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2017.01.31 12:44 修改 : 2017.05.23 15:55

1月22日,因涉嫌制作、管理文化艺术界“黑名单”而被拘留的前青瓦台秘书室长金淇春为接受调查,进入首尔江南区的特检办公室。(图片来源:共同采访图片)
据朴英洙特别检察小组调查了解,青瓦台一直将从三星等财阀获得的金钱用于支持父母联盟、妈妈部队、枯叶剂战友会和时代精神等举行官制示威(政府或煽动或威胁或幕后支持的一种示威)的保守、极右倾向团体。自2014年起到去年为止,时任青瓦台政务首席室秘书官的申东喆和郑官珠与三星未来战略室专务金某及全经联副会长李承哲定期会面,逐一敲定支持对象团体以及支援金额。出资方式是根据青瓦台要求,由三星带头出资,其他企业顺势而为,出资规模三年来已达70亿韩元。这些资金被用来动员人们举行官制示威,而这也正是用金钱操纵舆论、歪曲事实的确凿证据。

由此,围绕官制示威的“拼图”也大致成型。这已然充分说明官制示威正是在青瓦台的指示下所举行。去年年初,青瓦台政务首席室行政官许贤俊(音)被指涉嫌介入2014-2015年接连举行的世越号遗属谴责示威;而在前不久,许贤俊行政官在2015年年末给自由总联盟高层相关人士发送的30余条文字短信被曝光,其曾下令举行国定教科书赞成集会等官制示威。时任青瓦台政务首席秘书官的赵允旋被指操纵在2014年6月所举行的世越号遗属谴责示威;此外,其在同年8月主动介入、指示在首尔高等法院前所举行的枯叶剂战友会谴责法院判决集会的具体情况和物证也已被确认。计划、操纵官制示威的青瓦台如今已难否认其有组织介入的事实。

接到官制示威“指示”的团体并非是偶然成为“支援”对象。青瓦台政务首席秘书室下达指名要求,敲定父母联盟、枯叶剂战友会等10余个团体以及具体支援金额。而这笔资金从哪来和到哪去也已明了。由三星、现代汽车、SK和LG等韩国财界排名1-4位的集团负责出资,之后会通过全经联账户不断进入父母联盟借名账户等;也正是因为这些资金才有了过去几年间的各种亲政府和亲财阀集会。近期举行的大规模反对弹劾朴槿惠总统集会被怀疑也是用了这笔支援资金的“余额”;而即便并非如此,所谓“太极旗集会”从中获得了少至两万韩元、多达15万韩元补贴的匿名证词也已被报道出来。

既然青瓦台是从头至尾主导了这一事件,那问责自然势在必行。前秘书室室长金淇春已被证实深层介入该事并存在滥用职权情况,其受到了来自保守团体代表的抗议且被秘书室斥责“为何支援资金不到位”等,更为严重的处罚也是理所当然。如果说特别检察小组在逐一揭露该事件原由与全貌上时间和余力不足,那事到如今,负责调查父母联盟官制示威嫌疑以及全经联资金支援嫌疑的检方也该从现在开始全力展开调查。

韩語原文: http://www.hani.co.kr/arti/opinion/editorial/780657.html

相关新闻

评论专栏

图片视频

热门新闻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