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2017.04.06 11:53 修改 : 2017.04.06 11:53

郭炳赞 大记者
“四三事件是一个好视角,能够为压迫所有韩国人并让所有韩国人致病的韩国社会号脉。赤色分子一词让人想起麻风病人,但由于没有实体,赤色分子的破坏力要远大于麻风病人。”

这篇文章最初是因为被韩国代总统黄教安用作4月3日当天四三事件六十九周年牺牲者追悼仪式上的悼词而为人所知。“克服韩国所面临的安保、经济等各领域危机的最佳方法便是全体国民的和睦与团结”,这句话百分之百正确。但是“朝鲜的盲目挑衅行为持续不断,由于近期一系列事态而扩大的社会矛盾与分裂现象也非常严重”的部分言辞却突然令人一时窒息。何必非要在十有八九是由于被诬陷为“赤色分子”而遭讨伐军屠杀的牺牲者家属面前谈论朝鲜的挑衅策动行为?

四三事件当时的美军政府制作了名为《济州岛劳动节》的宣传片,使得济州岛在全世界眼中被打上了“红色小岛”的烙印。美军政警务部(部长赵炳玉,音)公开宣称,“90%的济州岛岛民均为共产主义分子”。韩国政府建立以后,李承晩总统下令“彻底镇压(这些赤色分子)”。1948年5月,美军防谍队军官强制要求将中山间以上的村子夷为平地,当时韩国9团情报参谋(李润洛,音)反驳道:“流鼻涕的孩子也要被作为赤色分子处死吗?”然而回答却是残酷的,“孩子们也是被洗脑后的共产主义者。”

但是1948年4月驻扎在济州岛的韩国国防警备队的9团团长金益烈向济州军政官曼斯菲尔德报告称,武装部队规模为300余人,武器仅有27只老式日制步枪和3把短枪。一年之后,驻韩美军情报参谋部在案武装队有500余人,支援势力达1000-1700人。80%以上的牺牲者均死在讨伐军手中的说法以及苏联幕后论和朝鲜支援论均因为无凭无据而没有定论。那么,3万余人究竟是为何被杀?

1999年,首尔大学医学系教授黄尚翼发表了题为《从医学史角度看四三事件》的论文。“四三事件是一个好视角,能够为压迫所有韩国人并让所有韩国人致病的韩国社会号脉。赤色分子一词让人想起麻风病人,但是赤色分子又与麻风病人有所不同,它没有实体。但正因为没有实体,赤色分子一词的破坏力要远大于麻风病人。”

济州四三事件之后,“赤色分子烙印”成为了不分男女老少、所有人都可以随心所欲加以处理的立即处置命令。李承晩政权利用赤色分子烙印实行了“拔萃改宪”以及“四舍五入改宪”,处死了政敌曹奉岩,同时屠杀了在战争中胡乱逮捕的30多万人。

朴正熙政权在5•16军事政变之后曾计划拘留并集体屠杀2.8万余名容共分子(柳原植准将证词)。虽然朴正熙最后放弃了集体屠杀,但之后却就留学生间谍团事件、越北者家属间谍团事件、旅日韩国留学生间谍团事件以及被朝截走渔民间谍团事件等展开调查,扼住了韩国国民的喉咙。全斗焕则将5•18运动(光州事件)定性为朝鲜操纵的推翻大韩民国计划事件从而予以镇压。这些与济州四三事件可谓如出一辙。

虽然军事政权被终结,但赤色分子烙印却依旧如故。李承晩、朴正熙的继承人们利用地域、世代间矛盾助长意识形态分歧,以此来掌握维持政权。国民选出的金大中、卢武铉政府被称为“从北政权”,给良心学者和工人们则贴上了“从北左派”、“左赤(左翼赤色分子)”的标签。

韩国第18届总统选举之时,朴槿惠候选人十分了解由此引发的国民分裂的危险性,因此提出了“100%大韩民国”的口号,每到一处就会承诺将为了国民团结而竭尽全力。然而当选后出现了国家情报院介入大选事件,世越号沉没又导致政权动摇,朴槿惠政权便也开始随意地给人们打上赤色分子的烙印,甚至称世越号遇难者家属为从北者。以“左赤”为由大举镇压学者和文化艺术家的黑名单事件便是其中之一。其结果便是如今在解放社会中重回分裂的局面。

共同民主党大选候选人文在寅成为总统候选人后的首次日程安排便是访问显忠院,依次参拜了李承晩和朴正熙的墓地。文在寅在留言簿上留言道:“所有国民的总统!”这与朴槿惠候选人的口号只是用词不同,两者的精神却是一致。

团结的最大绊脚石便是“赤色分子烙印”。当然李承晩、朴正熙追随者也很难放下手中的利刃,但是“赤色分子烙印”对他们来说也同样是致命的。他们被“赤色分子烙印”中所包含的践踏人权与苛政、无能与贪污腐败赶下台来,或被暗杀、或被罢免、或被处死。希望朴槿惠会是最后一个。

郭炳赞 大记者

韩語原文: http://www.hani.co.kr/arti/opinion/column/789456.html

 

相关新闻

评论专栏

图片视频

热门新闻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