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2017.04.07 15:50 修改 : 2017.04.08 09:39

日本摄影记者的现场采访
采访了90名韩朝及中国等地的受害者
20名受害者的冲击性证词与照片

首尔日本大使馆前的和平少女像。日本政府抗议釜山设立少女像,并临时召回本国驻韩大使和领事,以长时间的离岗等露骨地向韩国施压要求撤除少女像。(图片来源: HARMA提供)
《必将铭记——沦为日本军慰安妇的韩国与朝鲜女性》

文•图 伊藤孝司,译者 安海龙(音) 李隐(音),出版社HARMA

读过日本摄影记者伊藤孝司(65岁)所写的这本书的读者首先会备受冲击,而加害者也可以从丑恶的历史中明白哪条才是获得解脱的路。该书原题目为《无穷花的悲伤》,收录了20名韩朝受害者奶奶的证词,字字凝血。作者表示“冲击之大让人失去了采访欲望”。在伊藤孝司的文章中,这份“冲击”并没有被特别地修饰,只是通过简短而朴实的文字原原本本地传递出来。

10多岁的幼小年纪便被隔离在遥远的异国他乡,每天还要面对数十名战地士兵。饱受着非人的待遇,因凌虐、殴打和斩首而死的人不计其数。日本右翼历史修正主义者虽然嘴硬地坚称此乃并非强制性的“自愿卖身”,但却是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根据幸存者证词,大多数人均是遭到了绑架,而带她们赚钱的谎话以及在隔离空间内没有选择余地被强制接受残酷的“慰安”行为也都是明显的强迫。

图为1996年12月6日,站在东京地方法院前的奶奶们。左数第二位是金学顺(音)奶奶。公开证词后奶奶们开始要求日本政府谢罪和赔偿。(图片来源: HARMA提供)
历经千辛万苦得以生还的她们却并不受欢迎,这些血泪般的证词让我们如梦初醒般地明白了,她们事实上一直都在不为人所知地生活着。“在采访途中抢过磁带录音机扔掉”(黄琴珠,音),“讨厌和日本人说话”(朴英心,音),奶奶们曾多次想要拒绝作证,还有的奶奶喊着“要去日本用刀捅死所有日本人”(金英淑,音)。虽然听着奶奶们的故事令人感到难过,但伊藤孝司同时也在数十年间一直用文字和照片将奶奶的故事告诉世人。在伊藤孝司面前,大家不禁感到自愧不如。

伊藤孝司起初只是一名普通的日本人。喜欢纪录片照片的他曾于1981年往返于广岛和长崎之间,采访美国投放原子弹的受害事件。在此过程中,伊藤孝司了解到约有7万朝鲜人也遭受了核辐射,因而受到了“巨大的冲击”。从那时起,伊藤孝司便开始采访韩日两国遭受核辐射之人,并在了解强制劳役受害者和军需工厂劳动慰安妇等的过程中遇到了被拉做“慰安妇”的女性,采访范围也扩大至朝鲜、中国、东南亚和俄罗斯等地,而每次都要面对受害者们对日本和日本人的“强烈愤怒”。

图为在日军慰安妇受害者中首个作证公开受害遭遇,激励无数受害者作证,使日军慰安妇问题成为国际性的人权问题得到关注,在这之中起到决定性贡献的金学顺(音)奶奶(1924-1997)。(图片来源:HARMA提供)
伊藤孝司遇到的亚太地区受害者有800余人。而在1991年8月14日,伊藤孝司却获悉了惊人的事件:“慰安妇”受害者中的金学顺(音)奶奶率先公开了自己的遭遇。由此一来,加害者与受害者均闭口不谈的“沉默禁忌”被打破,亚洲各地数万名受害者纷纷开始出面作证。伊藤孝司写道,“基于亚洲凌辱历史,日本发动侵略战争的本质也随之被清楚地揭开”。

在此之后,包括金学顺奶奶在内,伊藤孝司共见到了包括东南亚地区在内的韩国、朝鲜、中国和荷兰等共90名受害者。书中记载了伊藤孝司从20世纪90年代初开始采访的共20名慰安妇受害奶奶,分别为9名韩国人和11名朝鲜人。采访当时已经80岁左右的奶奶们早已离世,在韩国政府登记在案的238名受害者中,最高龄(100岁)幸存者李顺德奶奶也在4月4日逝世,如今的幸存者已减少至38人。

图为1921年出生于黄海道碧城郡白云里,16岁时被强制征为日军慰安妇历经苦楚的李桂月奶奶。她身旁是照顾奶奶直至去世的儿媳妇。(图片来源: HARMA提供)
乱刺上的日本道路以及全身刺满涂鸦般的纹身,如果不按照指示做事的话还会遭到毫不留情地暴打,甚至会被作为典型而斩首等等,犯下野蛮行径的日本军的这些故事可谓惨烈至极。在战败之际为了毁灭证据,他们将数十名甚至是数百名慰安妇集体屠杀。

出身于庆尚南道晋州,18岁就读国民学校高等科一年级时被选为女子勤劳挺身队拉走后,以日军慰安妇身份遭受虐待的姜德景奶奶(1929-1997)。在日本三重县集会中倾听奶奶们的故事后,一名女性大哭不已。(图片来源:HARMA提供)
正如作者描述般,今天的大多数日本人即便知道“受害者日本”,也并不知道“加害者日本”。网上有关慰安妇奶奶们的恶意回帖或许也是因为对本国过去犯下的丑陋历史的无知所造成。没有认真倾听受害者的故事,也没有尽力给予帮助,韩半岛内部的偏激与不理解也助长了这些人的无知与无视,这难道是为了效仿加害者的世界观与价值观吗?

“之所以一直坚持采访,最重要的原因就是为了清楚地查明日本的重大国家犯罪,也是为了日本的现在与未来……日本新闻工作者所应做的就是让过去受到日本加害的人们的声音被更多的人听到。”

韩承东 高级记者

韩語原文: http://www.hani.co.kr/arti/culture/book/789688.html

相关新闻

评论专栏

图片视频

热门新闻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