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2017.12.21 15:56 修改 : 2017.12.26 10:37

图为12月18日,美国总统特朗普就新国家安全战略报告内容进行演讲。(图片来源:法新社 韩联社)
如果一览美国特朗普政府12月18日(美国时间)公布的《国家安全战略报告》,可以得知一个事实:比起世界的变化速度,美国的变化要快得多。作为非主流房地产财阀,特朗普总统只是把这一趋势描述成了符合自己的政治利益而已。

报告最大的特点在于它的世界观,即把现在的地球村看做是“竞争的世界”。而这背后,其实就是不安和焦躁在作祟,自命为唯一的霸权国家,然而美国的自信早已不复存在。在冷战结束后的20多年来,往届美国政府的政策基调大多有一个假设,即“通过对竞争对手的干预,以及将其编入国际制度和地球村经济秩序的做法,可以将他们改造为温顺的行为者和值得信任的伙伴”,而新报告认为这一假设是错误的并加以否定。

其核心便是中国和俄罗斯。两国被划定为了“企图挑战美国的力量、影响力和利益,并侵犯美国的安全和繁荣的”竞争对手(rival或competitor)。此外,报告还追加了朝鲜和伊朗这两个流氓国家(rogue state),以及圣战恐怖分子和国际犯罪组织等“国际威胁团体”。与这些对象的对决并非临时趋势或金钱问题,而是需要持续关注和牺牲的长期国家课题。因此就需要动员一切手段,以及最强大的军事力量和最坚决的态度。

到此为止,特朗普政府的《国家安全战略报告》仍是在善恶分明的黑白逻辑和推崇力量的单边主义指导下,继承了随之前乔治•布什政府入侵伊拉克而达到巅峰的新保守主义(Neocon)。事实上,新保守主义和犹太人强硬派,以及拥护他们的基督教右翼势力,也对特朗普政府产生了巨大影响。

除了新保守主义外,构成报告另一大支柱的便是经济民族主义。报告宣称,眼下的经济秩序对美国而言,已经不再是“自由、公平、互惠的”了。所以,美国就要打破不公正的贸易惯例和腐败,通过双边协定追求新的贸易、投资协定,并与拥有类似想法的国家一同建立新的经济秩序。国际社会经过数十年讨论达成协议的气候变化政策,也被美国以“阻碍发展”为由而加以拒绝。

虽然报告将中国选为了头号竞争对手,但根据经济民族主义的原则,敌人和伙伴并不固定。如果侵害了美国的利益,便是竞争对手,而如果有助于美国的利益,便是伙伴,即使是长期同盟国也不例外。

新保守主义思维和经济民族主义本身就自相矛盾。特朗普总统在报告开头写到,“美国正在面对一个十分危险的世界”,“美国的重生和美国领导力的重现,将带动全世界进步”。但是,强制其他国家作出牺牲的经济民族主义,与以美国霸权为前提的对决逻辑,根本无法并驾齐驱,而这种想法也无法提高美国的领导力。从今年初特朗普政府上台后的11个月来看,结论也是显而易见的。

对于这份国家战略报告,地球村上有观点强烈谴责称,美国是想要复活过时的冷战思维。因为比起通过国家之间或国际机构展开互助合作,该报告将个别国家的竞争和对抗放在了首位。但是,美国在冷战时期的领导力之所以得以维持至今,是因为其具有宽容且领先的经济实力,所以复活冷战的主张缺乏合理性。其背后的理论也并非冷战时期的阵营逻辑,而是一切以自身利益为判断标准的美国优先主义。

韩国肩膀上的担子变得更加重了,在应对美国的经济民族主义的同时,还需要寻找到有效的朝核解决方案。在解决核问题的努力过程中,理想的格局是要同时体现美国的积极意志和高水平的美中合作。如果竞争和对抗成为了美中关系的固定基调,这一设想也将随之化为泡影。报告将朝鲜核导指定为“实质性的安全威胁”和“亟待解决的课题”,但在方法论上却是毫无新意。此外,将朝鲜和伊朗指明为流氓国家,也会阻碍以和平解决核问题为前提的对话。

金志锡 大记者
美国入侵伊拉克时,韩国政府使出了苦肉计,即“为了稳定和重建的韩国派兵”,由此获得了美国在核问题上的合作,并取得了一定的成果。虽然此举可能称不上是正确答案,但在问题意识下,如今的韩国需要拿出当时的强势。文在寅总统称“这是黎明前最黑暗的方法”,但如果没有明确的方向和创造性的努力,新的一天永远不会到来。

金志锡 大记者

韩語原文: http://www.hani.co.kr/arti/opinion/column/824347.html

相关新闻

评论专栏

图片视频

热门新闻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