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2017.08.12 09:55 修改 : 2017.08.12 13:38

图为8月9日,朝鲜市民正一边手持反对美国、支持朝鲜立场的标语,一边挥舞着拳头,在平壤金日成广场的街道上游行。(图片来源:韩联社)
这是记者在7月8日所写的题为“朝鲜利用洲际弹道导弹可以做什么?”的记者手册(http://china.hani.co.kr/arti/opinion/3475.html)。朝鲜近期公布了将向关岛周围进行包围射击的计划,感觉刚好就像是对这篇记者手册作出的答复。当然,朝鲜为打击关岛所出动的导弹并非“火星-14”型洲际弹道导弹(ICBM),而是“火星-12”型中程弹道导弹(IRBM),但是两者的效果却是一样的。美国领土被朝鲜放入了直接打击圈已是不争的事实。为了让人真切感受到这层含义,朝鲜通过戏剧性方式,最大程度上地激发媒体关注度;在大肆宣扬的文章中,令人感受到了任谁也无法效仿的宣传手腕。

美国的本国领土没怎么受过外国军队的直接攻击,过去日本军队偷袭珍珠港几乎是唯一的一次。冷战时期,美国曾直接暴露在苏联的弹道导弹威胁下,而如今又陷入了同一情况,但威胁的程度和水平却与当时全然不同。目前尚无法断言美国会如何看待朝鲜“打击关岛”的恐吓,但是从美联社(AP)和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等外媒,争先恐后地报道关岛当地反应的行为来看,美国似乎不会若无其事地将此事翻篇。8月10日,曾在巴拉克•奥巴马政府执政时期担任国家安全顾问的苏珊•赖斯向《纽约时报》表示,“正如美国在冷战时期容忍了苏联数千个核威胁一样,历史已经告诉我们,若非做不可,美国也会容忍朝鲜的核武器”,给人一种恍如隔世的感觉。

事实上,难以轻率断定朝鲜是否当真会发射导弹。朝鲜将时间定在了“8月中旬之前”,然而“火星-12”型导弹的实战能力还未得到证实。朝鲜“火星-12”型导弹的试射只成功了一次,而弹道导弹需要在数次的试射中检查错误,才能确保打击精度。但是也不能因此就说这次发射导弹完全不可能是武力示威,将其单单认定为一种恐吓。

韩朝对决的过去事例已不足以被用作预测朝鲜行动的标准了。在2010年11月发生延坪岛炮击事件之时,朝鲜曾提前警告道,“若不停止在朝方领海的炮击训练,朝方将即刻采取武力措施”。驻扎在延坪岛的海军陆战队选择无视此番警告,并按预定安排展开了炮击训练,而朝鲜则在广播了6个小时的警告声明后,当真向延坪岛发起了狂轰滥炸。然而在2013年春天,朴槿惠政府上台之后,朝鲜为反抗联合国通过对朝制裁决议,接连使用了“进入1号工作态势”、“进入全面对决战斗的最后阶段”和“无情作战最终讨论、批准状态”等一系列凶险用语,引发了戏剧性紧张氛围,但却并未发起武力挑衅;2015年8月“木盒地雷”事件使紧张氛围达到高潮后,朝鲜虽宣布进入“准战时状态”,但之后却也是不了了之。

若朝鲜当真向关岛发射“火星-12”型导弹,美军很有可能会通过萨德(THAAD•末段高空区域防御系统)进行拦截,但是萨德拦截“火星-12”型导弹的能力仍尚存疑问。“火星-12”型导弹为中程弹道导弹,而萨德一开始就是设计用来打击短程(SRBM)、准中程(MRBM)弹道导弹的,上个月才进行了第一次中程弹道导弹拦截试验。虽然这期间成功进行的15次拦截试验值得骄傲,但却只有一次成功拦截了中程弹道导弹。美国也有可能会将搭载了SM-3导弹的宙斯盾舰部署到关岛周围。据了解,SM-3导弹的拦截高度达500公里以上,起初是制作用来拦截中程弹道导弹的。美军或将干脆通过先发制人打击,除掉“火星-12”型导弹。“火星-12”型导弹为使用液体推进燃料的导弹,需要在发射前注入推进燃料,发射准备很可能会被美军侦察卫星等监视设备所捕获。

事实上一旦事发,波及范围将难以预测。波涛恐席卷整个韩半岛,带来毁灭性灾难。但是从以往经验来看,危机也是新机会。2013年春天的正面冲突危机迎来了9月重启开城工业园区协议的对话局面;2015年一触即发的凶险状况,在经过当年8月韩朝高层当局接触后,接连达成了重启韩朝对话、离散家属团聚等协议。期待能够再一次产生将危机转变为机会的明智选择。

朴炳洙 政治新闻部 统一外交组 高级记者

韩語原文: http://www.hani.co.kr/arti/politics/defense/806514.html

相关新闻

评论专栏

图片视频

热门新闻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