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2017.12.04 14:05 修改 : 2017.12.04 14:47

韩国前统一部长、世宗研究所首席研究委员 李钟奭
韩国政府表示,将通过制裁和施压促使朝鲜走上对话之路。在朝鲜不愿屈服的情况下,这句话近似于夸夸其谈。韩国政府应该扪心自问,每当朝鲜发起挑衅时,反复强调的“强力施压和制裁”除了释放国民的愤怒情绪之外,是否还有其他的作用?

在应对朝鲜试射火星-15型洲际弹道导弹(ICBM)方面,进入耳中的尽是制裁之类的言论。每当朝鲜发起挑衅时,回应往往如此,但此次却更加严重。此次,韩国社会比任何时候都深信,制裁可以令朝鲜屈服。虽然此前的对朝制裁皆以失败告终,但“此次将有所不同”的期待正在席卷整个韩国社会。这源于美国特朗普总统所主导的美国高压性对朝制裁的影响。

那么,此次能否通过制裁打破朝鲜持有核武器的意志?可以断言,最终会以一种虚幻的希望告终。在政府政策和社会氛围朝着同一方向倾斜的情况下,一口断定这种方法行不通虽然会让人感到负担,但顺应美国的主张或社会氛围并不能保障韩国国家利益,因此我必须从客观的角度阐明自己的主张。

最近,美国主导的联合国高强度经济制裁正在给朝鲜经济和朝鲜民众的生活带来比以往更大的痛苦。但这种痛苦并不意味着制裁取得了成功。朝鲜在很久之前便受到制裁,承受着苦痛,但朝鲜不仅没有放弃核武器,反而表示了强烈的反对,制造出了更强大的核武器。被评价为超强硬制裁的今年9月安理会对朝制裁决议,也随着朝鲜发射“火星-15型”导弹,让人对其效果产生了怀疑。而有效的制裁应该是朝鲜无法战胜痛苦,为放弃核武器而进行一连串的行动。

我们经常将朝鲜金正恩的挑衅评价为“鲁莽的疯狂行为”,但正如美国国家情报局局长丹•科茨所言,他并没有疯狂,或许只是将自己与国家的存亡押宝于核武器和导弹之上。此外,他似乎在挑衅的同时,冷静地为应对制裁做好了准备。最近朝鲜的经济状况也佐证了这一推测。

最重要的是,金正恩政权通过农业改革在一定程度上实现了自给自足。在我们固有的印象中,粮食危机是朝鲜的典型特征。人们进而认为,如果强化对朝制裁,朝鲜便会陷入温饱问题的艰难困境之中。近几年来,朝鲜不仅没有从外部进口规模可观的粮食,还大量减少了国际社会的无偿援助,国内的粮食问题已经比之前大有好转。也就是说,朝鲜的粮食已经开始自给自足了。最近,朝鲜工业品的国产化比率急速增加,内需市场也日渐活跃。尤其是通过市场的活跃,国内流通经济取得飞跃发展。朝鲜诸如此类的经济变化说明,即使因为制裁导致对外经济的极度萎缩,朝鲜仍具备能勉强维持下去的根本。

制裁的局限性在于朝中贸易。特朗普政府虽然主张,中国掌握着朝鲜的经济命脉,但实际上中国的影响力是具有局限性的。朝中贸易的大幅增加始于2010年。当年,两国贸易规模同比增长2倍,2011年也增长了60%以上(总额56.3亿美元)。但在此后5年间,两国贸易因对朝制裁的影响而反复起落,这其实是向我们展示了停滞状态。(2016年贸易总额60.5亿美元)但是,在朝中贸易停滞时期,朝鲜经济获得了质的发展,在量的发展上也大有进步。这佐证了减少朝中贸易并不能遏制朝鲜经济的命脉。

其实,与此种贸易数值无关,如果美中矛盾结构不能从世界范围内得以消除,中国的对朝制裁便必然存在局限性。在美国追求韩美日军事同盟,推进印度洋-太平洋战略,公然对中国进行牵制的情况下,中国怎么会如美国所愿,对朝鲜实施真正的制裁呢?

诸如此般,制裁的局限性十分明确,但韩国政府仍希望通过制裁和施压将朝鲜引至对话之路。在朝鲜不会对制裁屈服的情况下,这句话近乎夸夸其谈。虽然我理解从韩国政府当前的局面来看,很难找到其他突破口,但即使如此,这也并非是解决问题的方法。现在,韩国政府应该扪心自问,每当朝鲜发起挑衅时,反复强调的“强力施压和制裁”除了释放国民的愤怒情绪之外,是否还有其他的作用?我们应该寻找更有时效性的新对策。

韩国前统一部长、世宗研究所首席研究委员 李钟奭

韩語原文: http://www.hani.co.kr/arti/opinion/column/821849.html

相关新闻

评论专栏

图片视频

热门新闻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