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2016.01.03 17:37 修改 : 2016.01.04 07:41

图为在迁移•拆除“和平少女像”的问题引发人们争议的情况下,12月30日上午首尔钟路区中学洞日本驻韩大使馆前的少女像旁堆满了市民们送来的鲜花、保温用品、食品等。(图片来源:韩民族日报)
关于韩国政府12月28日宣布与日本就慰安妇问题达成“最终且不可逆转解决方案”的背景,不仅韩国国内,日本也有人大呼“无法理解”。特别是,韩国政府在谈判过程中丝毫没有征求受害当事人的意见,而且没有追究国际社会普遍认同的慰安妇制度属于日本政府进行的“国家犯罪”的性质就轻易做出了让步。如果只考虑这一问题的“内部逻辑”,存在太多令人无法理解之处。

但如果考虑到朴槿惠政府利用这一协议摆脱美日警惕的“中国倾斜”问题,最终被纳入韩美日“三边同盟”,顺利实现了外交政策的巨大转变,便可以试着推测这次协议的真正意义了。朴总统曾在2013年“三一节”贺词中表示“加害者和受害者的历史立场即使过了千年也不会改变”,但却在今年8月接受了没有对殖民统治进行谢罪的安倍谈话,并在11月2日韩日首脑会谈上将慰安妇问题描述为“影响(韩日)改善关系的最大障碍”。日本《朝日新闻》12月30日报道称,对于朴总统今年8月接受安倍谈话一事,日本一位外务省前任官员曾吃惊表示“如此无礼的谈话居然也能接受”。从这一脉络出发,这次协议可以视为铲除慰安妇这一阻碍韩日关系发展的因素从而正式开启韩日军事合作的一个信号弹。

对于这次协议具备的微妙的军事外交意义,美日两国也深有同感。日本外相岸田文雄28日表示“考虑到(这次协议)为推动日韩以及日美韩的安保合作提供的余地以及东北亚地区的安保状况,不仅大大有利于日本的国家利益,还有助于维护地区的和平与稳定”。一致要求韩日改善双边关系的美国国务卿约翰•克里也表示“美国相信这一协议有助于促进美国两个最重要盟国之间的关系发展,期待两国能够持续为增强经济、安全合作以及解决地区乃至世界问题做出努力”。

寻求与韩国等地区的其他国家构建各种三边、多边同盟是今年4月美日通过协议修改的《安保合作指南》(指南)的核心内容之一。日本庆应大学名誉教授小此木政夫解释这次韩日协议的意义时表示,“面对(美国相对衰落和中国崛起的)力量结构变化,日本选择强化美日同盟,而韩国选择接近中国开展均衡外交,两国做出了不同的选择。但通过今年11月2日首脑会谈,韩日两国坐上了同一条船。既然如此,就只能朝着这个方向往前走”。

因此,未来的韩日军事合作有望进一步扩大。《读卖新闻》报道称,在12月28日进行的两国首脑电话通话中,日本首相安倍晋三表示“日本非常重视在安全保障领域的合作”,朴总统对此回应说“希望未来两国能继续保持安保合作”。日本政府计划推动韩日双边缔结《军事情报保护协定(GSOMIA)》和《相互军需支援协定(ACSA)》,以便在未来自卫队赴海外进行军事活动时韩日双方可以进行合作。对此,韩国国防部当局人士表示“现在谈这些协定还为时过早,要看慰安妇协议的履行情况才能决定,不是吗”,“只有等国民舆论等条件成熟后才可以去做,现在没有进行相关讨论”。

吉伦亨 驻东京记者,朴炳洙 高级记者

韩語原文: http://www.hani.co.kr/arti/politics/diplomacy/724152.html

相关新闻

评论专栏

图片视频

热门新闻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