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2016.11.25 10:48 修改 : 2016.11.25 10:48

申凤吉 延世大学国际学研究生院客座教授、前国立外交院外交安保研究所所长
美国总统选举战正在紧张进行之时,一位熟知朝鲜的美国人表示:“如果特朗普当选,我就移民。”当特朗普表示会在自己名下位于纽约的餐厅中邀请金正恩吃汉堡并谈判时,他不禁失声大笑。一个对于外交极其缺乏专业性和关注的民粹主义者当选总统对于朝鲜核问题的解决是一场大灾难(disaster),这是他当时的想法。

美国总统由谁当选,事实上在对外关系上会带来很大变化。美韩关系同样如此。来看看2000年的美国大选吧。法院漫长的诉讼后,以微弱优势击败阿尔•戈尔候选人的乔治•布什当选了总统。之后,新保守主义的新保守主义者(Neocon)主导的布什政府震撼了世人。侵占伊拉克,使中东陷入大混乱。也给朝鲜核问题带来了很大的变化。维持了8年多之久的与朝核相关的美朝日内瓦协议(美朝核框架协议,1994年)倒塌了。为2002年的浓缩铀事件提供借口的是朝鲜。但是,当大坝开始渗水就干脆拆掉大坝的就是布什政府。此后,朝核问题就成了难以横渡的江。

特朗普新政府对韩国来说,在朝核、贸易和美韩同盟的未来等三方面都有很大的不确定性。首先是朝核问题。虽然还存在着任命谁为国务卿的变数,但在白宫中“抓着总统耳朵”的国家安全顾问的作用是非常重要的。被提名担任这一职位的美国国防情报局前局长(DIA)迈克尔•弗林曾表示,美韩同盟是“重要战略伙伴”(vital alliance),将继续强化同盟关系并优先解决朝核问题。这是11月18日他对访问华盛顿的韩国代表团所说的。他的父亲是参加过韩国战争的老将。上月21日,他在接受某家韩国媒体采访时曾表示,“朝鲜极其危险,金正恩在培养并炫耀核力量。不可置之不理” 。所幸他对朝核问题暂时抱着积极的态度。考虑到奥巴马政府8年以来所谓的“战略忍耐”已达极限,基调强硬的对朝政策反而可能会成为好机会。

其次是贸易问题。特朗普的通商政策立足于“美国优先主义”(America first)。离开美国的制造业,即美国人的就业恢复计划是其核心。凭借北美自由贸易协定(NAFTA)在对美出口中获得最大优惠的墨西哥必然会是首要目标。这对在墨西哥建立工厂的现代汽车集团的起亚汽车会造成负担。墨西哥之后便是中国。但事实上美韩自由贸易协定(FTA)并不处于优先顺序。

最后是同盟的问题。在选举活动中,特朗普对大半的美国同盟均持消极发言。“再也不会拘泥于没有营养而价格昂贵的同盟。你们的安全问题你们自己看着办”是其发言的核心信息。特朗普政府可能会向韩国提出增加驻韩美军的驻扎费用,将战时作战指挥权移交给韩国军队等问题。末段高空区域防御系统萨德(THAAD)部署问题的重新讨论和费用问题也是一样。

虽然安保费用会增加,但却有利有弊。此前韩国的外交安保不得不屈于美国强硬的控制力(tight grip)下。在施展韩朝关系方面也受到制约。但随着特朗普政府的成立,现在的韩国外交安保是不管愿意与否都要走上艰难开辟的“独立”之路,从过分依赖同盟的外交中摆脱出来。只要努力,韩国在外交中可以强化主导权和独立性,实现自主外交、自主国防。

申凤吉 延世大学国际学研究生院客座教授、前国立外交院外交安保研究所所长

韩語原文: http://www.hani.co.kr/arti/opinion/column/771862.html

相关新闻

评论专栏

图片视频

热门新闻排行榜