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2020.03.02 10:05 修改 : 2020.03.02 10:08

日本法政大学法学系教授 山口二郎
日本法政大学法学系教授 山口二郎

东亚各国正在与新冠疫情展开殊死搏斗,虽然各国政府当然正在认真努力,但日韩两国的疫情防控形成鲜明对照。

韩国虽然感染人数激增,但这是由于韩国政府对出现症状的人员进行病毒检测,试图尽可能准确发现感染者。韩国政府的指导思想是让感染病毒患者本人也了解感染病毒的事实,并对他们采取适当治疗,以克服新冠肺炎。由于不久即将举行国会议员选举,所以必须取得国民的支持,但即便考虑到这一点,文在寅总统亲赴疫情最严重的大邱坐镇指挥的姿态确能让人感觉到作为领导人的认识。

相比之下,日本政府的对策,却露了日本政治的重大缺点。这些缺点可以归纳为两条。首先,不能客观看待事实,而根据主观信念采取行动。首先定出结论,将部分事实按照自己的方式删改,而不向国民告知真相。正是这种决策方式,80年前曾将日本推入一场错误的战争,并每每在二战之后因公害或各种药品导致人命损失的事件中一再反复,而今又要在新冠疫情对策中重蹈覆辙。

发现“钻石公主号”游轮乘客感染新冠病毒后立即停靠横滨港,此时日本政府拿出的姿态是让游轮停在码头上进行检疫。日本政界和官僚阶层似乎有一种幻想,以为日本是一个岛国,可以采取“水际防御”(“水际”意为“水边”,指将登陆之敌消灭于水边)。

在从中国到访日本的游客每月超过90万人的时代,这种“水际”概念当然是毫无意义的。最终,日本政府因为将游轮拴在码头而造成了船上感染扩散。经过检疫的人乘坐公共交通工具回家,他们当中也再次发现感染者。

日本国内疫情出现明显的蔓延势头,日本政府也发布了对策。与韩国形成鲜明对照的是,日本政府在发现感染者或可能感染者方面态度极其消极。多所大学和民间检验机构拥有检测病毒所需要的“基因扩增检测仪” (PCR)和人员,而厚生劳动省到2月18日才迟迟宣布完全启动这些仪器和人员,每天可检测3800人。但在此后的国会审议过程中,厚生劳动省相却称每天检测不到100例,地方自治团体的检验数量不在掌握之中。

日本政府为什么在发现感染者方面态度消极?是日本官员病态的“普洛克路斯忒斯”式思维方式使问题趋于恶化。普洛克路斯忒斯是希腊神话中的强盗,他有一种残忍的癖好,把抓来的旅行者绑在自己家中的床上,将其手脚长于床的部分斩掉。这个神话刻画了一类人的认识陷阱,他们总想按照自己的先入之见和自己所拥有的资源将问题截取到自己认为适当的水平。如果说小床就是日本政府所拥有的治疗资源,那么感染了新冠病毒的人们就相当于神话中的旅行者。

而且笔者认为,政府还有一个政治考虑,为了在今年夏季如期举行东京奥运会,一定要告诉世界日本并不危险,正是这种政治考虑,日本政府在现阶段隐瞒实际感染人数。

安倍晋三首相刷新了日本宪政史上担任首相时间最长的纪录,他的亲信中没有一个人站出来指出首相的错误和让他看到真相。权力的严令对于胆怯的部下有效,但在病毒面前苍白无力。笔者担心,隐瞒事实最终要付出彻骨的惨痛代价。

韩語原文: http://www.hani.co.kr/arti/opinion/column/930557.html

相关新闻

评论专栏

图片视频

热门新闻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