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炼铁 仁济大学统一系教授
时隔许久之后,韩朝重新开启了交流。朝鲜的艺术团来了,朝鲜的啦啦队也来了,韩朝双方迎来了曾中断许久的文化交流时间,同时还将在赛场上开展多样的交流。万幸的是,彼此间的交流并没有因为制裁而受到影响。有人警觉地认为朝鲜是在发起和平攻势。交流现场预计会出现韩国内部矛盾,韩国市民看待交流的视角也并不友好。

现在不是韩半岛队(韩朝联队)在日本千叶世界乒乓球锦标赛上,因为战胜中国夺得冠军而激动不已的20世纪90年代初了。由于当时是第一次,所以彼此之间都是小心翼翼;现在也不是在矛盾中承认差异、互相理解的21世纪头10年,此次是在长久敌对积攒下的憎恶之海上出现交流的船只,在核问题引发的危机田野上实现见面。韩国能否顺利地通过交流之门?各种担忧已经摆在了眼前。

韩朝交流永远都是“不同步下的同步”,这一点又会因为交流的间隔时间之长而变得更为严重。说不定过去保守团体焚烧朝鲜国旗并侮辱朝鲜领导人,以及每每都会随之出现的朝鲜代表团频频打包行李并通知撤离的情况还会重演。又或者是揪着电视里专家的发言不放,以此为由要求对方道歉并停止会谈。韩朝关系恶化时期留下的敌对惯性让市民并不打算去理解“朝鲜体制的特殊性”,而只想借“北风”(鼓吹朝鲜威胁获利)维持正当性的人也不会放过这个机会。

朝鲜并不是平昌奥运会的全部,但平昌奥运会却会因为朝鲜的参与而意义非凡。为了平昌奥运会的成功,韩国需要用一种成熟而智慧的方式去解决韩朝交流的矛盾。韩国究竟想要给地球村的人们展现出一个怎样的韩半岛?难道不应该是一种摆脱了冷战的过去,展示出和解与合作的未来吗?对于韩国而言,平昌奥运会是另一扇和平之门。无论何时都能说服朝鲜的能力将会提高韩国的外交地位与作用,韩国不能因为交流的矛盾而错失良机。

为了通过交流的混乱入口,韩国需要注意两点。第一,超党派合作。奥运会休战并不只限于韩朝关系。夫妇即使是正在吵架,也会在邻居上门拜访时一团和气。同理,即使是在奥运会期间,韩国国内政治也需要休战。希望各方能够暂时抛开在“北风”下思考政治得失的想法,韩国政府和执政党也应该果断地给予保守在野党可以进行政党外交的机会,希望各方可以为了平昌奥运会的成功推进政党间协约。真心地希望韩国也可以构建一次“责任共同体”。

第二,民主主义力量。在一年前的广场上,保守团体走进了光化门广场的群众中间。他们希望爆发冲突,但烛光市民却没有挑起冲突,反而是以巨大的和声将噪音平息了下来。民主主义国家不会剥夺保守团体的言论自由,所以就需要有将噪音变奏为和声的智慧。地球村的人们评价认为韩国的民主主义最具魅力。韩国也可以试着用充实的魅力资产——民主主义,将韩朝交流的杂音演奏为一段和声。

看待朝鲜的视角是相反的,评价韩朝交流的意见是多样的,但不要害怕交流。韩国人生活在分裂的国家,不可避免地会有感到不便而需要交流的时候。交流就是面对面地你来我往,然后发生冲突进行和解,然后再发生冲突。在这一过程中,双方逐渐由误会走向理解。不要忘记,只有接触才会有变化。要走的路还很长,韩国没有时间去害怕交流。

金炼铁 仁济大学统一系教授

韩語原文: http://www.hani.co.kr/arti/opinion/column/827695.html

相关新闻

评论专栏

图片视频

热门新闻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