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2017.04.24 10:40

丁世铉 韩国和平合作院理事长、前统一部部长
过去九年对朝鲜核能力的高度发展置之不理,可能会导致未来我们必须头顶着核武器过日子。之所以特意强调这一情况发生在李明博、朴槿惠和奥巴马政府任期,是为了明确这样一个事实:在这一期间,朝核问题受到漠视,六方会谈一次也未能召开。

朝鲜去年1月6日进行第四次核试验后,又在短短八个月后进行了第五次核试验。此前朝鲜第一次与第二次核试验的间隔为2年零7个月,第二次与第三次核试验的间隔为3年零6个月,但第四次与第五次核试验的周期缩短到了8个月,说明朝鲜的核能力已经得到高度发展。有预测称,今后朝鲜进行核试验的周期还可能会进一步缩短,因而还传出了朝鲜将在今年4月金日成诞辰105周年(4月15日)和人民军建军85周年建军节(4月25日)之际进行第六次核试验的说法。未来如能成功进行第六次核试验,朝鲜很可能会像印度和巴基斯坦一样称为“实际拥核国”。最近美中两国之所以对朝鲜加大施压砝码,大概也是为了防止这一局面出现。

从朝核问题的历史来看,朝鲜至少会在举行双边或多边会谈以及协议事项得到履行期间停止核试验或核开发活动。1993年3月,朝鲜宣布退出《不扩散核武器条约》(NPT)之后,美国克林顿政府立刻开始与朝鲜谈判,并在1994年10月签署了《美朝框架协议》。协议签署后,朝鲜停止核活动长达八年之久,直到2002年末布什政府叫停根据该协议在朝鲜新浦援建轻水反应堆的工程。相反,2005年9月北京六方会谈签署《9•19共同声明》之后,布什政府第二天就下令冻结朝鲜在澳门汇业银行(BDA)的账号,此举刺激朝鲜立刻重启了核活动,并在一年后的2006年10月9日悍然进行第一次核试验。这些例子足以说明,若想阻止朝鲜的核活动,必须设法让朝鲜回到谈判桌前。

2006年10月朝鲜第一次核试验之后,六方会谈得到重启,朝核活动重新回到可控局面。2007年2月13日各方还为履行《9•19共同声明》签署了《2•13协议》。但2008年2月上台的李明博政府表示“朝鲜采取无核化措施前不与之进行任何谈判或交流”,推出了“无核开放3000”政策。因此,从2003年8月开始处理朝核问题的六方会谈在2008年12月之后再也未能举行。由于李明博政府固执要求朝鲜先行采取无核化措施,2009年1月上台的奥巴马政府也无法通过六方会谈发挥作用。最终,奥巴马政府也从2010年开始推出“在朝鲜首先采取无核化措施前一直保持忍耐和等待”的“战略忍耐”政策。

2013年2月上台的朴槿惠政府虽然标榜“韩半岛信赖进程”,但依然要求朝鲜首先采取无核化措施,未能摆脱“无核开放3000”和“战略忍耐”政策的框架。此举导致韩国无法考虑韩朝对话或六方会谈等方案,只能不断对朝鲜展开施压和制裁。结果造成在李明博和朴槿惠执政九年与奥巴马政府重叠的八年期间,任何关于朝核问题的会谈都未能举行,而朝鲜也“借此机会”实现了核能力的飞跃发展。

过去九年对朝鲜核能力的发展置之不理,可能会导致未来我们必须头顶着核武器过日子。之所以特意强调这一情况发生在李明博、朴槿惠和奥巴马政府任期,是为了明确这样一个事实:在这一期间,朝核问题受到漠视,六方会谈一次也未能召开。韩国新政府应将这一情况作为反面教材,从上任之初就要做出努力,谋求重启并持续举行朝核会谈。

4月6日-7日特朗普与习近平会谈之后,美中两国正日渐强化对朝鲜的施压。但在这一表象背后,两国似乎正谋求联手将朝鲜带回谈判桌前。另外,有预测称,美国国务院与国防部的对朝谈判工作小组可能要到七八月份才能成立。不管怎样,从最近韩半岛局势的动向来看,对特朗普来说“特别危险的”朝核问题可能都会在下半年启动谈判进程。也就是说,即将于5月10日上台的韩国新政府还有两三个月的时间。因此,新政府的外交安全班子必须提前做好准备,表现出“底气十足的外交”魄力,掌握解决朝核问题的主导权。为此,新政府有必要采取“解决朝核问题与改善韩朝关系双轨并行”以及“谈判与施压相配合”等战略方针。

和平合作院理事长、前统一部部长丁世铉

韩語原文: http://www.hani.co.kr/arti/opinion/column/791894.html

相关新闻

评论专栏

图片视频

热门新闻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