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2017.06.28 09:50 修改 : 2017.06.28 09:50

崔钟健(音) 延世大学政治外交系教授
首尔有人主张韩国应与美国保持完全的合作,这里的“完全”包括“同盟层面”的决定一定要遵守。他们认为,只有这样韩国才能生存。在这些人之中,还存在一些“天然对美国的一切抱有同理心(naturally sympathic to all things American)”的人。这是2006年7月,时任美国驻韩大使的亚历山大•弗什鲍(Alexander Vershbow)在向美国发送的外交电文中谈到的原话。他用这种措辞描述韩国那些所谓主流外交安全专家。

华盛顿的韩半岛专家数量远少于当地的中国专家和日本专家,他们大多通过韩国媒体的英文版新闻报道和翻译服务获知韩国的消息。他们的认识和意见经常被显著刊载到韩国的新闻和报纸上,就好像他们的态度可以代表美国政府的政策或美国的主流意见。

他们主张,与朝鲜谈判是不可能的事,呼吁通过更强烈的制裁促使朝鲜发生变化。还有不少专家认为,朝鲜很快就会崩溃。有趣的是,华盛顿的韩半岛专家与韩国那些天然对美国抱有同理心的韩国专家之间存在密切的联系与纽带,他们或是大学校友、或曾长期在研讨会上进行交流、或共同进行过政策研究、或者只是简单因为互相需要而形成了一张缜密且有组织的关系网络。

这个关系网在事实上决定着同盟的成功或失败。严格地说,这些专家的想法可以直接决定对韩美关系的评价,导致对韩美关系的评价可能发生180度的转弯。比如说,在卢武铉政府时期,他们曾大量制造韩美关系欠佳的评价,声称两国合作出现裂痕、同盟关系受到了弱化。然而,如果真如他们所言,韩美同盟出现裂痕,韩美如何签订了自由贸易协定、韩国如何会成为向伊拉克战争派兵的第三大国家、时任韩国外交通商部部长的潘基文又如何能够在缺乏美国支持的情况下当选联合国秘书长呢?在这些人主张韩美合作出现裂痕、同盟关系受到弱化的背后,是因为卢武铉政府为实现大韩民国的利益而大胆表露与美国的不同意见,为实现同盟间的互利共赢而与美国进行了谈判。换句话说,就是因为当时的大韩民国政府没有对美国唯命是从。

这些人依旧在活动,并保持着稳固的抱团合作。他们将自己的思考方式与观点态度视为标准答案,将其余所有意见都视为反同盟的思维,予以贬损。最近文正仁教授(韩国总统统一外交安保特别助理)因为在美国学会上表示“有人认为,不妥善解决萨德问题,韩美同盟就会破裂,如若果真如此,又如何能够称之为同盟”而触发的争议就是一个典型例子。首尔与华盛顿的专家一边强调韩美同盟坚如钢铁,一边又主张如果韩国不听从美国的要求或改变原有协议,同盟的基础就会受到动摇,其中充斥着“必须听从美国”的心理。

文在寅总统很快就会与美国总统特朗普见面。这位美国总统认为韩美自由贸易协定极其恶劣,认为韩国正在免票搭乘同盟关系的快车。在这种情况下,将大韩民国国民安全与韩半岛和平放在最优先地位的韩国总统必须挺直腰杆与美国讨论合作问题。希望这次会谈能够为韩国主导解决韩半岛问题奠定基础。这应该是这次会谈的最终目的。因为同盟并非那些“天然对美国的一切抱有同理心”者的专利。

崔钟健(音) 延世大学政治外交系教授

韩語原文: http://www.hani.co.kr/arti/opinion/column/800513.html

相关新闻

评论专栏

图片视频

热门新闻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