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2019.10.15 15:20

自行辞职的法务部长官曹国14日下午正回到他在首尔方背洞的家中。
法务部长官曹国在被任命仅仅35天之后于14日辞职,从而使他被提名候任长官后将政局带入长达两个多月的混乱漩涡的“曹国事件”告一段落。他是在宣布检察改革具体施行方案之后随即打出“自行辞职”这张牌的,努力保持了“不是被逼走人”的体面。然而辞职的核心理由是“民心”。最近的各种民意调查显示总统的国政运作支持度一路下滑,朝野之间的支持率差距正在迅速缩小,从这一点来看,曹长官的辞职是因为舆论恶化而势在难免,同时也带有一种苦肉计的性质——在政府和青瓦台推出的政策陷入“曹国黑洞”的局面下,要重获改革动力不得不如此。

■ 曹长官称“我的作用到此为止”

曹长官表示有意辞职的时间是下午2时。上午11时,他在政府果川办公大楼介绍了包括裁减特殊调查部、改变特殊调查部名称等内容的检查改革方案;两个多小时后,他发表了一个题为“为进行检察改革而充当引火线的作用到此为止”的声明。他说:“为了进行检察改革,过去两年半的时间里我作为文在寅政府的首任民情首席秘书又作为法务部长官全力奔跑,已经尽到了最大的努力。(然而)发生了始料未及的事情。无论理由如何,我对国民感到十分抱歉,特别是对受伤的年轻人非常抱歉。哪怕只是作为长官工作几天,也要为检察改革尽到我最后的责任,然后再消失。正是怀着这样的觉悟,我在一天一天地坚持。但现在我认为,我的作用到此为止了。”

青瓦台方面介绍说,辞职时间是曹长官自己决定的。高民正发言人说:“前一天高级党政磋商会结束后就转达了辞职之意,是曹长官自己的决断。”共同民主党首席发言人洪益杓称,在其本人宣布之前民主党方面一概不知。

■ 舆论迅速恶化是决定性因素

曹长官决心辞职的表面理由是“作为法务部长官可以做到的检察改革部分已经告一段落”。 他本人似乎认为,“瑞草洞烛光集会” 已经结束,现在已经到了为进行检察改革而立法的重要时期,本人应该在这个关头退出。一位执政党核心人士解释说:“检察改革方案已经报告给总统和党,今天已向国民公布。现在要看国会的了。这是他在传达一个强烈信息,即‘我是个绊脚石,我将退出,你们一定要把法案通过’。”

然而曹长官辞职的决定性原因是迅速恶化的舆论。从整个执政势力看,迫切需要结束已经持续了两个多月的“曹国政局”,恢复国政动力。文在寅总统的国政支持率目前是41.4%,同上周相比下降3.0%,创下了就任以来最低值。共同民主党和自由韩国党的政党支持率差距已经缩小到0.9%,这个数字在误差范围内。而按天统计的调查值中,本月11日民主党和自由韩国党的支持率曾经发生逆转(民主党33%,韩国党34.7%)。

在离国会议员大选只有六个月之际,民主党议员们的危机感日甚一日。青瓦台方面也相当困惑,因为一旦在大选中落败,政权的基础就会动摇。地区选区在首尔的一位民主党议员说:“走在路上就能感觉到民心已变,已经到了人们预测会在大邱甚至釜山全军覆没的地步。”

■ “不会被检方的调查逼着才走人”

曹长官辞职的消息传开后,执政党内的气氛是“该来的终于来了”。据说,曹长官下定辞职决心后,早在两周之前就开始同青瓦台和共同民主党领导层商议辞职时间。一位执政党人士披露:“给曹长官的时间有三个,其中之一是14日,是曹长官自己选择的。”

据分析,曹长官做出这样的选择,反映了他的一个想法,即“不会被检方调查逼着走人”。如果他在检方请示针对其夫人郑京心教授的拘捕令或该拘捕令发出之后随即辞职,势必看上去是被检方赶走的。如果检方申请拘捕令,时间很可能是22日前后,他必须考虑到日程安排上15日进行法务部国政监察、17日进行大检察厅国政监察、21日进行综合监察。作为曹长官而言,选择对法务部进行国政监察的前一天辞职很有可能是担心舆论会进一步恶化。执政圈匆匆忙忙决定13日举行高级党政磋商会、14日由曹长官亲自公布检察改革方案,也考虑了这个辞职日程。

一位青瓦台官员说:“民主党法制司法委员们上周商定,曹长官应该在15日的法务部国政监察之前辞职。曹长官知道了这件事,对他决定14日辞职产生了影响。”

■ “曹国事件”如何平息?

曹长官的辞职使政府和执政党摆脱了“曹国风险”,也给他们留下了一个更为重要的课题即“收拾局面”:检察改革必须取得成果,包括曹国事件中凸显的高考公正性问题在内的整个教育制度问题也需要着手解决,还需要拿出对策治疗年轻人失落感,强力推进任命曹长官过程中受到损害的人事验证标准和验证系统也必然需要重新整顿。曹长官辞职后的后续人事安排必然成为第一个试验台。有人指出,国土交通部、教育部等部门长官已经到了易人时期,应该借此机会将国务总理一道更换,以企创造新的国政氛围。

如果文总统想彻底摆脱“曹国风险”,就必须靠这些政策成果和后续人事安排来施出一个胜负手。而迎来逆袭转机的执政党在定期国会会议上能够取得何种程度的改革立法成果,也将成为决定今后政局主导权的一个变数。

龙仁大学政治学教授崔彰烈指出:“(政府和执政党)眼下需要做的是安抚中间层的心。如果执政势力内部对阵营逻辑的极端化不作认真反省而是再次走向一味攻击,支持率就难以恢复。”政治咨询公司“民”的代表朴诚民表示:“任命曹长官的过程中,有些人强推令人难以接受的决定,对这些人的问则势在难免,只有这样才能使已经失望的国民回心转意。”

金元哲 徐英智 张娜来 李智惠 记者

韩語原文: http://www.hani.co.kr/arti/politics/assembly/913192.html

相关新闻

评论专栏

图片视频

热门新闻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