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2017.05.19 09:42 修改 : 2017.05.19 09:42

或要走国会批准同意程序
事前已与美国进行充分商议
中国依旧进行四大反对

5月16日,文在寅总统邀请即将派往主要国家的特使们前往青瓦台共进午餐,正一起走向午餐场所。从左至右依次是俄罗斯特使宋永吉、日本特使文喜相、文在寅总统、中国特使李海瓒、美国特使洪锡炫。(图片来源:青瓦台摄影记者团)
被称为韩国新政府“外交难题”的萨德(THAAD,末段高空区域防御系统)部署问题正以“国会批准同意程序”为杠杆,朝着说服中国和美国的方向发展。

对美国特使洪锡炫于17日会晤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和白宫安全事务助理赫伯特•麦克马斯特时的对话内容进行整理,就可以将文在寅政府解决萨德问题的基调总结为推进国会讨论程序和基于韩美同盟精神等两个方面。美国也对韩国的这种立场表示理解。

分析认为,国会讨论程序可看做是文在寅总统在候选时期所承诺的批准同意程序。文总统称“萨德问题因提供用地和驻韩美军防卫费分配金的增加等加重了韩国的财政负担”,他一直在强调国会批准的必要性。但“基于韩美同盟精神来解决”却是文总统在候选时期未曾提及的内容。朴槿惠政府去年与美国在萨德问题上达成协议时,韩国国防部曾发表称之为“韩美同盟的决定”。这是将韩美达成萨德部署协议时使用的“韩美同盟”这一用语恢复为今后解决萨德问题的原则。有人谨慎地进行分析称,比起撤回萨德部署这一强硬策略,这是不是将砝码置于既存协议的履行上了呢?

问题在于中国方面的舆论。中国反对萨德部署的立场寸步不让。中国《环球日报》在5月18日中国特使李海瓒到达北京当天的社评中主张称,“中方反对部署‘萨德’的立场应当是坚定不移的,韩国新政府对华友好姿态不能置换其对待‘萨德’的应有立场”,“只要‘萨德’继续在韩部署,中韩两国就很难恢复之前的合作水平,这是中国全社会的底线”。从韩国新政府强调国会批准同意等民主程序的背景来看,其意图亦在将此作为说服中国的理论工具。

韩国国防部此前一直表示“并非需要国会批准同意的事项”,并强行实施萨德的早期部署,而在大选之后则一直保持沉默态度。韩国国防部发言人文尚均在5月18日的例行记者会上,面对“不需要国会批准同意这一立场是否有所变化”的提问时表示,“因为现已向周边国家派遣特使进行对话,所以不宜提及此事”,对该问题避而不答。

韩国政府将在何时、以何种方式向国会提起批准同意程序目前无从得知。但是,韩国外交部工作越是需要程序,韩国新政府完成内阁组建之后推进的可能性越大。也有人推测,文总统事前将与美国进行协商,此事将于6月末文总统访美以后进行推进。

萨德问题如果交由国会讨论,那么将难以断言反对萨德部署的呼声将得到多大的力量。目前,明确主张反对萨德部署的党派仅有正义党。自由韩国党、正党赞成萨德部署,国民之党在大选期间撤回了“反对党论”。共同民主党内部,虽然萨德反对舆论高涨,但并未将此定为党论。执政党新院内代表禹元植在前一天接受电台采访时表示,“将会对包括返还萨德在内的问题进行考虑”,暗示了萨德撤回方针,但在5月18日会见记者时却表示,“这仅是原则性的发言”,从原有立场上又退回了一步。

朴炳洙 高级记者,金畏铉 驻北京记者

韩語原文: http://www.hani.co.kr/arti/politics/defense/795387.html

相关新闻

评论专栏

图片视频

热门新闻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