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2017.08.29 10:25 修改 : 2017.08.29 10:25

剖析日本最大右翼团体的起源与真相
以新兴宗教团体“生长之家”为思想根源
以日帝基础的民族宗教“信徒”为支柱

《日本会议的真面目》
作者 青木理

左右日本的究竟是安倍政权还是日本议会?以安倍首相为首的阁僚大多数是日本议会成员。图为8月3日,改组内阁后的安倍晋三首相(前排中间)与阁僚们。(图片来源: 欧新社 韩联社)
曾担任过共同社驻首尔记者的青木理既是一名日本新闻工作者,也是一名纪实文学作家。其在询问东京大学名誉教授岛园进“您认为日本会议是否存在危险”时,得到了这样的答复:“是的,我认为十分危险……这就是在重回战争之前。”

青木理的《日本会议的真面目》(2016年)一书,正式揭露了日本右翼最大游说团体“日本会议”。在日本会议的“国会议员恳谈会”加盟议员中,众议员和参议员共计281人(2015年)。这些人中,执政党自民党议员约占90%。在安倍第三次组建的20名内阁官员中有13人,即有65%的人为该恳谈会成员。在2014年的第二次内阁里,这一比例曾达到了80%。换言之,安倍首相等大多数阁僚都是日本会议中的一员。此外,从属于日本会议地方议员联盟的议员数量也达到了1700人。如此一来,指挥日本的究竟是日本政府,还是日本会议?

日本会议的“基本运动方针”包括尊崇皇室(恢复天皇制度,否定国民主权)、修改宪法、巩固国防(重新武装)、推进爱国教育和恢复传统家族。昭和(裕仁天皇)时代直奔帝国主义侵略战争,而日本会议简直就是当时战时体制的反动性“原点回归”。

日本会议是1997年右翼团体“守护日本的国民会议”(国民会议)和“守护日本的团体”(守护团体)合并后组建而成的组织。国民会议是一个由经济界、学术界和宗教界右翼人士组建的组织,曾在20世纪70年代中旬开展裕仁在位50年敬祝活动和元号(年号裕仁)法制化、恢复纪元节( 建国纪念日)运动。守护团体是一个在1974年成立的宗教右翼组织。新型宗教团体“生长之家”宣扬“体现日本精神”,在20世纪30年代创建而成,信徒曾一度超过300万人。其教主谷口雅春(1893年-1985年)的思想被守护团体作为教义。据悉,谷口雅春的代表作《生命的真相》,销量足有1900万册。

书中最有趣的部分当属对“生长之家”的叙述。在谷口雅春的第一部作品《黄都领学强化》(音,1920年)中,曾出现过这样的内容:“全世界的人类要想拥有幸福的人生,就需要由自出生起便被神灵指定为领导者的日本皇室来统治世界。”“从一开始,日本就是世界的领导国,日本人作为世界的领导者,是被神灵选定的伟大平民。”这种痴心妄想、极具侵略性的民族中心主义,与谷口雅春“通过改造思想与信仰,可以治愈疾病、解决人生问题”的言论一起,在日本民众的心中根深蒂固。日本会议的大多数核心成员,正是由谷口雅春成立的“生长之家”热血信徒的后代。

例如在20世纪60年代中期,新左翼全共斗运动掌握日本大多数大学之时,日本会议秘书长蒲岛有三在九州岛长崎大学成立了右翼运动团体“维持会”,并与安东岩等一起展开了反左翼斗争。蒲岛有三与铃木邦男的早稻田大学维持会运动一道,改变了日本学生运动的走向。日后,他们便成为了日本会议的核心势力。

在此基础上,日本会议又得到了“神道”的加盟。“神道”是一个具有强大金钱能力和动员能力的宗教团体,将伊势神宫作为本宗的“神社本厅”被其视为最高境界。如果说日本会议的根基(源流)是“生长之家”,那支撑起现在日本会议的主力便是“神道”团体,该团体在战争前以天皇制度和日本帝国主义作为国家和民族宗教,而现在又再度以此为梦想,带领着全日本8万所神社。

作者在书中总结称,对战败后体制的愤懑、对之前君临天下体制的怀念和民族优越感、对否定“过去的光荣”和一视同仁国体(天皇制度)的左翼及共产革命的不安与拒绝、对20世纪90年代冷战瓦解和力量迅速壮大的中国等周边国家的发展,以及日本相对走弱与前景不明所带来的不安和焦躁,都在刺激着日本会议的这些人,而这些人正在左右着安倍政权和日本。

韩承东 高级记者

韩語原文: http://www.hani.co.kr/arti/culture/book/807294.html

相关新闻

评论专栏

图片视频

热门新闻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