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2015.12.22 10:39 修改 : 2018.01.04 16:09

金景一 北京大学教授
中朝关系在冷战时期出现过两次较大的阵痛期。一次是1956年朝鲜发生所谓“8月宗派事件”,即肃清“延安派”的事件后两国关系出现紧张。另一次是上世纪60年代中期,受中国文化大革命的影响,两国关系又一度处于紧张。前次的紧张关系,是由毛泽东与金日成在1957年莫斯科进行两次秘密会谈而得以化解,后次是1970年初由周恩来访朝而得以化解。而这两次,紧张关系得以化解后,两国关系迅速升温。

冷战结束后,中朝关系又经历两次新的阵痛期。这便是1992年中韩建交后经历过的阵痛期和朝鲜进行第三次核试验后正经历的阵痛期。而这两次紧张关系与冷战时期有所不同,要经历一个“磨合期”去化解。中韩建交后的中朝紧张关系却到2000年金正日的访华,才得以全面改善。

近来的中朝紧张关系,因今年10月刘云山的访朝渐有化解之势,且最近朝鲜也派牡丹峰乐团访华演出以示修复双方关系。但是牡丹峰乐团却突然取消演出回国引世界哗然。这一前所未有的事件,引发了各种猜测,但有一点是毋庸置疑的,那就是两国虽然打开了化解紧张关系之门,但其进程不会像冷战时期那样迅速。

因为冷战时期中朝紧张关系主要源于双方关系,而冷战结束后的紧张关系却受众多国际因素的影响而引发。中韩建交后的中朝关系里就多了韩国因素,而朝核问题引发的中朝关系紧张,确是受更多国际因素的影响。

冷战时期的中朝关系,始于两个具有同一意识形态却缺乏国家管理经验的政权。而这两国在冷战中同属“社会主义大家庭”,加之受中国天下观念和世界革命目标之影响,两国强调的不是主权国家关系,而是“兄弟”关系。冷战结束后中国与韩国建交,中朝这种“兄弟”关系也开始出现裂痕。而这一时期中国正开始走向市场经济,中朝关系由原来的计划经济对计划经济的关系,转向市场经济对计划经济的关系,也由原来的兄弟关系转向正常的国家关系。这一过程却伴随相当长时间的阵痛。加上后来的朝核问题,两国关系更是经历剧痛期。最近两国关系发生的波折也由此衍生而来。

朝核问题,说到底是由欲摆脱半岛冷战结构的朝鲜与欲维持半岛冷战结构的美国之间的博弈。美国是利用朝核问题空前强化了区域内同盟体系以推动其旨在牵制中国的“回归亚太”战略。而美朝朝核博弈始于中朝关系的阵痛期,一开始就朝着不利于中国的方向发展。从某种意义上讲,美日韩与朝鲜的博弈形成的合力最终形成对中国的施压。美日韩是希望中国对朝鲜施加更强的制裁。而美日韩的这种期望与美国牵制中国的战略相重合。朝鲜则希望中国默认其拥核。当中国谋求化解与朝鲜的紧张关系时,朝鲜的这种希望与其希望中朝回归传统关系的愿望又相重叠。

在朝核问题上中国反对朝鲜拥核的立场是坚定的,而在解决朝核问题的方式上,中国是坚持用对话的方式解决,也呼吁解决朝鲜的安全关切。即便是中朝关系走向改善,中国反对朝鲜拥核的原则不会变。而两国关系走向改善,也不会回到过去冷战时期的传统关系中去。中朝关系已进入名副其实的新常态时代。两国应继承可成为正能量的一些传统,克服与时代不符的传统惯性,建立与时俱进的新的关系。

金景一 北京大学教授

韩語原文: http://www.hani.co.kr/arti/international/china/722688.html

相关新闻

评论专栏

图片视频

热门新闻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