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镕寅 驻华盛顿记者
美国特朗普政府在5月份安排了三个“外交大事件”。一是我们所熟悉的特朗普总统与朝鲜劳动党委员长金正恩的首脑会谈,二是5月12日美国将最终决定是否废弃被称为“全面共同行动计划”的伊核协议。

此外,特朗普政府还将在5月份前后发表中东和平路线图(Middle East road map)。华盛顿智库相关人士透露“考虑到朝鲜和伊朗问题,发布中东和平路线图的时间可能会提前到4月份或推迟到6月份,但三件事可能会在几乎同一时期进行”。

由于这三个大事件在发生时间上非常接近,它们之间不可避免会产生相互影响。中东和平路线图的具体内容目前还未显出轮廓,但特朗普政府显然不打算顾及巴勒斯坦对美国承认耶路撒冷是以色列首都的抗议,决定单方推动和平构想。预计美国公布具体的和平方案后,还会再次引发风波。这些都会分散美国对朝美首脑会谈谈判和履行协议的专注度。

伊核协议的命运很可能会对讨论朝核问题的朝美受脑会谈造成更为直接的影响。特朗普总统在1月12日有条件地延长了伊朗核制裁豁免期,并宣布如果重新谈判在5月12日之前仍未结束,美国将退出2015年7月奥巴马政府签署的伊核协议。

虽然特朗普总统仍在施压德国、英国、法国等欧洲三国重新谈判伊核协议,但预计最终的情况仍会朝着美国废弃协议的方向发展。据称,特朗普总统要求取消协定中规定从2025年起逐渐放松限制伊朗铀浓缩与核开发项目的“落日条款”,但德国对此表示强烈反对。

智库相关人士认为,前白宫国家安全事务助理麦克马斯特之所以遭到解职,其中一个原因就是他未能施压德国进行重新谈判。分析认为,特朗普任命前美国驻联合国大使约翰•博尔顿接替他的位置,也是为了向德国发出警告:如果不能拿出一份足以令特朗普总统满意的重新谈判结果,即将从4月9日开始正式上任的博尔顿就会启动“撕毁”伊核协议的程序。

谈判当事国和国际原子能机构都认为伊朗出色履行了协定内容,对特朗普政府的做法进行批判。但据美联社4月3日报道,特朗普政府仍在准备废弃协议。据称,美国政府正在积极宣传退出协议的正当性,并商议重启对伊制裁的范围和计划。

华盛顿普遍认为,特朗普总统如若宣布废弃伊核协议,将会对接下来的朝美首脑会谈形成强烈的暗示。这样做可以让朝鲜认识到特朗普总统并无太大耐心,进而施压朝鲜迅速达成并履行协议。也有分析认为,鉴于特朗普总统对“落日条款”非常排斥,他可能会在谈判中更加坚决地要求朝鲜彻底弃核。

也有看法认为,我们无需过度将伊核协议与朝核谈判联系到一起。特朗普总统否定伊核协议并非因为协议本身内容的问题,而是因为伊核协议是奥巴马总统所为。另有智库相关人士预测,特朗普总统无论与金委员长达成何种协议,一定都会标榜谈判取得了“胜利”。

废弃伊核协议后,美国可能会重启对伊朗的“次级抵制”(制裁第三方)。对于这一情况,欧洲、中国和俄罗斯可能会出面表示反对,但韩国需要与美国合作展开朝核问题谈判,届时立场将会略显尴尬。

李镕寅 驻华盛顿记者

韩語原文: http://www.hani.co.kr/arti/opinion/column/839320.html

 

相关新闻

评论专栏

图片视频

热门新闻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