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本

12岁少女赶牛时被炸弹击中……“现在也害怕死亡”

【济州岛四三事件70周年特别企划系列】第二部 ⑩

4•3事件留下后遗症的残疾人金顺惠1948年的“那天”
12岁时被炸弹击中的弹片残留体内48年

在济州4•3事件中留下后遗症的残障人士金顺惠奶奶指着12岁时炸弹掉落的大石头所在的地方,讲述当时的情况。

金顺惠(音,82岁,济州市莲洞)是一位体内携带两枚炸弹碎片48年的4•3事件后遗症残疾人。金奶奶的右大腿和背部有着无法抹去的深深伤痕。70年岁月的流逝,伤口虽已愈合,但清晰可见的疤痕依然昭示着‘那天’的痛苦。

17日下午,记者和金奶奶一起来到了她曾经居住的济州邑梧罗2区五古林。由于城市开发等原因,人们无法看到那一天的情景,但记忆清晰。站在倾斜的火炉架边的金奶奶拄着拐杖指着各处,打开了记忆的闸门。

在赶牛途中被炸弹碎片击中的12岁少女

1947年11月上旬,天黑后,金奶奶和弟弟(金山时,80岁)为了赶回放在地里的牛,去了家西侧的田地。金氏一家养了5头牛。金奶奶说:“当时正是我跟弟弟说完他下去挡住路、我去上面把牛赶过来,然后去往牛所在的田地的时候”。然而,在路的下方,她们看到了两名青年慌慌张张地跑来。金奶奶心里想着“可能是在跑步比赛吧”的时候,突然听到了什么东西“嗖嗖”飞来的声音。刹那间,不明身份的物体“嘭嘭”地撞在身上,记忆也断了。当天是围剿队向莲洞里(现在的新济州)开火的日子。第九团的军人在离都灵莫路(现在的新济州入口交叉路)直线距离1公里多远的地方发现了青年们,发射的炸弹落在路旁的岩石上,碎片溅到了金奶奶的身上。当时她只有12岁。比自己小两岁的弟弟(金文锡)跑到家里说了这件事,但哥哥们也都非常恐惧,也没有出家门。邻居到地里来后向家里传消息说:“这家的女儿死在路边了”。

图为1948年11月,在济州4•3事件中留下后遗症的残疾人金顺惠奶奶指着12岁时被炸弹碎片击中后爬起来靠坐的地方。

昏迷了好一会儿后金奶奶醒过来,爬到路西边的农田水沟里。摸了摸带松紧带的工作裤,发现右裤腿上满是血。觉得后背发凉,用手一摸手指都凹进去了。这时才知道被什么击中了。炸弹碎片击中了12岁少女的右大腿和背部。

天黑了,大哥(金斗锡,当时24岁)出来寻找妹妹。大哥跑过来问“哪里不舒服”,金某回答说“不知道哪里不舒服。腿上都是血,背上也都是血”。大哥哭着背起妹妹往家里跑。大概是晚上7~8点。

看到女儿,母亲挣扎着说:“我都看不清楚了,就指着一个女儿过日子,她死了我怎么活”?当时母亲的眼睛几乎失明。金奶奶的父亲和两个朋友用树枝和麻袋做成担架,将金奶奶转移到了需要1个多小时路程的济州道立医院。母亲也抓着担架走了夜路。经过梧罗里后,在抓人入伍的军人那里求情后通过了。父亲和哥哥们害怕被军人抓住,不敢上路。济州道立医院关门了,到附近的十字医院第二天接受了手术。没有痊愈,住了21天就因为父亲和哥哥们的问题回家了。

图为金顺惠奶奶正在讲述4•3事件时的经历。

爷爷生日时被带走的大哥牺牲

16日是大哥的第70个祭日。大哥准备在莲洞安家,结婚日期已定,但“那天”出去种大麦后,就再也没有回来过。

1948年12月11日是爷爷的生日。当天,爷爷和家人一起吃了“生日饭”后,让大哥和小哥哥(金日锡,当时17岁)播种大麦。屋下有片叫“竹瓦”的田地。正好枪声响起,军人冲进村子。他们说,在莲洞看到两名向梧罗方向奔跑的“暴徒”。军人们发现种完大麦回家的哥哥们,就把他们拉到屋旁的田里。然后叫来居民们说“我们抓到了暴徒,出来都看看吧”。父亲和母亲也在现场,但不敢轻易出来。金奶奶说:“如果说是儿子的话,全家人可能都会被杀死。父亲不忍心说话”。军人们一边散播恐惧,一边训斥说“快说你们到底是不是暴徒”。

“大哥年纪大一点,一直默不作声;但小哥哥年纪小,所以一边发抖一边挣扎着说‘奶奶,救救我’。 即便如此,军人们还是一边砰砰开着枪说要杀死暴徒,一边拉着兄弟俩往前走。父亲脸色铁青,但也只能看着,没有作声”。

金顺惠奶奶的右大腿上还留有12岁时被炮弹碎片击中的深深伤口。

奶奶喊“他们不是暴徒”

奶奶追着把孙子们的手绑在后面、拖着他们走的军人说:“他们不是暴徒,是和我一起生活的孙子。在去种完大麦回来的路上,(被你们)抓住了”。正要去往莲洞的军人们一进入燕尾村,就对奶奶说会把小哥哥送回去,所以不要追了。奶奶只带着小哥哥回了家。“(他们把)大孙子带走了,说只救这一个,就送了回来。说如果不带走的话,两个人都要杀了,没办法只好先带回来一个”。处于魂不附体状态的奶奶过了一会儿又离开了家,“我要去看看他们要带大孙子去哪”。

大哥哥被拉去的地方是莲洞公会堂旁边的老板家。奶奶到达的时候,大哥已经死了。奶奶脱下裙子盖在孙子的脸上。在地上反复地躺下站起来。奶奶已经神志不清了。在家里也在地上打滚,嚎啕大哭了半天,“死了。枪毙死的。怎么办才好啊”?金奶奶说:“奶奶悲痛得快要死了”。

大雪纷飞,天寒地冻。据说,拉走大哥的军人把居民们叫到了公会堂。当时,大哥的下巴划破了皮,像戴上了枷锁一样用白色的布包住了脸。军人用日军用的皮腰带将大哥的胳膊向后折,与脖子一起绑起来,大哥的脸变得黑黑的,呼吸困难。军人们用脚踢他他就会倒下,多次以后大哥哥没有了动静,他们就开了枪。奶奶从莲洞村村民那里听说了这件事。后来成为金奶奶丈夫的梁致夫(已故)也是当天的目击者之一。金奶奶的公公在4•3事件时也在木浦刑务所牺牲。

军人撤离后,村民们将大哥的尸首搬到了屋旁的空地上,然后将尸体安葬在竹瓦。被哥哥背着去中山间避难的小弟(金文锡,当时7岁)也被牛踩伤,第二年去世。

金顺惠奶奶

48年后从肺部取出炸弹碎片,真是“死里逃生”

金奶奶在23岁的时候遇到了丈夫,在嫁到莲洞之前都不知道自己生病了。4•3事件结束后,就不能干农活了,就砍柴去城里卖。卖一背架的柴火,就给一点大麦。把大麦磨碎了一点一点吃。和丈夫一起工作、生活。但自从生下6个子女后,开始出现了不知原因的胸口疼。晚上越来越睡不着觉。

即使去了医院,医生只知道说她有感冒症状开了感冒药。吃药后止了阵痛,但药效一下降,疼痛就反复发作。治疗了几次都没治好。1994年在济州市内医院拍摄X光后发现肺部有异物。医院说她患的是癌症。当时感觉天要塌下来了,又到其他医院就诊。诊断结果“不是癌症”。带着一丝希望,前往首尔的某大学医院。观察身体的医生询问了背部的伤口。金奶奶说:“12岁时曾被炸弹击中”。医生判定是炸弹碎片后做了手术。那是1995年10月。最后取出了出了2块扎进肺部的拇指大小的碎片。医生说:“怎么碎片残留在体内48年”。

小时候的恐惧伴随了金奶奶一生。金奶奶说:“丈夫外出回来时我也经常会吓一跳。即使是人的动静也很害怕。我一直带着恐惧感生活”。

“我只想着,在那个事件中我是否已经死了。从没有想过会这样活着。人都是越活越享受生命,因为活着所以活着”。

许浩准 记者

韩語原文: http://www.hani.co.kr/arti/society/area/875125.html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