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2018.03.29 11:06

大韩帝国末期、韩国战争之后寻找新的势力均衡的尝试
韩朝及周边列强围绕朝核危机展开角逐和妥协

3月26日,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左侧从上往下第三位)和朝鲜劳动党委员长金正恩(右侧从上往下第三位)在北京人民大会堂举行会谈情景,这是中国官方媒体新华社28日报道的照片。(图片来源: 北京/新华社 韩联社)
围绕韩半岛的“大博弈”(The Great Game)大幕已然拉开,韩朝两国和周边列强旨在实现韩半岛无核化和建立和平体制的外交战正在提速。

继迅速就举行韩朝首脑会谈和朝美首脑会谈达成协议后,朝鲜劳动党委员长金正恩又于25-28日访华并举行朝中首脑会谈,进展之迅速超乎人们的想象。

近代以来列强围绕韩半岛的重大争斗有三次。第一次是朝鲜王朝末期甲午战争和日俄战争之后日本对韩半岛的殖民统治,第二次是第二次世界大战后韩朝分裂和韩国战争的爆发,第三次是围绕朝鲜核危机为确立新的势力均衡体系一直延续至今的争斗,它源于1990年前后随着社会主义阵营的崩溃陷入孤立的朝鲜进行核开发所引发的危机。

随着朝鲜押注于核开发展开了背水一战以及中国崛起为匹敌美国的竞争对手,韩朝两国和周边美中俄日四强自然将建立韩半岛无核化与和平体制的新的势力均衡当作了妥协点。

这样的趋势以2000年的首次韩朝首脑会谈为契机正式浮出台面。时任朝鲜国防委员长的金正日在韩朝首脑会谈半个多月前的2000年5月29日秘密访问中国,恢复了1992年韩中建交后龃龉不断的朝中关系,为两国在今后展开的新东北亚格局中的战略联合做了背书。

继6月与金大中总统的历史性首脑会谈之后,金正日委员长又于7月与首次访问朝鲜的俄罗斯总统普京举行了首次首脑会谈,并从7月开始在柏林举行朝美外交官会谈预备接触。朝美两国以朝鲜人民军次帅赵明禄访美为契机达成了以建立和平体制与解决核导问题为主线的《朝美联合声明》,当时的美国国务卿奥尔布赖特访问了平壤,双方一致商定为美国总统克林顿访朝做准备。然而,随着共和党总统候选人小布什当选美国总统,访问未能成行。

小布什总统在2002年的国情咨文中将朝鲜与伊拉克、伊朗一道称作“邪恶轴心”,由此导致了朝美关系的完全破裂,随后,朝鲜和日本拉近了关系。日本首相小泉纯一郎在是年9月对朝鲜进行了突访,与金正日委员长举行了历史性的朝日首脑会谈。然而,在翌月即10月份访问平壤的美国国务院负责东亚太事务的助理国务卿詹姆斯•凯利提出了朝鲜高浓缩铀计划问题,开启了第二次朝核危机。

当此之际中国出面了。2003年8月以中国为东道国的朝核六方会谈启动。当时的卢武铉政府甚至同意向伊拉克战争派兵,为促成美国参加对话等发挥了积极作用。六方会谈2005年通过了9•19联合声明,提出了朝鲜弃核和签署韩半岛和平协定的路线图,但次日美方却冻结了朝鲜存放于澳门汇业银行的资金。

其后的奥巴马政府推出了“战略忍耐”政策,一直对朝鲜采取了无视态度,朝鲜则迄今实施了六次核试验。美国特朗普政府上台的2017年,朝鲜进行第六次核试验和17次导弹试射,韩半岛危机达到了顶点。

以平昌冬奥会为契机,韩半岛周边外交急剧转向了对话,再次开启了应解决未能在2000年的外交中解决、反而更加恶化的课题的“大博弈”。这就是4月底韩朝首脑会谈前后韩半岛周边四强与韩朝两国的拉锯战以及5月朝美首脑会谈须最终解决的朝美关系正常化。

朝鲜助推核危机后突然打出了韩朝首脑会谈和朝美首脑会谈两张牌,并再次举行了朝中首脑会谈,想以此来扮演“游戏设计者”的角色。中国抢先将即将与韩美举行首脑会谈的金正恩请到了北京。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多次强调了“中朝传统友谊是两党两国老一辈领导人亲自缔造和精心培育的”,表明了绝不会放弃对朝中关系和韩半岛局势主导权的决心。

若此前一直没有进展的韩中日首脑会谈也能在5月初举行,则在近期热潮中被冷落的日本将可能迅速行动起来争取举行朝日首脑会谈。日本不会排斥像2002年小泉访朝那样先于周边列强采取外交举动。俄罗斯也可能重启2000年以后曾与朝鲜举行过3次首脑会谈的举措。

关键是美国如何提供体制上的保障以作为朝鲜实现无核化的回报。这种利益交换的成功与否和形态将左右韩半岛及其周边新的势力均衡体制的建立。

何谓“大博弈”?该词源自19世纪大英帝国和沙皇俄国对中亚和南亚霸权的争夺,也曾用来形容20世纪针对中东的主导权之争。该词含义固化为列强对主要地区影响力和霸权的争夺。

郑义吉 高级记者

 

韩語原文: http://www.hani.co.kr/arti/international/international_general/838113.html

相关新闻

评论专栏

图片视频

热门新闻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