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2017.05.11 11:10 修改 : 2017.05.11 14:41

《劳动新闻》5月10日报道称,朝鲜劳动委员长金正恩视察了伤残军人工作的乐浪荣誉军人树脂日用品工厂。图为金正恩委员长巡查该工厂的样子。朝鲜称伤残军人为“荣誉军人”,并给予优待。(图片来源:《劳动新闻》 韩联社)
在5月10日上台的文在寅政府面临的各种难题之中,韩国“四面楚歌”的外交与安全问题就是其中之一。韩朝关系在李明博与朴槿惠政府执政期间已经完全破裂,朝鲜的核导能力也得到了高度发展。在美国唐纳德•特朗普政府上台后,作为韩国外交重心的韩美同盟也因为部署萨德(THAAD,末段高空区域防御系统)与韩美自贸协定(FTA)等问题面临考验。同时,韩国与中国、日本的关系也分别因为萨德和慰安妇协议、少女像等问题转冷,短时间内难以恢复。与历届韩国政府相比,文在寅总统在最严酷的外交与安全环境中就职,必须立刻着手解决眼前的这个难关。

文总统5月10日在就职致辞中表示“将通过巩固东北亚和平架构,为缓和韩半岛紧张局势寻求转机”。他曾在选举过程中发表“大胆的韩半岛无核化和平构想”,谈到了由韩国主导推动朝鲜无核化,并借此突破韩国面临的外交安全危机等内容。他在构想中摒弃了李明博与朴槿惠政府主张的“朝鲜先行做出行动”论调,提出了朝鲜与美国等相关国家分阶段“同时行动”的原则。文总统当日表示“如果有必要,会立即访问华盛顿,也会访问北京和东京, 如果条件允许,还会访问平壤”,暗示他将以总统身份亲自主导这一过程。

问题在于,韩国目前已经与朝鲜断绝了一切关系,在这种情况下,无论是与朝鲜谈判,还是冒着稍有不慎就会陷入危险境地的风险与特朗普政府谈判,都不会非常顺利。延世大学名誉特聘教授文正仁说“新政府外交安全政策的核心在于如何协调韩朝关系和韩美关系”。文教授说“李明博和朴槿惠政府的外交之所以失败,是因为他们将韩美同盟放在最优先地位,将韩朝和韩中关系放在了韩美关系之下从属位置。这样做大大限制了我们的思路和行动”,“应以改善韩朝关系为中心,寻求解决问题”。

主张通过改善韩朝关系突破目前外交安全困境的观点还在一定程度上考虑到了上个月美中首脑会谈之后出现的所谓“Korea Passing”(越过韩国)问题。朴瑾惠前总统受到弹劾之后,韩国政府一直处于实际的“缺位”状态,美中似乎有意趁机谋求解决韩半岛问题的主导权,引起了人们的忧虑。韩东大学教授金俊炯(音)说“特朗普、习近平、安倍、普京等周边国家的领导人都是强硬风格,若想有效应对他们的强硬对外民族主义外交,我们应主动创造和平。若想在一无所有的状态下制造出有力的外交筹码,有必要积极改善韩朝关系”。

相反,也有观点认为,解决朝核问题应以韩美同盟为中心,将重点放在国际社会的合作方面,主张延续现在的对朝施压与制裁局面,压迫朝鲜走上无核化的道路。亚洲大学中国政策研究所所长金洪圭(音)也表示“在朝核问题上,美中之间的合作气氛日渐浓厚,过于专注于考虑韩朝关系,可能会打破目前的国际社会合作局面”。

朝鲜在去年进行第五次核试验后,受到了国际社会的强力制裁与施压。韩国即便有意改善韩朝关系,也必须保证不与联合国安理会决议相抵触。担任正义党外交安全政策负责人的金钟大议员也表示“文在寅政府应设法推动同时启动韩朝对话、朝美对话和六方会谈这三大对话机制,为解决韩半岛问题奠定基础”。

与特朗普政府保持沟通不仅对于解决朝核问题,对于解决目前如“烫手山芋”一般的萨德和自贸协定等问题也至关重要。目前的“特朗普风险”已经预示着韩美关系可能重新洗牌,而文总统尚未制定出“应对方案”,预计这一问题也将成为新政府的一大难题。金俊炯教授说“新政府需要与特朗普政府进行一场激烈的高阶方程式的谈判。既然特朗普将萨德、防卫费分摊金额和FTA捆绑在一起发起攻击,我们也应制定出一个联合反击的成套外交方案”。

在对华关系上,必须首先解决好萨德问题。金洪圭所长说“关于萨德问题,美中之间的相对敏感性已经出现一定弱化,中国为减少东北亚的变数,也希望与韩国改善关系”。但中国既然明确表示反对萨德,就不会轻易改变立场,韩国需要制定一个可以顾全美中双方颜面的解决方案。同时,已经明确表态要重新谈判慰安妇协议的文在寅政府还应设法与坚持“不重新谈判”的日本政府找到妥协点。

此外,文在寅政府若想通过改善韩朝关系以及在美中之间开展平衡外交来克服韩半岛危机局面,还不可避免会受到韩国国内保守势力的反对。和平网络的郑旭植(音)代表说“应设法实现超党派合作”,金俊炯教授说“既然是凭借光化门烛光的力量成为了总统,就应该相信国民,坦率沟通,从国民中汲取力量”。

金志垠 记者

韩語原文: http://www.hani.co.kr/arti/politics/diplomacy/794251.html

 

相关新闻

评论专栏

图片视频

热门新闻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