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2017.08.10 15:43 修改 : 2017.08.10 15:43

7月18日下午,为激励以国防部长宋永武和前国防部长韩民求为中心的军队领导层,文在寅总统在青瓦台本馆仁王室准备了晚宴,正在致问候辞。(图片来源: 青瓦台摄影记者团)
曾担任《纽约时报》记者的大卫•哈伯斯塔姆著有《出类拔萃之辈》,该书栩栩如生地讲述了将出色的人物齐聚一堂的肯尼迪政府,为何会作出介入越南军事这等错误决定,又是如何一步步走向越南战争铩羽而归的惨烈失败过程。哈伯斯塔姆在身居决策核心的“人们”中找到了答案。

美国国防部长罗伯特•麦克纳马拉、国务卿迪安•腊斯克和国家安全顾问麦克乔治•邦迪等被称为“哈佛俱乐部”成员的杰出精英们,无意了解越南的历史与政治,直接作出了参战决定并断言必将取胜。他们无心亚洲历史,单凭一腔反共观念便傲慢开战,浑然不知越南人渴望独立的反殖民情绪。“他们自认为拔类超群,将选择之门常开挂在嘴边,但随着时间的推移,做其他选择的可能却均已没有。”

决定、执行政策的“人们”一直是重中之重,手握文在寅政府外交安保方向盘的人物都是何人?从声称韩国将坐上驾驶席(起主导作用),通过对话和交流,和平实现韩半岛无核化的柏林构想开始,到尽早追加部署萨德,增加导弹弹头重量,引进核潜艇的方针为止,对于过去一个月里发生剧变的外交政策,不少人都是满眼担忧。

那些口口声声表示在美中两国围绕韩半岛的竞争格局下,韩国应该不偏向任何一方,寻找本国的外交空间,并且时不时也要能对美国说“不”的言辞如今也变得稀薄。韩国外交部出身的核心韩美同盟派势力正在逐步独占方向盘,外交部内部并非负责美国的“朝美”一线之人依然不受重视。由于在首脑会谈的场合里,没有一名主攻中国问题的外交官,对中国的不结盟政策也是茫然不解,导致在韩中首脑会谈中,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指出,青瓦台所谓“朝中血盟关系”的说明是错误的。

近期见到的一位外交官表示,“追加部署萨德决定是做好了在短期内放弃韩中关系的打算”。“从韩美首脑会谈前开始,美国一直就萨德部署问题施加强压,若朝鲜导弹直接威胁到美国,韩国也就不得不答应部署萨德。朝鲜接连发射洲际弹道导弹(ICBM),致使事态无法再拖延下去,于是便有了部署萨德的决定。”

1992年韩中建交使得冷战格局出现裂缝,韩国经济开辟出了新的发展空间;但即将于8月24日迎来建交25周年的韩中关系,却恶化到无法共同举行纪念活动的地步。即便度过了萨德危机,韩中关系或也难以恢复如初。萨德必然被看作是美国包围中国战略的核心,而中国经济结构的变化也导致韩国企业立足之地日渐狭小。

朴敏熙 国际新闻部长
对于今非昔比的美国也需要多加防范。特朗普领导下的美国不再是过去尊重同盟的美国了,对朝政策和发言也充满了矛盾和混乱。昨天国务卿说要与朝鲜对话,第二天国家安全顾问便提出“预防性战争”,隔天特朗普总统又表达了“对朝鲜的火焰和愤怒”。就算不情愿,对朝协商也是减少因误判而引发战争的危险、缓解紧张的局势和制定解决方法的第一步。因为不想付出这份努力,导致强化制裁和不惜开战论,指责中国以及“韩半岛数月危机论”在反复上演,而问题却在不断恶化。即便美国不愿意听,韩国也要把该说的话说明白,寻找突破口。此外,还需要拿出从头再来的态度,实现“韩中关系复位”。只有大胆而富有创意的外交,才能完成突破,单凭出类拔萃的“亲美”之辈无法成事。

朴敏熙 国际新闻部长

韩語原文: http://www.hani.co.kr/arti/opinion/column/806210.html

 

相关新闻

评论专栏

图片视频

热门新闻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