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2018.07.10 09:22 修改 : 2018.07.10 09:22

朝鲜劳动党副委员长金英彻与美国国务卿蓬佩奥举行高级别会谈的当天、金日成主席逝世24周年的前一日即7月7日,孩子们在平壤万寿台参拜金日成与金正日铜像后,正在返回。(图片来源: 美联社 韩联社)
韩国战争终战宣言可谓是6.12朝美首脑会谈联合声明履行过程中的一块烫手山芋。美国国务卿迈克•蓬佩奥7日离开平壤之后,朝鲜外务省发言人就强烈谴责了美国对终战宣言飘忽不定的消极态度。

作为构建韩半岛和平机制进程中的重要垫脚石,终战宣言是文在寅总统一直以来主导推进的“文在寅提案”,因此韩国也是直接当事人。然而,事实上青瓦台除了表示“期待朝美两国能以诚挚的态度圆满解决问题(金宜谦发言人)”之外,惜字如金。

朝鲜通过7日晚的“谈话”强烈批判称,朝鲜劳动党副委员长金英彻在与蓬佩奥国务卿举行高级别会谈时曾提出“为构建朝鲜半岛和平机制,可借休战协定缔结65周年之际探讨公开发布终战宣言的相关事宜”,但是“美国对防止形势恶化和战争的关键问题——构建朝鲜半岛和平机制只字不提,甚至对已经协商一致的终战宣言也一直借故推迟”,这更令人想起“终战宣言早在朝韩板门店宣言中就已明确提出,特朗普总统也在朝美首脑会谈中表现了对这一问题的关心”。韩国国家安保战略研究院首席研究委员赵诚烈(音)将此解读为“朝鲜对美国不愿提及安全保障问题的不满”。

对于“提早宣布终战宣言”的意义,朝鲜也首次将整理意见公开发表。首先,它是“缓和朝鲜半岛紧张局面,对推进已公告的安全保障体制的首次官方认证”,其次,是“朝美建立信任关系的首要要素”,最后,它还是“结束朝鲜半岛持续近70年对峙状态的历史性议题”。概括来说,它是在朝美关系由对立转向和平共处的过程中,美国对朝体制安全保障所要采取的第一项措施。

文在寅总统表示,“期待在朝美首脑会谈成功举行之后,通过韩朝美三方会谈推进签署终战宣言,以解决朝鲜对安保问题的忧虑”。特朗普总统也一再就终战宣言发表积极言论,“目前韩朝两国正在商讨终战事宜,我对他们表示祝福”。

然而,蓬佩奥国务卿8日在东京与韩日外交部长举行会晤之后,在随后的记者见面会上对朝鲜提出的抗议及“终战宣言”相关问题,未作任何直接回应。

对此,一位熟悉朝鲜问题的韩国前高层官员表示,“朝鲜在谈话中对美国提出不满,其核心就是终战宣言问题”,“如能在终战宣言问题上取得进展,将成为朝美协商的重大突破口”。

美国对于提早宣布终战宣言的“态度变化”,目前存在两种分析。一种认为是由于“实质准备不足”,有人指出,美国的对朝制裁相当一部分始于韩国战争时期,因此在宣布终战宣言之前,美国应该重新研讨《敌国贸易法》等国内法中对朝制裁的相关条款,但美国却没能进行此类实务工作。第二种观点认为美国可能是想将其留作助推无核化的协商筹码。

李制勋 记者,鲁智元 记者,金补协 记者

韩語原文: http://www.hani.co.kr/arti/politics/politics_general/852419.html

相关新闻

评论专栏

图片视频

热门新闻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