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2017.04.19 09:03 修改 : 2017.04.19 09:03

最近身在俄罗斯的家人常常联系我,内容多半是韩半岛正陷入军事危机,有些担心和我有来往的韩国人的安危,而挂念的中心准会提及“新闻”。由于远东地区与韩半岛接壤,美国卡尔•文森号核动力航母战斗群驶向韩半岛的消息也席卷俄罗斯的舆论与媒体空间。目前已有新闻报道称,俄罗斯联邦委员会(议会上院)国防和安全委员会主席谈及了美国对朝轰炸的现实可行性,俄罗斯空军也做好了战斗应对准备。在这一状况下,“韩半岛”也被迫成为热议的对象。韩国国内可能会感觉稍弱一些,但在韩半岛之外的地区,韩半岛与叙利亚一样成为了世界安全紧张氛围下的另一核心地点。

美国以“朝鲜核导威胁”为由,重新在韩半岛部署核动力航空母舰。其中常常被美国挂在嘴边的说法就是朝鲜的攻击范围很可能会在几年后到达美国本土,其水平或将达到能够发射载有核弹头的洲际弹道导弹的阶段。如果按照美国主流媒体的宣传,大概就只有将朝鲜视为恶魔王国之人才能将这种可能性看做是一种威胁,但是只要有逻辑地思考后就会知道,这种可能性本身就并非是什么“威胁”。举例来说,难道因为中国目前正在研发能够打击到美国本土的东风-41号导弹,美国便要将核动力航空母舰派到中国沿岸,采取“先发制人打击”等行动吗?美国极右派也承认,中国并不会因为拥有了此类导弹便会率先发起毁灭地球的核战争。同理,印度当下正在计划研发射程达到1.2万公里的洲际弹道导弹烈火-6,但是在西方世界里没有一个国家表示将印度视为威胁。

这是因为,在外交、贸易和投资等众多领域内,中国和印度均与美国保持着密切联系。即便这两个国家拥有核导弹,美国极右派也不会将其看做需要通过“先发制人打击”予以清除的国家。既然如此,为何不可以用同一标准对待朝鲜(即便朝鲜并非如同印度或中国一样的大国)?万一平壤境内也和新德里、北京一样出现了美国大使馆和美国企业的分公司并得到美国投资,平壤领导层的子女们走上美国留学之路,朝鲜的核导还仍会被视为“对朝轰炸”对象吗?当然不会。即便不会成为协商的对象,至少肯定不会被看做是需要立即展开应对措施的一大“威胁”。那么我们就试着在这里提个常识性问题:美国为何会如此忌讳与朝鲜建交,与其全面实现关系正常化?在实际上已经承认了印度和巴基斯坦为拥核国家的情况下,美国为何要执着地强制要求朝鲜“首先弃核”,从而导致无法进行谈判?再者,美国放弃对朝关系正常化选项而非要选择费用不菲的战争演习与派遣航空母舰又究竟是有何打算?

美国此举确实是出于多种考虑。其中最为明显的一点事实上就是为了牵制正在崛起的中国。换言之,为了维护美国在以日本和韩国为中心的东北亚区域内的霸权,继续保留美国的驻日、驻韩美军地基,概括来将就是为了能够持续增加军费而迫切需要“朝鲜威胁”这样的一个借口。所以,相较于“牵制中国并守住在东北亚的霸权,美国需要继续在当地驻军”的说法,打出“朝鲜威胁”的旗号会更像外交手段一些。首先,在说服美国选民时会更加有效。如果开诚布公地说“美国需要维持对日本和韩国的军事保护”,其结果必将遇到孤立主义诸如“为何非要用美国纳税人的钱在与美国本土并无渊源的东北亚地区拉开霸权主义游戏”的反驳。然而朝鲜已经在美国人的意识中被极度魔鬼化,并被公认为“美国的1号敌人”,因此再提及朝鲜具有“攻击美国本土的导弹威胁”,任何孤立主义者便均难以予以反驳。仅通过美国主流电视台和报纸接收世界消息的大多数美国人自然会认为“疯狂的暴君金正恩”很可能会马上攻击美国本土。由此一来,美国媒体的恶魔化战略奏效了。

但是“朝鲜威胁”的这张牌并非仅是单纯地为了美军基地的存续和五角大楼增加预算。虽然中国是美国的牵制对象,但是借美国极右派的说法,“不知何时便会倒向中国一方”的韩国国民也同样被列为美国的牵制对象。美国向韩半岛派遣航空母舰的时间点可谓绝妙。此举虽是为了应对不知道是否会在“太阳节”(金日成诞辰日,4月15日)进行的某种武器试验,但同时也是为了迎接韩国即将到来的总统大选。这也是在朴槿惠被国民赶下台之后,朴槿惠起初还装作是为了保持中美之间的平衡,但在决定性瞬间却答应了美国部署末段高空区域防御系统(萨德)的要求,之后露出亲美一边倒本色。当然美国白宫从未谈及派遣核动力航空母舰与韩国内部情况之间有何关系,但是美国诸多极右媒体曾在朴槿惠被弹劾前后忧虑道,“亲华左派将可以乘机在韩国掌权”。当然当时最有力的韩国总统大选候选人文在寅决不是“左派”。但是文在寅曾一度表示反对部署萨德,而这似乎使得疯狂“牵制中国”的美国极右派略微感到了一丝紧张。

然而包括派遣航空母舰在内,美国方面所制造的威胁气氛使得情况立即发生了转变。虽然韩国另一位候选人安哲秀早已从2月开始赞成部署萨德,但是在如今战云弥漫的情况下,连遭到安哲秀追击的文在寅也开始让自己的立场向“安保”路线靠拢。综合文在寅截至目前的所有发言来看,其态度似乎已变为“若朝鲜继续进行核挑衅,韩国将会强行部署萨德”。美国已经采取将对朝鲜造成挑衅的军舰派遣行动,甚至提及了对朝挑衅程度更强的重新在韩部署美国核武器方案。在这种情况下,朝核问题绝对无法得到解决。既然如此,文在寅事实上也可看做是赞成部署萨德。因此,美国制造军事威胁气氛最终不仅是在牵制中国,同时也是在牵制韩国。刺激着绝大部分选民的“安保心理”,让最有力的两名大选候选人展开安保保守主义竞争。现在,曾一度被视为“左派”的文在寅也表示“金正恩是令人最为害怕的总统,美国(特朗普)将成为最令人信赖的总统”,不惜牺牲韩朝间对话可能性向美国宣誓效忠。最终,文在寅也因此被牵制住了。

朴露子 挪威奥斯陆大学韩国学教授
东北亚的军舰外交堪称帝国主义的同义词。日本帝国主义对朝鲜的侵略也是以1875年军舰云杨号的入侵为开端。虽然这距今已有142年,但以军舰开道的外来势力对韩半岛内政的介入却仍在继续。现在“俄罗斯介入美国总统大选”在美国已是路人皆知,但事实上归根结底,从对叙利亚发起导弹攻击到派遣核动力航空母舰等使得韩半岛掀起“安保之风”,美国的诸多行动才是在介入韩国大选。美国当局人士以为借助“朝鲜威胁”的幌子便可以永远将韩国握在手心,但这不只过是他们的妄想罢了。其结果会和萨德一样,美国对韩国人百害无一利的玩火行为很可能会导致韩国人疏远美国,使其开始摸索地区安保的另一种可能。

朴露子 挪威奥斯陆大学韩国学教授

韩語原文: http://www.hani.co.kr/arti/opinion/column/791283.html

相关新闻

评论专栏

图片视频

热门新闻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