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本

3岁婴儿中弹三发幸存

【济州岛四三事件70周年特别企划系列】第二部 ⑤

城山浦决口屠杀幸存者吴仁权的生平事迹

被母亲抱在怀里的3岁婴儿中三颗子弹幸存
年轻时彷徨企图自杀,此后“活着才是我的命运”
2014年济州机场发现失踪父亲的遗骸

济州4•3事件城山浦决口屠杀现场的唯一生存者吴仁权(72岁),本月5日来到决口陷入了深思。

“砰砰砰砰”。在一眼望到城山日出峰的济州城山浦决口处,人们倒下了。一声声惨叫淹没在海浪声中。抱着孩子的母亲倒在沙滩上。离开25岁的母亲(玄贞生,音)怀抱的婴儿在血淋淋的尸体之间哭着爬行。警察“不能留下赤色分子的后代”,扣动了扳机,但婴儿被三颗子弹击中后仍在屠杀现场中幸存。这是奇迹。

吴仁权(72岁,音,济州市华北地区)当时仅仅17个月。1949年2月1日,他成为决口屠杀现场唯一的幸存者。5日,记者和吴先生一起来到决口“济州4•3良民集体屠杀旧址标石”。决口是4•3事件当时许多平民被军人和警察打死的地方。风景秀丽的决口位于济州偶来1路线城山日出峰海岸,是许多徒步旅行者经常光顾的地方。将手放在标石上的吴先生默默地望着城山日出峰。

中了三枪奇迹般地幸存

 

吴先生是离城山浦不远的兰山里人。他说:“在城山浦,提起在屠杀现场幸存活下来的孩子的话没有人不认识我”,“我仔细听了养育我的保姆、奶奶以及周围的老人们讲了(我)在决口中奇迹般地活下来的故事”。保姆亲眼目睹了屠杀现场。

   

吴仁权已故的母亲玄贞生(音)

住在同一个村庄的外公在屠杀的第二天去决口寻找女儿的尸体。吴先生含糊其辞说:“外公找到母亲的遗体后埋在了地里,还立了石碑。亲手埋葬女儿的外公心情无以言表”。

吴先生左臂、右臂和胸部三处遭受枪伤。枪伤严重的左臂至今仍留下深深的疤痕,手背无法伸直。冬天症状严重,关节都难以活动。

“当时我好像注定不会死。(警察)射击实力差,子弹擦肩而过。几次开枪都不死,警察觉得‘这家伙不能杀了’,就对住在城山浦警察署门前的大妈(保姆)说‘你负责照顾他,等他家人出现后就给他的家人’,把我托付给了保姆”。保姆说警察给了她药品和食物。保姆是治疗和养育吴先生的救命恩人。直到初中毕业,吴先生还经常出入保姆家,称保姆为“母亲”。一直像疼爱亲生孩子一样疼爱吴先生的保姆20多年前去世了。

出生17个月时被子弹击中的吴仁权的左臂上至今还留有深深的疤痕。

1941年,身为长子的父亲(吴明彦)在他18岁的时候去了首尔读书。在经营饮食店的叔叔家工作,解放时回到了故乡。吴先生听奶奶说她的父亲是警察,于是向警察询问父亲是否在职。吴先生拿到的履历证明书上写着,父亲1946年11月20日来到济州监察厅(济州警察厅的前身)第一区警察署(济州警察署的前身)做了巡警,到第二年3月12日为止才工作了100多天,3月13以后“未详”。吴先生说:“我听奶奶说,父亲当时在城山浦地署工作。从记录上看,虽然工作地点是一区警察局,但确实是在城山浦地署工作”。父亲之后去向不明。爷爷为找不到遗体的儿子建造了“假墓”,并立碑,过生日的时候进行祭祀。

济州机场挖掘遗骸时,确认了失踪父亲的遗体

2014年夏天末,他在梦里见到了父亲。2009年,吴先生在4•3事件集体屠杀埋藏地济州机场进行遗骸挖掘时,参与了以下落不明者遗属为对象的基因检查。2014年的一天,济州4•3和平财团通报说在挖掘的遗骸中发现了父亲的遗体。“我简直不敢相信,直到听了专家的讲解我才理解。我不知道该说什么。虽然找到了想念的父亲,但内心却好像被撕碎了……”,他的声音微微颤抖。

吴仁权先生在决口大屠杀旧址标石前举起了留有子弹擦伤痕迹的右臂。

“起初我想如果安置在济州4•3和平公园的遗骸供奉馆,财团方面应该会好好管理。但子孙们似乎也该认识爷爷,所以就把他送到了家族墓地。遗骸被发掘出来后,空墓被清除,碑石被掩埋”。

  

1951年12月,吴先生的奶奶在吴先生5岁时,经多方打听,终于找到了孙子并带走了他。在祖父母身边种田长大的吴先生,由于家境贫寒,初中毕业后只能辍学。他很迷茫。

“青春期的时候想去上学,家境不允许,所以变得很迷茫。18岁时,我连活下去的欲望都没有,想逃离这个世界,决定要死,就去了釜山。当时也有很多人埋怨这个世界。辗转药店,收集了18粒安眠药,在龙头山公园吃了。醒来后发现在釜山市立医院的收容所”。

经历了青春期时的自杀企图,肺结核,之后决定勇敢地活下去

吴先生连鞋都没穿就光着脚偷偷坐船来到济州港,然后给家里联络。吴先生说:“看到父母健在的孩子,我太羡慕了。没有经历过那种痛苦的人根本无法体会”,说着眼圈红了。甚至在釜山试图自杀的吴先生回忆说:“我觉得命运是宝贵的,之后就非常勇敢地活着”。

他30岁时结识了现在的妻子金英淑(65岁),并搬到了济州市生活。什么事都经历过遇到什么事情都能解决。吴先生指着坐在旁边的妻子罕见的笑着说:“要不是这个人,我早就死了”。曾是护士的金某说:“丈夫得了肺结核,已经过了好几次生死关头。生下大儿子时,有媒人找她,让她还没晚之前离婚,但我的母亲让我救活他。我亲自打针治疗”。

吴先生从小就身体虚弱。周围的人说:“这是因为小时候流血过多”。吴先生说,“成长过程中,精神上承受了巨大的压力。吃不好,好像得了大病,是家里人救了我”。

吴仁权讲述在济州4•3事件时期的经历。

在决口处,望着城山日出峰的吴先生脸色阴沉起来。“一到这里,我不知不觉就哭了。和别人在一起的时候不,但现在一个人喝一杯烧酒也会大哭一场。虽然‘要埋在心里继续活下去’,但一想起当时的事情,眼泪就不由自主地涌出来”。

决口路边刻着纪念牺牲者的冬柏花叶形象。旁边是城山邑遗属会于2012年设立的指示牌。“城山浦决口海岸边的沙地一带是1948年济州4•3事件当时该地区无辜的良民被军人和警察带走,惨遭屠杀的地方。是从母亲背上的婴儿到80多岁的老人被刀枪和竹枪刺伤,死于非命的地方。爸爸寻找儿子、儿子寻找父母、妻子寻找丈夫、丈夫寻找妻子、婴儿寻找母亲的哭喊声至今萦绕在耳边。现在这里聚集了许多人为了追思而献上的花瓣,全都刻在这块石头上,为400多名英灵祈求永眠”。

文•图 许浩准 记者

韩語原文: http://www.hani.co.kr/arti/society/area/869336.html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