入胶着局面的不满。

进入金正恩时代之后,朝鲜的核试验更具进攻性质。2013月2月进行的第三轮核试验与谈判局面没有任何关系。当时朝鲜在2012年4月和12月接连发射“银河三号”,导致得之不易的朝美2.29协议化为乌有,再加上联合国通过新的对朝制裁,于是朝鲜悍然发起核试验以示反对。今年1月朝鲜进行第四轮核试验之前虽也发生了牡丹峰乐团突然取消中国演出等异常情况,但主流看法还是把这次核试验视为朝鲜的一次意外之举。

制裁局面也出现了此前没有过的变化。韩国从未像现在一样拿中断开城工业园区等韩朝关系的一切筹码做赌注进行对朝制裁。虽然韩国此举很大程度上是因为朴槿惠总统“非黑即白”的绝对化思维模式,但政府如此“不顾一切”也在促使联合国安理会采取史上最强硬对朝制裁措施的过程中发挥了一定作用。再加上中国下决心忠实履行对朝制裁决议的情况,国际社会形成了史无前例的严密对朝包围网。朝鲜采取的回应措施也非常特别,陆续公开小型化核弹头模型、重返大气圈试验、固体燃料火箭试验等场面,比任何时候都更加露骨地炫耀本国的大规模杀伤性武器技术。也就是说,朝核局面并非在简单地重复危机,随着危机局面中加入更多冲动和刺激性因素,朝核危机正变得日益深化。

若想看到这次对朝制裁的效果,还需要等待几个月时间。问题在于,这几个月过去后,制裁局面结束之后该如何去做。从朴总统在2月16日的国政演讲中表示“现在需要寻求一个足以促使朝鲜发生实质性变化的根本解决办法”,谈到朝鲜体制崩溃的问题,以及韩国外交部长尹炳世3月24日在韩法领袖论坛主旨演讲中强调“韩半岛和平统一是朝鲜核问题与人权问题的最终解决办法”的情况来看,韩国政府似乎在构思朝鲜体制崩溃的可能性。

然而,这一构想果真行得通吗?足以左右对朝制裁效果的中国依然主张无核化、稳定和谈判三大原则缺一不可,仅仅将制裁视为通往谈判桌的一个桥梁。美国的态度也基本一样。美国国务院负责东亚太事务的副部长助理丹尼尔•拉塞尔3月22日在德国柏林赫蒂公共政策学校表示“美国的战略并不是促使朝鲜崩溃”,强调有必要“围绕核问题展开值得信赖的谈判”。美国此举立足于制裁结束后的局面,完全不同于韩国政府“走一步是一步”的态度。

朴炳洙 高级记者
即便如此,政府如若继续坚持施压一边倒的态度,制裁局面结束后韩半岛局势的主导权很可能落入美中等大国手中。因为届时韩国将很难凭借自己的力量说服朝鲜做出让步。若想在韩半岛问题上占据主导地位,即便从现在开始,政府也必须早日从渺茫的“朝鲜崩溃论”美梦中苏醒过来,立足制裁局面结束后的现实制定出可行“蓝图”,并凭借这幅蓝图说服美中予以合作。而在这幅蓝图中,必然不会缺少对话与谈判的因素。

朴炳洙 高级记者

韩語原文: http://www.hani.co.kr/arti/opinion/column/737016.html

相关新闻

评论专栏

图片视频

热门新闻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