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2019.10.15 11:41

就任35天便宣布辞职的法务部长官曹国14日下午回到了首尔瑞草区方背洞的家中。(图片来源:联合采访团)
法务部长官曹国14日下午突然提出辞职,敦促“检察改革”的市民们难掩困惑。专家指出,市民社会和政界应当彻底反思文在寅总统8月9日提名曹国担任长官之后67天的时间里韩国社会大论战的争议点。

参加过本月5日和12日要求“检察改革”的首尔瑞草洞烛光集会的人们当天打电话给《韩民族日报》表示“困惑、惋惜”。 摄影家姜京植(66岁)说:“太令人困惑了,看不出有什么好办法。”但也有不少参加过瑞草洞集会的人表示将继续呼吁进行检察改革。从事自营业的南宫庆(48岁)称:“国民的热切愿望聚焦于检察改革,曹长官辞职后在野党再也没有了对检察改革的借口。我觉得,总统会推进检察改革的。”职场人朴成焕(43岁)则说:“如果事态拖更长时间,也许会造成更为严重的(国论)分裂。众多参加过烛光集会的人们将静心关注检察改革。”

然而,既未参加敦促检察改革的瑞草洞集会也未参加要求曹国长官下台的光化门集会的人们直言不讳地说“辞职来得太晚了”。大学生张根旭(27岁)评价说:“我本来就认为,曹长官迟早要辞职,他辞职的时间有点晚了。‘是捍卫曹国还是不捍卫曹国’这种消耗性的格局持续得太久了。”

专家们一致认为“真正的论战现在刚刚开始”。在过去两个多月的时间里,韩国社会出现保守与进步对峙,分成民主阵营和进步阵营展开激烈争论,不同年代的人之间相互激烈批评的局面,因而分成了参加过首尔瑞草洞和光化门集会的人和没有参加其中任何一方的人,他们提出了多种主张。

“众多的争议中错综复杂地交织着不信任和敌对。大地像蜘蛛网一样出现了混乱的裂隙,人们走在上面都感到提心吊胆”,中央大学社会学教授申振旭(音)如此评价过去两个多月的时间里围绕曹长官展开的大论战。对曹长官的赞成与反对、对文总统的支持与否、对保守在野党和媒体、检方的态度盘根错节相互交缠,这样一个时局是不能简单地用阵营逻辑来解释的。申教授认为,现在的执政势力在这一过程中已经在政治上严重受伤。他评价说,“这两个月里,失掉了以国民的名义强力推进改革的动力”。

“首先要反思年轻人们对‘社会性世袭结构’的愤怒”的呼声尤为高涨。全北大学社会学教授薛东勋指出:“(人云亦云的)媒体需要自我反省,但20多岁的年轻人们受到伤害最令人痛惜。即使既得势力并非‘违法’,20多岁的人们也难以同意。”

但是,在围绕任命曹国担任长官问题上分成反对与赞成两派展开论战的格局下,这样的议题完全被湮没了。《直说》总编郑周植(音)说:“候任长官曹国子女的升学考试凸显出一个‘不公平与正义’问题,这本来是我们可以正视这一问题的良机,但虽令人惋惜的是因为检察介入这个突发变数而流于消耗性的政治谋略对峙,对韩国社会的发展没有任何帮助。

专家们则强调政界特别是执政党的作用。仁川大学政治外交学教授李俊翰(音)表示:“文在寅本就是得益于烛光集会才成为总统的,却落到了这个地步,以后的事情就要由总统来解决了。他应当回到任期之初的姿态与国民坦率对话,让国民了解并接受他为什么做出了那样的选择,也要说服在野党。”中央大学社会学教授李炳勋(音)也说:“这次事件造成了严重的国论分裂,这种国论分裂不会因为长官的辞职而轻易熄灭,市民们还会走向广场。总统和政界如何拿出整合性领导力量,可能会成为即将到来的议员大选中的国民性话题。”

严智媛 权智潭 吴妍书 李朱斌 田光俊 记者

韩語原文: http://www.hani.co.kr/arti/society/society_general/913207.html

相关新闻

评论专栏

图片视频

热门新闻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