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2017.08.03 10:15 修改 : 2017.08.03 10:15

朴赞洙 评论员室长
在朝鲜第二次试射洲际弹道导弹(ICBM)后的7月31日,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自信地表示,“朝鲜问题将会得到解决,我们有能力进行妥善处理”,但是却并未提及要“如何”解决。美国一直都是如此。大选时,特朗普总统承诺,“奥巴马政府放任朝鲜不管,若我当选则必要解决朝鲜问题”。对奥巴马的批评虽然无误,但终究还是漏掉了“如何做”。《纽约时报》将此举称为“虚张声势”(bluster),并加以猛烈批评。现在必须收起“虚张声势”,直面曾不愿承认的现实,一切仍为时不晚。

首先要抛弃对中国的“幻想”。1992年建交以来,韩中关系所取得的进展,尤其是经济层面的迅速发展,给人们种下了一种在韩半岛问题上,中国会站在韩国一方,至少也会保持中立的想法。在2015年的中国战争胜利纪念日,朴槿惠总统随习近平主席一同登上天安门城楼参观阅兵式,似乎也是这种认识的象征。美国也认为,中国没有必要非得袒护朝鲜,这个东北亚一旁的“流氓国家”(rogue state)。但是现在,朝鲜拥有“携带核弹头的远程导弹”已是近在眼前,中国不会答应美韩要求也是显而易见,因为中国已经成长为与美国展开霸权之争的世界第二大强国。

习近平主席曾在今年4月海湖庄园会晤上提议,“朝鲜暂停核导活动,韩美暂停联合军演”,但美方却拒不接受,不知道白宫智囊团现在是否会感到后悔。美方大概认为,暂停、取消军演等同于“屈服”,但现在看来,若该倡议得以启动,将会成为一大极具建设性的解决方法。

通过其他方式展开的“幻想”还仍在继续。美韩强硬派认为,应该考虑对朝鲜核导设备展开军事“精确打击”。但是若对分散在朝中边境地区的目标实施打击,很可能会导致朝鲜乃至中国采取军事行动。在1950年的韩国战争之时,美国认为即便将朝鲜军队逼至鸭绿江,被卷入内战的毛泽东也无法插手,但却是错误的判断。更何况现在还是美中霸权尖锐对立的时代,认为中国会坐视不理的想法未免过于简单。

美国若想利用中国解决朝核问题,就应该相应地作出让步,而最为现实的便是撤除在韩部署的萨德。萨德对朝核与远程导弹并无作用,只是为了保护驻韩美军。如果能够消除抵达美国本土的核导弹威胁,放弃一个驻扎在韩国,用于保护美军的拦截系统,也不失为一个不错的协商结果。在1962年的古巴导弹危机之时,约翰•肯尼迪总统为消除美国家门口的苏联核导弹,撤除了美军为保护欧洲而部署在土耳其的核导弹。

近期,特朗普政府和保守阵营提出的“政权更迭”(regime change),也难以成为解决方法。“政权更迭”是建立在承认朝鲜拥核事实的基础之上,意在通过建立一个比金正恩更为理性的朝鲜政权,排除任意使用核武的可能性。但是若论不可预测,特朗普大概会比金正恩更胜一筹。《华盛顿邮报》援引“BuzzFeed”内容报道称,美国国防部官员担心,特朗普总统会像曾在未同军队领导层商量的情况下,突然禁止跨性别者服兵役一样,“突然下令攻击朝鲜”。在除掉朝鲜的冲动领导人之前,美国首先应该想想,自家领导人能否妥善应对当下情况。

在“政权更迭”的恐怖言论背后,美国正在暗中越过一直以来极度忌惮的“容忍朝核”禁止线。但是,美国在此事上也依旧不提“如何做”。美国若想过要承认朝核,就没有理由不在当下立即与朝鲜就核冻结和关系正常化展开协商。应该说服美国放弃“虚张声势”,而韩国政府的“主导作用”就应该在此处得以发挥。除了朝美协商之外别无他法,这不是要“越过韩国”而是应该由韩国来说。韩国需要让美国明白,撤除萨德是为了拉拢中国帮忙解决朝核问题。

协商并不是屈服,更不是容忍朝鲜的鲁莽。在1962年的古巴导弹危机之时,肯尼迪总统最终拒绝了军方要求轰炸、进攻古巴的强硬论,而肯尼迪却比任何人都要厌恶卡斯特罗政权。肯尼迪在任期间一直费尽心机,想要推翻古巴的社会主义政权。但是在决定性的危机瞬间,由于担心事情会演变为与苏联之间的核战争,肯尼迪选择用协商和让步,代替进攻古巴,认为这符合美国人和全世界的利益。朝核问题也同样需要这种具有大胆协商与让步勇气的领导能力。

朴赞洙 评论员室长

韩語原文: http://www.hani.co.kr/arti/opinion/column/805263.html

相关新闻

评论专栏

图片视频

热门新闻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