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为2017年9月4日,联合国安理会在纽约总部就朝核问题展开讨论。(图片来源:法新社 韩联社)
4月末韩朝首脑会谈和5月朝美首脑会谈等使得韩半岛局势瞬息万变,作为核心周边国家,中国、日本和俄罗斯的“作用论”也随之引发了外界高度关注。韩朝与美日中俄共同出面解决朝核问题的六方会谈自2008年12月以来一直未再召开。专家建议称,为构建韩半岛和平体制,韩国应当向中国、日本和俄罗斯提出合作邀请,继续开展说服工作。

按照国际法,为了让处于停战状态的韩半岛构建和平体制,中国责无旁贷。1953年7月,以美国为首的联合国军与朝鲜及中国军签订的停战协定体制实现了连续65年的屹立不倒。若想围绕无核化、韩国战争停战以及构建韩半岛和平体制展开讨论,就需要有停战协定当事国之一的中国参与其中的四方会谈。将目前正在推进的韩朝美三方对话框架扩大为四方、六方对话框架的过程,也迫切需要中国的协助。作为过去六方会谈的议长国,中国从2003年8月起在北京主持召开了一到六轮会谈,充当了美国和朝鲜之间的调停人角色。

担任六方会谈韩方团长的韩国前驻俄大使魏圣洛建议道,“在未来美国和朝鲜开展对话的过程中,随着美国内部强硬派的不断发声,相关工作有可能会遇到困难”,“一直对朝美对话表示支持的中国应为当前的对话局面提供动力”。换言之,虽然朝中关系今不如昔,但始终贯彻“双暂停”(朝鲜暂停核导活动,韩美暂停大规模军演)和双轨并行(并行推进实现半岛无核化和建立半岛和平机制两条轨道)主张的中国仍有望为此发挥积极作用。

有观点指出,日本此前一直保持对朝制裁和施压等强硬路线,因此获得日本的支持也十分重要。也就是说,日本与美国有着牢固的同盟关系,其有可能会在原定于4月举行的美日首脑会谈上,发表有关朝美对话操之过急的看法,并与美国国内强硬派一道对此事表示担忧。因此韩国政府需要在此之前说服日本。当无核化讨论取得进展后,日本可以在朝鲜是否履行协议事项等方面起到检验作用,也可以在对朝经济支援国际财团的成立过程中发挥作用。魏圣洛大使指出“如果(朝美对话使得)对朝制裁出现松懈迹象,日本或将进行阻止”,“积极共享韩朝以及韩朝美三方对话内容,确保获得日本的支持十分重要”。

和中国一样,俄罗斯也一直主张应该通过对话等外交方式解决朝核问题,因此其很有可能会对目前正在推进的对话局面予以支持。去年,朝鲜外务省北美局局长崔善熙曾出席了在俄罗斯举行的核不扩散国际会议,朝俄之间出现了扩大接触的氛围。韩国国家安保战略研究院首席研究委员赵诚烈(音)表示,“从中长期角度而言,俄罗斯和日本或将在东北亚多方安保合作以及能源合作框架下一同进行讨论”。

鲁智元 记者

韩語原文: http://www.hani.co.kr/arti/politics/diplomacy/835770.html

相关新闻

评论专栏

图片视频

热门新闻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